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睡美人」長眠珠峰 死前曾哀求:「不要離開我」

為攀登世界之巔付出生命~

能夠攀上喜馬拉雅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世界最高珠穆朗瑪峰登頂更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但對於喜愛攀山的人士這是夢寐以求的挑戰,歷年來不知多少生命葬身在通往夢想頂峰的路線上,有些屍體甚至在山上多年而成為地標,當中包括「睡美人」Francys Arsentiev。

珠穆朗瑪峰。(網上圖片)

Francys長眠珠峰。(網上圖片)

訴說Francys Arsentiev的故事,需回帶至1998年5月22日,來自夏威夷的訴說Francys 6歲時父親帶她登上了科羅拉多峰,自此開啟了她的登山人生,最終她成為了第一位不使用呼吸裝置就登上珠穆朗瑪峰的美國女性,當日她與丈夫Sergei Arsentiev登頂回程時遇上意外,在距離山頂800呎的位置,Francys開始體溫過低,丈夫Sergei為了救她,曾向一隊烏茲別克登山隊索取氧氣筒和藥物索取氧氣筒與藥物,可是失足墜落山崖身亡,再沒有回到Francys身邊。

Francys長眠珠峰。(網上圖片)

Francys與丈夫。(網上圖片)

之後不少登山客曾路過,可是沒有人停下來救Francys,直至一對情侶Ian Woodall及Cathy O’Dowd路過,發現身穿紫色外套、奄奄一息的Francys,Francys重複地向她倆哀求:「不要離開我」、「為什麼你們這樣對我」、與「我是美國人」,一遍又一遍。

雖然兩人想幫助Francys,但她已失去行動能力,如果決意把她救下山,可能3人都會有生命危險。最後兩人決定放棄登山,陪伴Francys直至斷氣。Francys臨死前曾寫了一封信給她十歲的兒子保羅,「嗨!保羅!我們正在登山大本營,我好想你,我愛你,親親媽咪。」隔年,這對情侶為了完成夢想再次挑戰攻頂,卻發現Francys的遺體竟然仍在原地,碍於再無多餘的體力及氧氣設備,無法將Francys搬下山。

Ian用美國國旗包著Francys的遺體。(網上圖片)

2007年,Ian決定重返珠穆朗瑪峰,為Francys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儀式,之後將她的遺體移至主道路附近的緩坡上,用美國國旗包著她的遺體,及在她身上夾著一封為她已經19歲大兒子的信件,他為9年不見的母親留下的思念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