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個個後生都作反 困住他們不是辦法 順住他們講吓道理吧!

我的燒黃纸、刺破中指頭、滴血起盟誓、飲血黄酒的大佬,年青時在赤柱,當過監獄長,他坐在監牢內,看住監犯,一路睇實犯人,代入了監犯的心態,將監獄生活,寫入文章。寫到赢了,早年香港文學獎。

滴血大佬又天生好歌喉,時時受邀請,在蘭貴坊,唱五十年代,令人沉醉的不了情,老情歌。文雅的他已經令我們,當他偶像。大佬文又得武又得,他一手籃球,連東方日報,前總編輯,都甘拜下風。他揸住碌Q棍,Q到好友老牌明星謝賢,千億富豪揚受成,都佩服不已。他打西洋拳,只是輸給,金庸前中文秘書,名專欄作家阿樂拳下。 他又曾當過上市公司,行政總裁。70之年,一掌打到欺負他太太的中年狂徒,真正仆街。差人到塲,都不相信,大佬如此武功利害,只是不起訴他了事。

他今年已經,到咗八十歲。他坐在梳化,見到她的女兒,穿好黑T恤,黑短褲,正要出門,我的大佬、她女兒的父親,出盡所有力,捉住她染了金黄色的長秀髮狂叫: 「黑衫黑褲,黄屍。示威!遊行! 我唔准妳出街。我情願自己激死,日日睇住妳,好似當年,赤柱看犯時,都不讓妳出街掟磚頭,不讓妳去射雷射筆,不讓妳走去,放火破壞社會的安寧。」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