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深圳香港分別在哪?一個故事,一個實驗告訴你。

深圳當上國家先行示範區,未來的任務和角色,經過傳媒連日報導,大家知之甚詳。深圳跟向來是內地城市努力學習的香港相比,最大不同處在哪?長篇大論分析,不如先說華為的故事。

華為是深圳土生土長的成功企業,亦是最負盛名的深圳公司,因為「特朗普的宣傳,讓全世界無人不識」——任正非上周接受英國傳媒訪問時如此回應美國的全面禁制。1987年,初來深圳報到的任正非,絕不如今天的意氣風發,當時他是一名生意失敗被裁的前解放軍,尷尬地轉當「個體戶」,幸運的是他找對了城市,因為深圳響應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成為全國最大膽又最無規範的特區。只靠「摸着石頭過河」、「黑貓白貓論」的憑空想像藍圖指導,深圳猶如一個開放源代碼平台,任由有自信、有理想的人,在上面發展自己的事業。鄧總設計師的理念很簡單,依從實驗哲學,鼓勵全社會勇於試錯,容許錯了再推倒重來。於是吸引包括任正非等無數的冒險創業人,前來接受挑戰和淘汰。

任正非在深圳開創了一間華為,但付出也太多了。(AP圖片)

任正非在深圳開創了一間華為,但付出也太多了。(AP圖片)

任正非時年44歲,中年人;全副身家僅有2.1萬元人民幣,還未足深圳規定民營科技公司注冊資金(3萬元),也沒有什麼了不起技術基礎,但就是有點妄想,認為內地通訊事業大有可為,於是與其他兩人在深圳一座民居創辦華為,實踐夢想。

30年之後,華為已是一間擁有超過18萬員工、年入可逾8000億人民幣、專利申請數量排世界前列的大企業。華為任正非何以成功?簡言之,敢於冒險和不怕出錯,以野蠻式的所謂「土狼文化」幹起來,不過,代價是長期處於壓力下,任正非患過抑鬱和癌症,甚至萌生自殺之念。

華為任正非的經歷是深圳過去三十年成功的縮影,深圳沒有如香港的「自由經濟體系、國際司法制度」等等條件,不過,這也正好造就了深圳本身的優勢。史丹福大學心理學教授德韋克 (Carol Dweck)一個著名的學習實驗證實,天資聰穎的孩子經常被誇讚,往往導致後來的成績退步,因為孩子為保持自己的聰明美譽,不願冒可能犯錯的險,避難就易,潛力難以發揮;因努力爭取成功而被認可的孩子,遇事不怕失敗,失敗了,他們認為自己是不夠努力,於是付出雙倍努力,從而取得進步。德韋克指出,天資聰穎的孩子容易陷入「固定型思維」,努力的孩子則多屬「成長型思維」。

香港是一個經常被誇讚的聰明孩子,不過,是時候改變心態了。(AP圖片)

香港是一個經常被誇讚的聰明孩子,不過,是時候改變心態了。(AP圖片)

香港好比一個天資很好,經常被誇讚的孩子,思維日趨固定;深圳一無所有,憑一步一腳印自證成功,養成了「成長型思維」。深圳開始學習香港的成功,未來更自由開放,同時改革法治、金融、文化等基礎建設,追上國際大都會之列。香港可以做什麼?深圳的原型不必複製,香港只須從「固定型思維」走出一步,潛力就很可觀了,這一步不容易,但在當前既競爭又合作的「雙城效應」下,這一步不能不走。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