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各家自掃門前雪 不管武警入香江

香港局面異常緊張,上週末有大批武警在深圳演練,連美國總統特朗普也說收到風,見到大批武警在深圳集結,恐怕會進入香港。

很多人問,武警及解放軍是否會很快入城。也有人問,這個星期天的集會以及往後的非法遊行,會否是大對決。網上有很多傳聞說泛民有不少人已經離開香港,製造不在場證據。

雖然事先張揚的事件多數不會發生,但香港的局勢的確危如累卵,不過說到要出動武警或解放軍,或許不是明天或後天的事情。當然,有愈多人覺得武警或解放軍會出動,愈會令事件冷卻下來,武警或解放軍出現香港的機會就會下降。相反地,繼續很多人不知危險出來非法遊行,這才問題真正所在。

在出動武警或解放軍到香港平亂之前,香港政府其實可以先動用緊急權力去控制暴亂。甚至在動用緊急權力之前,特首及特區政府仍有很大的權力去制止暴亂繼續發生,問題是她們會否運用。

我回顧1967年暴動的歷史,當時的港英政府已經等同組織了「戰時內閣」,在輿論戰及平暴戰上,調動了所有能夠調動的資源去冷卻、平息暴亂。反觀今天的特區政府,仍遠未去到一個戰時內閣的狀態,只有警隊比較接近這個狀態。因此警隊的回應也較佳。

我問一位熟悉政府運作的高人,究竟是否有更多方法令事態降溫呢?他說,特首的權力其實很大,其中包括調動公共交通工具和公共機構去遏止暴亂,例如港鐵是香港的主要公共運輸系統,法律賦予其廣泛權力去管理內部事務。不過,在早前發生的不合作運動,港鐵可能是怕與示威者衝突,採取完全放手不理的態度,尤有甚至,在發生劇烈的示威衝突的地區,派專車接走示威者。港鐵這種做法,客觀上是在鼓勵示威的行為。

上週末,葵芳及太古地鐵站有非法示威活動,警員進入站內發射淚彈驅趕示威者,示威者遷怒於港鐵,連續幾晚包圍地鐵站長,其後有700名港鐵職員向公司發出聯署公開信,要求公司強烈譴責警方各種類型影響鐵路安全的行動,促請公司阻止警察攻人車站範圍。表面看,港鐵職員是在針對警方,但當進一步了解後,他們其實是在針對港鐵管理層,認為管理層對於在示威爆發,以及其後示威者圍包站車站的時候,沒有提供支援,讓員工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其實,當有騷亂爆發,如果港鐵能夠即時停止附近的車站運作,甚至落閘關門,便可以阻止避免了衝突在車站內發生。事實上,外界早已留意到,凡有港鐵到達的地區,便有示威者到那裡搞事,例如早前在將軍澳的遊行,示威者沒有走到無綫電視大廈示威,主要原因還是交通不交便,最近的地鐵站日出康城站,也要步行20分鐘以上,示威者擔心進入了該區,很容易被警察圍捕,便放棄了到「死敵」無綫示威。

我們也發現,多家受到襲擊的警署,都是較靠近地鐵站的。九龍城警署少受襲擊,因為附近沒有地鐵站,示威之後很難撤退。由此可見,地鐵站所到之處,騷亂比較頻繁。假若每當某地區發生騷亂事件,地鐵馬上停駛一至三小時,示威者無法坐港鐵撤退,就可能令示威人數大減,因為示威者知道再不能迅速地乘搭港鐵離開,沒有了退路。

有官員聽到這個講法,第一個反應是「一定會被市民鬧死」,因為當區居民不能乘搭地鐵回家。對此,我有兩個回應,首先是在騷亂發生的時候,港鐵仍然維持運作,對員工和乘客的安全沒有保障,到底是員工和乘客的人身安全重要,還是方便重要呢?其次是,港鐵停駛,雖然會影響區內市民的交通便利,以至港鐵的收入,但如果此舉能夠有效地減少暴力示威的人數和規模,武警或解放軍需要進入香港平亂的機會也會減少。政府和港鐵當然要付出代價,但為了香港整體利益,還是應該這樣做。

在這場風波,我們都見到政府高官也好、公共機構也罷,都抱著一個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態度,他們盡量向示威者讓步,甚至給予示威者方便,務求減少自己受到示威者攻擊的機會。客觀上令到示威、暴動愈演愈烈,甚至去到不能控制的地步,最後難免出現大面積流血事件,最終需要出動武警或者解放軍入城平亂。

其實,要避免出現大流血,還有很多方法。政府如果有一個「戰時內閣」的思維,用較進取的方式,大力拉公共機構合作,行使其他本有的權力,甚至及早申請禁制令防亂,其實可以把運動降溫。特區政府及公共機構,因為怕被罵、怕影響民望,卻袖手旁觀,讓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需要武警或者解放軍入城,要全港付出重大代價,細心想想,其實自招其敗,相當荒謬。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