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讓理性引領我們走出黑暗

周日的港島示威又演成激烈的暴力衝突,其實自8.25的荃灣示威開始,已經看到一個韻律,幕後搞手有意將暴力一浪一浪的升級。

8.25荃葵青示威掟了40個汽油彈,掟彈者開始由暗角走到台前,而當日有意去黑社會聚集的荃灣二坡坊破壞麻雀館,激發重大衝突,最後令到警員開鎗,是策劃者升級的第一浪。去到8.31民陣大遊行被拒,暴力示威再進一步加碼,示威者掟了100個汽油彈,放一把大火在灣仔鬧市中心焚燒。

對上一個星期日9.8略為休整一下,在中環站放一個小火,維持熱度。到星期日9.15,又再催谷暴力,下午4點鐘開始就大量掟汽油彈,今次掟彈手法更加兇狠,在馬路中心近距離撲向警員掟汽油彈,亦有示威者走近水炮車掟彈,幸好水炮車有自動灑水系統,不然車內警員便好易一鑊熟。暴力示威者亦在灣仔站將汽油彈掟入站內,襲擊樓梯下方的警察,這些近距離掟汽油彈的行動,過去少見,是蓄意部署的升級行為,已對警員的人身安全,構成重大的威脅,因為如果掟中無穿全套防火衣的防暴警察,便好容易燒死人。而在路中心一大群暴徒圍毆一個反示威的中年男人,打到該名男子一度危殆,情況更加恐怖。

幕後策劃者是非常有節奏地指導這場運動,看來計劃是劍指10.1,一直將暴力升溫,直至到製造出大面積的流血死人事件為止,想將十一由國慶,變為國殤,藉此證明「一國兩制」破產,中共政權無能。

暴力提升至此水平,我不明白為何仍有家長帶同小朋友,出來參加這樣暴力化的非法集會遊行?難道他們自己不覺得無論警察或他們自身的生命安全,都暴露在重大的風險當中嗎?

我見到有訪問示威者說,他們十分憤怒,因為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了6個人,還毀屍滅跡,所以他們要出來控訴,話這個是殺人政權云云。但太子站的所謂死人事件,從種種跡像顯示,全屬子烏虛有,如果車站死了6個人,為何無一個死者家屬出來控訴?有人話死者是孤兒,難道這樣巧合6個警方「隨意打死」的人,竟然可揀中6個孤兒來謀殺?整件事根本就是一個假新聞,極之荒謬,但經過有心人在網上大量傳播,就令人人入信。

假消息的傳播並觸發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行動,好顯然是一種非理性的行為,在群眾運動中,純粹是一種感情驅動而行事,我早前提過那本書「烏合之眾」,就是講這種的群眾情緒心理,激發起來可以相當恐怖。

這件事令我想起在讀大學研究院時與一同學的對話,當時我們學決策理論,其中一個傳統的理論是理性主意(Rationalism),話無論是個人或是政府都是會基於理性而衡量所有的資訊,作出合乎邏輯的判斷,定出合理的決策。但是從現實上審視,這種理論站不住腳,好多時無論個人或政府做決定的時候,得到的資訊並不完全,有時甚至是虛假或誤導的,所以如果以為所有決策真是基於理性主義的,這都是一廂情願。

但我跟同學討論時就提出一個觀點,認為理性主義作為一種理論並不現實,但理性決策,應該是人類永遠追求的目標,我們做決定時應該盡量撇開感情因素,尋求盡量多的資訊,冷靜下來,作出理性的決定,例如1958年的時候,內地搞政治運動大躍進,做出「畝產萬斤」的假新聞,話一畝田可種出一萬斤的稻米,這些假消息經過不斷傳播,在政治狂熱時,就有好多人放下理性,選擇相信,連導彈之父錢學森都相信「畝產萬斤」的新聞。到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鄧小平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信奉理性的經驗主義。

我當時就跟同學提出,做所有決定時,都要信奉理性的光芒,搵出事實,特別是遇到黑暗世代時,更要相信理性是可帶領我們走出黑暗。現在回想三十多年前自己的看法,仍然有效,假的事情一定不會變真,好像太子站死6個人的事件,如果是假消息,就永遠不會變成真,如果我們相信理性的話,可能是一年,可能是五年,可能是十年,慢慢人民就會發現,在這場狂熱的運動裡面,我們相信了很多假的事情,做出錯誤的決定,運動過後,冷靜下來,我們就會回歸理性。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