*

陳雪儀博士:【香港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青評會 成員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工作已經完全停止,其實反對修例人士目的已經達到,這埸風波理應平息,可是我們見到這場風暴,只是越演越烈,他們的行動已經偏離修例的目的。
 
根據各方面的資料顯示,這次風波被有組織及外部勢力煽動及誤導下,令港人走出來示威,更有部分示威人士爆發出暴力行為,這些人士的行為應受到譴責,可是近日有台灣媒體報導,數十名涉及破壞並闖入香港立法會的反送中示威港人已逃到台灣。台灣政府表示會提供協助及庇護那些人士,現在的問題就是即使台灣不顧當地變成逃犯天堂,但其先例一開,影響香港將會成為無日無之的暴民政治之地,甚至淪為「暴戾之都」、「動亂之地」。
 
其實,今次走出來示威的人士,大部分以年輕人為主,他們表現出反中亂港的決心,沒有傾談和解的意向,例如即使特首曾希望與大學生對話,可是他們拒絕沒有前設下的對話,他們其中提出的要求是要政府承諾永不追究六月九日至七月一日之反修例運動抗爭者,這樣的要求就是妨礙司法獨立及公正性,我們見到現在的示威已經變質,加上部分年輕人的暴力及激烈行為,令人感到他們失去了方向,成為了被人作為反中亂港的棋子,為什麼我們的青年人表現出不理性、不客觀的態度?
 
近日香港前特首董建華承認是自己任內開始推行的通識教育失敗,令年輕一代變得「有問題」。多年來,香港社會要求檢討通識教育的呼聲不斷,而通識科自2009年成為高中必修科,教育局設計該科目的可助學生培養獨立、審慎思考的能力,有存在必要。可是在香港現在整體環境下,無論在課程、教學及社會氛圍等都很難令通識科發展其功能。
 
首先,通識科部分單元涉及本土政治,例如,在通識科的「今日香港」單元,指明課程須論及「香港人身分」議題。然而在探討這些議題時,學生有沒有真正接收到客觀的訊息,從而真正地明辨是非?
 
香港經歷了百多年的殖民地統治,港人所接受的教育只偏重於西方觀點及思維,對於自己的國家中國瞭解比較片面,甚至負面,在這個大環境下,回歸後,首屆特區政府進行大規模的課程改革,除了通識科必修必考外,中史科一直都「頭重尾輕」,絕少著墨於清末以來的現代中國歷史發展,課程內容難以與現實掛鈎。另一方面,現時的中史科只重視政治史,往往給予學生「中國史黑暗紛亂」的錯誤觀感; 學生未能從中體會中國文化之美。雖然通識科列「中國文化遺產」為必修單元,但其佔課程整體篇幅極少。另外,現時的中國語文科,課程整體仍重語文而輕文化,遠遠不及高考年代的中國語文及文化科兩者並重。
 
未來香港的特區政府除了建立各方對話的平台外,教育課程應考慮增加多一些有關中國文化、歷史、藝術,令我們的下一代多瞭解自己的國家,才能讓新生一代真正去明辨是非!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