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年事務青年管 杜礎圻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員

去年12月我們一眾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的會員到了廈門進行路向營活動,在四日三夜的活動中,我們暢談了對香港時局及將來發展的想法。由於當時正值佔領行動,因此我們都有深深的感受不吐不快。當然我們都各有不同觀點,筆者個人認為現時的青年政策出現嚴重的問題。

筆者不是在說政府未能協助青年向上流等等,而是整個方向出了問題。最顯然易見的就是青年事務委員會一個接近六十歲的陳振彬來做主席。不是年齡歧視,而是要一個六十歲的人了解二、三十歲的人的想法實在非常困難。年長的人有經驗,但年青人不明白也不是他們的錯。人生階段不同,想法不同也是非常正常。就算是找青年人咨詢,找富二、三代,這都是不能解決問題,還很可能火上加油的。雖然大家都是年青人,但階層太不一樣了。現時年青人主要關心的住屋、上流等問題,對富家子弟來說都不是問題。試問富家子弟們又怎能了解這些問題呢?即使當中有一些富家子弟真的像哲古華拉一樣了解民間疾苦,也可能因為他們「含金鎖匙出生」的「原罪」,而不為一般青年所接受。正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才會出現那些說要舉辦潮流舞會以解決佔領後青年問題的荒謬意見。繼續下去,「何不食肉糜」式的評論及建議將會不斷出現。如果說青年問題是佔領行動出現的主因的話,那青年事務委員會等一干人等也有難辭其咎的。因此,政府應該把青年事務交給平常出身的青年人管。
   
筆者對新發表的施政報告很滿意,特首梁振英推出多項新政策,確實可以推動香港前進。雖然當中涉及青年人的不多,但我們應該明白,有一些問題如向上流等不是政策能解決的。我們決不可以為做而做,陷入「do something」的「政客邏輯」。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