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包公」譚俊彥壓力爆煲脾氣失控 老婆做救命草

譚俊彥誓做非一般包公!

也許公義是每個人心之所向,難怪沒有尚方寶劍的人們,總將「上斬昏君,下斬讒臣」的理想透過文藝作品實踐,因而造就包青天題材不斷翻拍。

譚俊彥指加入了無綫後,與同事有如一家人。

譚俊彥。

相隔廿多年,譚俊彥子承父業再演包青天,他坦言不可能與狄龍比較,因為爸爸已是神級,求變才是「活化」角色、取悅觀眾之道,誓做非一般包公!「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宋朝名臣包拯的故事在華人地區總是拍之不厭,電視劇到電影中演過包青天的演員多不勝數,無綫今次找來譚俊彥(Shaun)子承父業,繼1995年狄龍版本後,再一次開拍包青天題材,取名為《包青天再起風雲》,噱頭十足!

譚俊彥與《特技人》演員最熟絡,群組每天也有對話,關係親如家人。

譚俊彥自言曾因劇令到自己情緒不穩,幸很太太開解。

「今次演包青天很大壓力,就像直接跟爸爸比較一樣,其實諗深一層,我不可能跟爸爸比較,因為他應該是跟金超群老師這個層次比較,他們是神級呀!這次的包拯風格大不同,要打破一般人對包青天的既定印象,其實包拯也是個人,有喜怒哀樂;他也是一個『劊子手』,可以操控別人生死,所以拍攝期間不時遇到質疑,無論導演或前輩都會懷疑『包大人會咁嘅咩?』好似羅樂林也說他未見過包大人會笑?

因為是狄龍之子,譚俊彥從小習慣了奇怪的目光,對父親亦又敬又畏。

「刻意求變是希望呈現觀眾未看過的包拯,我與公孫策(曹永廉飾)的關係就像福爾摩斯與華生,帶點HeHe感覺;展昭(張振朗飾)則似師徒關係,通過案件讓他知道如何做個好警察;『開封七子』亦會瘋狂寸我。劇情及對白莊諧並重,我一坐上公堂就如『上身』一樣,飛令牌的手勢也要苦練,最難忘有個鏡頭是令牌一飛出去,眼淚就要流出,拍完真的很有滿足感!」

狄龍曾親手寫了四個字「滿而不溢」給兒子

譚俊彥望與曹永廉及張振朗打造出不一樣的包青天「鐵三角」,而且題材廣泛,連安樂死也有涉獵。

為了精益求精,劇組遠赴新疆及橫店拍攝外景,朝夕相對令《包》劇演員的友誼火速升溫,包拯、公孫策及展昭在戲內戲外均成了「鐵三角」!

為了營造不一樣的包青天,譚俊彥在劇中有不少動作場口,亦難免受傷。

「我與振朗每天凌晨3時半起身化妝,坐4小時車去開工,來回車程已經8小時,拍完也有後遺症,經常凌晨3時自動紮醒,自不然打給對方講笑。振朗是一個完全不懂照顧自己的『死靚仔』,加上未試過出埠拍劇,不知道內地的隔夜飯盒不應該再吃,導致水土不服;阿廉住我隔籬房,收工後我也會跟他摸摸酒杯底,談談仔女經。

譚俊彥認為監製莊偉建勞苦功高,四出尋找到雪山美景,巧合的是戲份一拍完便融雪。

譚俊彥認為監製莊偉建勞苦功高,四出尋找到雪山美景,巧合的是戲份一拍完便融雪。

「在新疆外景總不及橫店辛苦,因為要趕進度,足足72小時沒睡過,只在車上小睡『叉電』,全靠意志力支撐!至於視帝獎項隨緣吧,正如NBA的好球員都未必拎到MVP啦,而且視帝有既定制度,八分靠運,二分靠自己。坦白說,我拍了十多年電影,半個獎都冇提名過,連新人獎都冇,獎項實在有太多因素要考慮了!」

太太任祉妍同是演員,Shaun每次拍重要場口也要老婆在場做「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