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女子公交內給老人讓座 公交剎車摔傷自負70%責任

在乘坐公交車時,給老人讓座,但在自己再另找座位時,因公交司機在非站台處突然剎車,廣州一女子黃蓮(化名)從後排座位階梯上摔下來,經鑒定為九級傷殘。為此,黃蓮要求公交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支付醫療費等多項費用。

8月25 日,記者獲悉,裁判文書網近日上傳了此宗關於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件的判決結果,法院判處乘客未 「 站好扶穩 」,為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承擔 70% 的責任。

對一審二審判決不服,黃蓮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再審申請,經審查,省高院駁回了再審申請。

起身給老人讓座 女乘客因司機剎車摔成骨折

2016 年 7 月 29 日 11 時 33 分左右,59 歲的黃蓮在廣州黃埔區茅崗公交站坐上了一輛公交車。

黃蓮說,當時上車後,有個年紀大點的老人家經過她的座位時,她便起來讓坐了。隨後開始找位置,在看到後面有座位,她便走過去。

可這時意外發生了,她剛準備坐上座位,公交車司機突然剎車,導致她摔倒在車上,根據車上的監控視頻顯示,11 時 42 分 33 秒時,車輛開始減速,此時黃蓮正走至後排座位階梯處從後排階梯上摔下來,「 當時我的左手非常痛,到了開泰大道時,我便下車了。」 黃蓮說。

為什麼公交車會突然剎車?記者獲悉,原來是司機王某看到路邊有個公共汽車的司機跟她打招呼,她便剎車停車,讓熟人坐上這趟公交,隨後發生了女乘客跌倒在車上的情況。

事發後,黃蓮到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嶺南醫院急診治療,病歷載明 「 患者 3 小時前在乘公交車時不慎摔傷,致左肩疼痛 」,隨後轉至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住院治療。

入院後,黃蓮做了 「 左肱骨近端骨折切開複位內固定手術 」,在住院 18 天后,黃蓮出院,出院診斷:左肱骨近端骨折、左腕關節軟組織挫傷。

出院後,黃蓮分別又於 2016 年 8 月 30 日、9 月 12 日、9 月 30 日、10 月 9 日、11 月 3 日複診,整個期間的醫療費用合計 57794.19 元。

鑒定為九級傷殘 法院認定 「 車內走動 」 為事故主要原因

隨後,黃蓮向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公交公司承擔侵權責任。

2016 年 11 月 14 日,廣東華生司法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黃蓮左上肢損傷評定為九級傷殘。在治療期間,公交公司為黃蓮墊付醫療費 55284.54 元及 5 天的護理費 615 元。

一審時,黃埔區法院認為,本案是侵權責任糾紛。公交車司機應在到達站台後停車讓乘客上下車,但該車輛尚未到站時即剎車停車,使得黃蓮對公交公司的提前剎車行為無法預判,且車輛剎車時黃蓮還在車廂內行走,公交車司機也未盡到提醒義務,因此公交車司機對黃蓮的摔倒存在一定過錯。

由於黃蓮是完全行為能力人,其應該能預料到車輛行駛過程中在車廂內行走存在摔倒等危險,但黃蓮仍在車廂內行走,其行走時未握緊扶好是其摔倒的主要原因。

為此,黃埔區法院根據雙方的過錯程度,酌定黃蓮自行承擔 70% 的責任,公交車司機承擔 30% 的責任。由於司機是公交公司僱傭的員工,事故發生時正在履行職務行為,故公交車司機的賠償責任應由公交公司承擔。

對黃蓮的各項損失,經核定,醫療費、殘疾賠償金、後續治療費等九項費用合計

222377.99 元,公交公司承擔 30% 即 66713.4 元。此外,考慮到黃蓮受傷構成九級傷殘,酌情支持精神損害撫慰金 6000 元。

綜上,公交公司應向黃蓮支付的賠償款共計 72713.4 元,扣除已墊付的,仍需支付黃蓮 16813.86 元。遂黃埔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公交公司賠償 16813.86 元;駁回黃蓮的其他訴訟請求。

乘客上訴稱:「 不到站停車 」 屬於違規操作

判後,黃蓮不服,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公交公司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相對黃蓮,公交公司負有更高的安全注意義務。她認為,公交車司機未到站就突然剎車停車,是導致她摔倒根本原因,公交公司應當對事故負全部責任。

黃蓮認為,公交車一般行駛規則是不到站不停車,除非是緊急情況,本案公交車司機因讓熟人上車而剎車停車,這一行為是違反操作規範,屬於違章駕駛。正是公交車司機的違規操作行為,才致使黃蓮摔倒。

她認為,當時看到後面有座位,她才走向後車廂,屬於正常行為,一般乘客看到后座有空位想要坐下,都得在車廂內行走。此外,在行走過程中,她表示自己一直有扶扶手,加上她當時在讓位給一個年紀比她大的老人,才走到後面的座位。

為此,黃蓮認為自己不應承擔責任,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依法改判公交公司賠償黃蓮各項損失共計 189478.45 元。

在二審期間,廣州中院認為,黃蓮摔倒前是否存在讓座,然後又重新另找座位的情節,與本案沒有直接關聯性,不構成其減免責任的正當理由。

加上事發錄像顯示,黃蓮摔倒前走在車後部樓梯位置,高低不平的樓梯更增加了其摔倒的危險性,而現無充分證據顯示黃蓮在摔倒前已經站穩扶好。

因此,黃蓮走動時沒有站穩扶好是導致其摔倒的主要原因,黃蓮要求公交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的理由不充分。為此廣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乘客不服一二審判決 申請再審被駁回

二審判決之後,黃蓮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其再審申請稱,事故發生在 BRT 公共汽車專用車道上,此車道無其他社會車輛行駛,車輛可以平穩駕駛,涉案公交公司司機在沒有發生緊急情況下,未到站點就突然急剎車明顯屬違規操作,是導致黃蓮摔倒的根本原因。

黃蓮表示,原審法院認定黃蓮行走時未握緊扶好是其摔倒的主要原因,從而判定黃蓮承擔主要責任不當,請求撤銷廣州中院和黃埔區法院的民事判決,提起再審糾正原審判決。

對此,公交公司答辯稱,事發時涉案車輛已進入 BRT 的站台,並已減速慢行,從視頻證據可知,黃蓮從車廂前部走到後部過程中基本沒有扶安全欄杆,才導致其摔倒,且整個車廂只有黃蓮一人摔倒,其他乘客沒有出現身體晃動的情形。

公交公司認為,可見黃蓮摔倒是其沒有站穩扶好造成的,其沒有盡到乘客應盡義務是發生傷害的主要原因。

經審查,廣東高院認為,黃蓮在車輛行進過程中走動,沒有注意安全、沒有站穩扶好是導致其摔倒的主要原因。涉案公交車沒有在規定的站點停靠確有不當,但未有證據證明事發時涉案司機存在超速行駛或者急剎車的行為。

黃蓮以司機急剎車是其摔傷的根本原因為由,主張公交公司應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依據不足。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不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應當再審的情形,遂作出民事裁定書,駁回黃蓮的再審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