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王光美回憶:劉少奇與鄧小平最後一次對話


1963年,劉少奇(左三)、鄧小平(左一)、董必武和群眾一起歡慶春節

在10月中央工作會議前的一次小會上,除過去檢討的內容外,少奇同志對請示過毛主席並得到主席同意的事,也承擔了責任。他說:「有許多重要事情雖然是經過了主席才做出決定的,但是沒有讓毛主席充分考慮,而是例行公事或經過一下毛主席,就輕率地做了決定,或者在做出決定之後,再經過一下毛主席就發出了。因此,我並沒有理解毛主席在某些重要問題上的真實意見……經過毛主席看了一下,但並沒有取得毛主席贊同就做出了決定,因此發生的那些錯誤,我同樣負主要的責任。向主席請示報告不夠,同毛主席就一些重要問題反覆商量、反覆醞釀不夠,這是我多次犯錯誤的最根本、最重要的原因。」

我曾問過少奇同志:你是怎樣提出反動路線的?少奇回答說:「我也不知道。我工作中有違反毛澤東思想的事,但我不反對毛澤東思想。」

有一次我對少奇說:「你辭掉國家主席等職務,我和孩子們勞動養活你。」少奇說:「已經向中央提過,總理說有個人民代表大會問題;不能再說了,不要讓組織為難。」

視上可以看到,主席很長時間側著臉同一個人談話,那就是少奇。主席向少奇問候了我和孩子們的情況。少奇做了回答,並向主席表示:「現在文化大革命起來了,我也要到群眾中去鍛煉鍛煉。」主席說:「你年紀大了,就不要下去了。」這次在天安門城樓上,少奇同志見到了小平同志。他問候說:「小平同志,怎麼樣?」小平同志說:「橫直沒事。」少奇說:「沒事,學習。」這兩個共產黨員當時同處在委曲求全、勇擔責任的處境中,他們的心境是多麼坦蕩 1966年11月底的一天,平平和亭亭被勒令到學校去接受「階級教育」。我心裏難過,走進她們住的房間,翻看平平的一本日記。突然,眼睛被吸引到一行字上:「親愛的爸爸媽媽呀,你們為什麼要生我?我本來根本就不該到這個世界上來。」我心如刀絞,不由自主地拿著平平的日記本,走進少奇同志辦公室。少奇抬起頭,發現我滿臉淚痕,有些吃驚,走過來從我手裏接過日記本……

第二天,少奇同志把平平、源源、亭亭三個孩子叫來,對他們說:「我犯了錯誤,可能要批判我幾個月,你們要經得起考驗和鍛煉,要經得起委屈,要到大風大浪中去鍛煉,許多革命前輩都是在大風大浪中鍛鍊出來的。」他還說,「我可以不當國家主席,帶你們去延安或老家種地。我的職位高,對黨的責任大,犯了錯誤影響也大,但我沒有反黨反毛主席,我保證一定能改正錯誤。」

面對形形色色毫無根據的批判,有一天,少奇動情地對我和孩子們說:「我過去常對你們講,對一個人來說,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人民的信任。今天,我還得加一句話,就是對一個人來說,人民誤解你,那是最大的痛苦啊!」

這段時間,少奇同志每天都在看書看報,閱讀大字報和紅衛兵小報,默默思考。他是真心想聽取批評,改造思想,爭取再為人民工作。!沒想到這寥寥數語,竟是他們的最後一次對話。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珠海橫琴

  珠海市是大灣區9加2其中一個城市,而珠海中的橫琴又是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