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袖手旁觀者的悲催故事

本週三,有示威者霸佔西鐵站元朗站,他們用在雜物堵塞出入口,把大量清潔液倒在地上,還開動滅火筒,又用消防喉噴水,搞得車站內烏煙瘴氣。

有一位「偏黃」的朋友,事後也問我:「為什麼警員只站在遠處戒備,任由示威者霸佔車站?」我說:「當區內出現暴力示威,港鐵不停列車、不封站,是怕被示威者罵。而警方早前因為進入車站內拘捕暴力示威者,並施放催淚彈,結果又要挨罵。當面對四方八面的批評時,各有關單位都無法處理,就只能任由示威者佔站。」

這事件既影響到區內居民使用港鐵,示威者的行為亦會嚴重影響乘客及車站職員的安全,但政府不敢管,港鐵又怕事,最後只能夠由阿爺出手。昨晚先有《人民日報》發聲,說港鐵在元朗站事件中,拖延報警,又用專列把暴徒送走,做法不負責任。其後中央台在《主播說聯播》的社交媒體欄目中,直指港鐵「出軌了」,這樣發展下去,不知道會滑到去那裡?

港鐵挨罵之後急急轉軚,昨晚說以後在緊急情況下,可能會即時關閉車站,停開列車,又表示明白警方在有需要的時候可以進入車站內執法。港鐵今晚緊急向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示威人士再度阻礙港鐵正常運作。

我早前已經講過,暴力示威者專揀港鐵站附近的地區搞事,因為可以在事後乘坐地鐵從容撤退,像九龍城這些附近沒有地鐵站的警署,便未有受到示威者襲擊。所以,如果在示威騷亂期間,港鐵停止區內車站及列車運作的話,將有助暴力示威降溫。不過,這種會得罪示威者的做法,港鐵不敢做,政府也不願意叫港鐵去做,最後唯有阿爺開口。

「車四十四」雖然只是11分鐘的短片,但內容發人深省。

香港如今的局面,讓我想起一套內地的短片《車四十四》。這套只有11分鐘的短片,曾獲第5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獎。故事講述一輛巴士在中國北方行駛,有兩名男人在中途上車,上車之後,其中一人拿出小刀指嚇所有乘客,要他們交出身上財物,有不服從的便馬上暴打。冷靜的女司機勸乘客將財物交給劫匪,以免受到虐打。兩名劫匪垂涎女司機的美色,強拖女司機下車到小樹林中施暴。車上的乘客眾多,如果他們群起而攻,應該可以制服只拿著一把水果刀的匪徒,但所有人都沒有行動,鴉雀無聲,大家都像看真人騷一樣,看著車外發生的暴行。

女司機(左)怕刧匪(右)傷害乘客,冷靜地呼籲乘客不要作無謂反抗。

其中一名瘦削的年青人看不過眼,對其他乘客說:「為什麼大家都坐著啊?」見沒有人有反應,他仍然跑下車試圖阻止匪徒的惡行。年青人不敵兩名匪徒,並且被刺傷大腿,女司機亦被強暴了。

女司機不讓小伙子上車,他當時大惑不解。

兩名匪徒逃跑之後,女司機一身凌亂的回到車上,眼神夾雜著氣憤、遺憾和困惑,伏在軚盤上大哭。受傷的年青人想返回車上,女司機卻關上車門,不讓他上車,好像是對他護花失敗,深懷怨恨,年青人只能夠望車興嘆。驚人的結局在最後出現,女司機駕著巴士直衝下懸崖,與一車旁觀者同歸於盡。短短11分鐘的影片,對社會上獨善其身的旁觀者,提出了強烈的控訴。

我們見到社會上暴力違法事件,覺得這些行為已經過了火,覺得他們的做得不對,但偏偏不敢挺身而出,怕惹上麻煩,只願做一名旁觀者。當社會上充滿著旁觀者的時候,就會任由錯事一直做下去,沒有人夠膽出來叫停,直至整輛巴士,從懸崖上直衝而下,大家粉身碎骨為止。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