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個個後生都作反 困住他們不是辦法 順住他們講吓道理吧!

我的燒黃纸、刺破中指頭、滴血起盟誓、飲血黄酒的大佬,年青時在赤柱,當過監獄長,他坐在監牢內,看住監犯,一路睇實犯人,代入了監犯的心態,將監獄生活,寫入文章。寫到赢了,早年香港文學獎。

滴血大佬又天生好歌喉,時時受邀請,在蘭貴坊,唱五十年代,令人沉醉的不了情,老情歌。文雅的他已經令我們,當他偶像。大佬文又得武又得,他一手籃球,連東方日報,前總編輯,都甘拜下風。他揸住碌Q棍,Q到好友老牌明星謝賢,千億富豪揚受成,都佩服不已。他打西洋拳,只是輸給,金庸前中文秘書,名專欄作家阿樂拳下。 他又曾當過上市公司,行政總裁。70之年,一掌打到欺負他太太的中年狂徒,真正仆街。差人到塲,都不相信,大佬如此武功利害,只是不起訴他了事。

他今年已經,到咗八十歲。他坐在梳化,見到她的女兒,穿好黑T恤,黑短褲,正要出門,我的大佬、她女兒的父親,出盡所有力,捉住她染了金黄色的長秀髮狂叫: 「黑衫黑褲,黄屍。示威!遊行! 我唔准妳出街。我情願自己激死,日日睇住妳,好似當年,赤柱看犯時,都不讓妳出街掟磚頭,不讓妳去射雷射筆,不讓妳走去,放火破壞社會的安寧。」

天生異禀好身體,八十歲的他,仍然高大威猛,沒半點佝僂。無日不儒雅,無時不充滿風度的他,今天坐在沙田馬會,銀袋㗎啡室。作為全球最顯嚇香港馬會,高官貴族,雲集的會所,作為尊貴會員的他,擁有無比光榮,平日談吐幽默,舉止儒雅,有節有度。更常常充滿寬容,發出開朗笑聲。但是當天與我,談到他女兒,完全變了第二個人。林鄭特首,可以改變一個,年近百歲,完美文武修行,卻毁於這兩個多月,反對逃犯條例通過的事件。四面的食客,聽到我大佬,發狂發瘋癲的狂飆,罵他女兒是暴徒,駡勇武年青人,是黑夜小暴龍。附近枱椅,所有人與動物,全部都因為我大佬的激動言詞,紛紛撤離。如果林鄭特首,在現場,我想她,都即時撤回逃犯條例的通過。還向我近百歲,的大佬賠過不是,更道歉叩頭說,自己很不對。

不見他個多月,我見他,眼睛充滿紅絲,身體已經,頹然老去。但是為了女兒,他將他僅餘一口氣,強撑精神,看住她女兒,不想她犯錯。不想她,錯後看回百年身,後悔不已。

他說到沒氣,身體仍然強作抖擻,但是他的臉容,話給我知,他會頂到,最後一秒,保護他女兒。

我讓我的大佬,講了個多小時,給他宣洩他的火焰及不滿,對社會,對林鄭政府,對女兒的火,與及擔心。

年青人出街掟石,父母心急如焚。

年青人出街掟石,父母心急如焚。

我用好慢、好慢的說話,徐徐說出,「你的女兒,就是你今生情人。她除了長頭髮之外,由臉上到脚指尾,無論寫文章,談吐及身高,似到你十足十,簡直是一個餅印,就算當年國共戰亂走失,或死咗都會認得番喎。」

「再者,你強制她,不准她出門,小朋友衝動,一個不開心,或者想攀窗走,十二樓跳下去,或者不小心,你可能只會執回她幾條毛,或幾條長長的秀髮,其餘長髮,將會隨風飄散,不知魂魄,與髮魂飛去何家?」

大佬連忙說,「她有智慧,不會衝動。」我說:「當年紅衞兵,衝不衝動?他們殺死幾多人?打死幾多,地主親友,及殺死幾多,知識份子親生父母?鬥死幾多孔老九?紅衞兵懂事非,就不用當年,給毛主席的陽謀利用,鬥倒共產黨友,與無辜學生百姓生命喇。」

做賽馬出版事業、擁有數份馬經刋物的二佬。近月晚晚,一家四口,晚飯一路吃,一路駡,一路驚。電視送飯,是香港人的,傳統習慣,睇了70多天,四口決定走,加入移民大軍,去歐美加飄盪,不知根種何地。二佬講到好苦,問我幾時幾日,上蓬車,好似美國白人,移民開發西部。

我不知何解,突有感觸而發。可能是近兩個多月,太多思緒,不知前路,怎行怎走,迷失了方向。我說: 「走,我與你,没問題。我們已經搵夠錢,亦可以退休。不用做,都有飯開。可以每日在外國商塲,行他八個鐘頭,回家吃飯,看香港片集,又八個鐘頭。睡覺又八個鐘頭,咁樣就一天,做個活死人。就這樣回天國,與我媽媽團聚。但是你大女兒,跨國金融大行分析師。二兒子,飛機工程師。這種職業,既高尚,又充滿競爭,去到歐美加,週街都是,可能掃街的都是博士。他們戴上博士帽,天天掃街。你的孩子,可以嗎?再者,歐美加等,民主大國,法律寫得,清清楚楚,不能有歧視。但是一份工作,大家去爭取,同一樣料子,就取錄純白人。其次,就是拉丁白人。其三,就是黑人。我們就做阿四。」

我再問二佬,「你喜不喜歡上海。」他即時答,「上海正,好,好啊。」我想,香港幾衰,衰極都可能做番,上海啫?再且,我們的法官龍門,還沒破喎。二佬又即時答,喺喎。我就話: 「所以現在,不要即時,回家拒絕小孩,要慢慢拖,慢慢解釋,等小孩們,慢慢明白,慢慢知道。去歐美加旅遊,或買個安心護照,無問題,去與人爭飯吃,就最好不要。除非你們,決定做四等公民,遇上歧視,不哼一聲。

另外前上市公司的CEO,我的三佬訴說,「最近三個月,逢星期天,家庭聚會。我剛大學畢業的姪兒子,一路吃飯,一路鬧林鄭,鬧政府,鬧警察。真是頭痛,無一餐吃得舒服安寧。我無咁笨,先認同他,為人民,為社會的理想。他没排斥我,還與我樂此不疲、談香港的病。我等大學生,的姪兒,駡到條氣順,駡到平靜。我才說,除了林鄭。我們政府,還有張司長,又有陳財長。陳肇始局長,不錯呀,做到事情,醫療係統,做得好好喎。好受市民,歡迎嘅。接住我說,警察三萬幾人,一定有做得,比較差。做得好,都有好多好多啊。早前全香港,報紙報導,黑衣人,被人放烟花火箭,在天水圍警署門外,射傷好多人。警察即時出門,幫忙包紥傷口,及叫救護車。我的姪兒子,和颜悦色,開始不駡警察,及正面認同,警察能力。」

古諺常常說,我們要给人機會,給人空間。大家都過到門,才有明天啊。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