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文革後胡耀邦如何對待當年的紅衛兵領袖


當年的紅衛兵領袖蒯大富(資料圖)

蒯大富被判刑,是元老的決定,也是政治的需要。身為黨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有自己的看法。他對一個清華同學說,對待蒯大富,從前我不贊成把他捧得那麼高,現在我也不贊成把他整得這麼狠。但這只是一種私下議論,並沒有影響到對蒯大富的審判。

蒯大富:北京造反派的五大領袖之一,領導、參與了文革初期的一系列造反活動。(編者注)

胡耀邦還在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位置上的時候,蒯大富是一名共青團員,清華大學工程化學系63級學生。蒯大富知道胡耀邦,胡耀邦不知道蒯大富。

「文革」開始後,團中央負責人「三胡一王」(胡耀邦、胡克實、胡啟立、王偉)因為派工作組進駐首都中學,受到批判。此前蒯大富因為與校工作組發生衝突,工作組有王光美參與,幕後有劉少奇支持,曾蒙受極大壓力。

這一個案得到毛澤東的關注,他派周恩來親自為蒯大富平反,蒯大富一下子成為名人,進而成為首都高校的「五大領袖」之一,任首都大專院校紅代會核心組副組長,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常委。

但好景不長。以他為首的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捲入武鬥,毛澤東在1968年7月28日召見了「五大領袖」,從此讓他們退出政治舞台。接著,蒯大富被分配到寧夏青銅峽鋁廠任技術員。在清查「五一六」運動的過程中,蒯大富開始受審查,1973年到北京東方紅煉油廠監督勞動。1983年3月10日,又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殺人罪和誣告罪判處有期徒刑17年,1984年送往青海共和縣塘格爾木勞改農場服刑。和他關在一起的有「五大領袖」之中的另一位韓愛晶,還有許世友的兒子徐青和魏京生。

蒯大富被判刑,是元老的決定,也是政治的需要。身為黨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有自己的看法。他對一個清華同學說,對待蒯大富,從前我不贊成把他捧得那麼高,現在我也不贊成把他整得這麼狠。但這只是一種私下議論,並沒有影響到對蒯大富的審判。

1986年8月19日,胡耀邦到青海視察,聽省委書記彙報工作,談到蒯大富等人在青海服刑時,胡耀邦問蒯大富表現怎麼樣?省委書記說他表現很好。胡耀邦說:出來以後給他分配工作。胡耀邦又問魏京生表現怎麼樣?省委書記說魏京生有些急躁。胡耀邦說:年輕人嘛,還可以教育嘛。胡耀邦的話當時在監獄幹部中作了傳達。

胡耀邦為什麼要過問蒯大富?蒯大富也不清楚。惟一可以查到的線索是魏京生給胡耀邦寫了信,要求解決治病問題。所以胡耀邦在青海視察期間,專門聽取了彙報,並指示對魏京生等人按照革命的人道主義原則,應給與普通職工的醫療待遇,並且改善生活條件,達到普通居民的標準。

胡耀邦這次視察青海四個多月以後,就辭去了總書記職務。然而,他對蒯大富發出的善意,還在起作用。

1987年8月21日,勞改農場派車讓蒯大富和魏京生到青海湖鳥島旅遊。蒯大富有如下記錄:「車沿著青海湖南岸長驅一百來公里,遠望海心山、白石山,廣袤無垠,水天一色,賞心悅目。適逢湖邊重鎮江西溝召開科普大會,聯合國亦有官員參加,人山人海,熱鬧非凡。可惜鳥群大部南徒,但尚有大批飛鳥在湖邊覓食,我親嘗了一口青海湖水,鹹度和高湯差不多。返程中車出故障,竟在無人的鳥島留宿一夜,玩得盡興,累得也夠嗆。」

他還賦詩一首:「不見白骨無人收,牛羊遍佈青海頭。影影綽綽倒淌河,熙熙攘攘江西溝。湖光山色爭妖嬈,雁鳴鷗叫賽歌喉。我愛神州大地美,洗凈煩惱忘卻愁。」詩雖不工,蒯大富的心情卻溢於言表。

一個多月以後,蒯大富被釋放。比他刑期短一年的韓愛晶已經留場就業,分在農場管教科工作。蒯大富不願意終老於青海。他向青海省司法廳、勞改局寫信,要求回寧夏青銅峽鋁廠工作,或者回蘇北老家農村種地。

當年的另一位團中央書記胡啟立,這時擔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他批示,對蒯大富的要求,除了平反,別的都可以滿足。寧夏自治區黨委書記白立忱也說:「關於蒯大富的事我們說不了什麼,但在生活上可以盡量給予照顧。」

蒯大富返回青銅峽鋁廠當了助理工程師,並和北京大學畢業生羅曉波結了婚,生了女兒。當時鋁滯銷,廠里請蒯大富出馬推銷。蒯大富帶著妻子、女兒,在全國轉了三個月,為廠里銷售了600多噸鋁。他說,各地廠長、處長都是他這個年齡段的,走到哪裏,企業負責人都願意見見他,所以銷售很順利。這也說明,胡耀邦寬厚對待蒯大富,和當時的社會心理是一致的。

最近,韓愛晶編著了一本書《清華蒯大富》,記錄了這件事的前前後後。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