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習近平邀請坐身邊的老人獲共和國勳章 心愿是它

17日,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正式公佈,共有42人獲得殊榮。其中,廣東揭陽人黃旭華獲得「共和國勳章」,廣東饒平人麥賢得獲得“人民英雄”國家榮譽稱號。

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授予42人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

國家主席習近平17日簽署主席令,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17日下午表決通過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授予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的決定,授予42人國家勳章、國家榮譽稱號。

根據主席令,授予于敏、申紀蘭(女)、孫家棟、李延年、張富清、袁隆平、黃旭華、屠呦呦(女)「共和國勳章」。


授予勞爾·卡斯特羅·魯斯(古巴)、瑪哈扎克里·詩琳通(女,泰國)、薩利姆·艾哈邁德·薩利姆(坦尚尼亞)、加林娜·維尼阿米諾夫娜·庫利科娃(女,俄羅斯)、讓-皮埃爾·拉法蘭(法國)、伊莎白·柯魯克(女,加拿大)「友誼勳章」。

授予葉培建、吳文俊、南仁東(滿族)、顧方舟、程開甲「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授予於漪(女)、衛興華、高銘暄“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授予王蒙、秦怡(女)、郭蘭英(女)“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授予艾熱提·馬木提(維吾爾族)、申亮亮、麥賢得、張超“人民英雄”國家榮譽稱號;授予王文教、王有德(回族)、王啟民、王繼才、布茹瑪汗·毛勒朵(女,柯爾克孜族)、朱彥夫、李保國、都貴瑪(女,蒙古族)、高德榮(獨龍族)“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授予熱地(藏族)“民族團結傑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授予董建華“‘一國兩制’傑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授予李道豫“外交工作傑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授予樊錦詩(女)“文物保護傑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

在這獲得國家勳章、國家榮譽稱號的42人中獲授「共和國勳章」的黃旭華被稱為“核潛艇之父”、他祖籍廣東省揭陽廣東人的驕傲!


提起黃旭華

很多人也許感覺有點陌生但這個在2017年刷爆全網的畫面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7年11月17日在全國精神文明建設表彰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會見全國道德模範代表、黃旭華院士並一再邀請他坐到自己身邊「你們這麼大歲數,身體還不錯。你們別站著了,到我邊上坐下。」




相機快門按下記錄下了這一感人暖心的瞬間


▲2017年11月17日,習近平邀請黃旭華坐在自己身邊合影。(新華社)

中被稱為「中國核潛艇項目的總設計師」那時他的母親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兒子在過去的30年里無法回家

黃旭華

黃旭華,男,漢族,中共黨員,1926年3月生,廣東揭陽人,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19所名譽所長、原所長,中國工程院院士。他隱姓埋名幾十年,為我國核潛艇事業奉獻了畢生精力,為核潛艇研製和跨越式發展作出卓越貢獻。在某次深潛試驗中,他置個人安危於不顧,作為總設計師親自隨產品深潛到極限。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和「全國先進工作者」等稱號。


「再回頭 我還會選擇類似工作」

每天早上,黃旭華院士都會來到辦公室,儘管當時他已是93歲高齡,他每天仍會工作一上午。


從1958年一直到今天,我從沒離開我的崗位。整個時間花在這上邊很有意思,無怨無悔。再回頭,我還是選擇類似這種工作。

從想當醫生到決定科學救國

在黃院士的記憶里,有這樣一些時間,難以忘記。 


小時候,黃旭華想的不過是繼承父母的志願,當一名好醫生,治病救人、救死扶傷。抗日戰爭爆發後,為安心讀書,他徒步走了四天山路,腳都起了血泡,到了廣西桂林,然而想像中的凈土並不存在。


日本鬼子的飛機在上邊飛來飛去,我們就躲到山裏面去。如果這一天警報不解除,就得在山洞裡面餓一天,心裏非常憤怒。

我問了老師三個問題,老師回答得很簡單,一句話中國太弱了,太落後了,就要受人家的宰割,這是必然的規律。這時候我心裏就開始想,我要科學救國。


後來,他進入了上海交大造船系。1958年,他被選中成為首批參與研製核潛艇的人員之一。


進入第一天我就下定決心這一生要竭盡全力,就算鞠躬盡瘁,也要把核潛艇搞出來。

62歲親自帶隊 完成4小時下潛試驗

4小時,240分鐘,14400秒,無法預知成敗與生死的一場「大戰」,還需他身先士卒——家門可以不入,艦艇不能不登。

中國是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開始了核潛艇的研製,但哪怕沒有條件,也得「排除萬難」,絕不等待。


從1970年到1981年,中國陸續實現了第一艘核潛艇下水、第一艘核動力潛艇交付海軍使用、第一艘導彈核潛艇順利下水,成為繼美、蘇、英、法之後第五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

1988年,核潛艇在南海作深潛試驗,62歲的黃旭華親自帶隊,下潛水下300米,完成了4個小時的下潛試驗。

一個鐘頭到兩個鐘頭到三個鐘頭到四個鐘頭。我比誰都緊張,但我不能表現出來,為什麼?如果我的緊張流露出來,就會影響到大家,那大家情緒就很難控制了。

黃夫人:正因為有風險 你才更要下去

黃旭華以花甲之齡,直面驚濤駭浪,也牽動著夫人的心弦,但夫人從不動搖他的決心。


她很冷靜地跟我講了幾句話,你如果不下去,這個隊伍以後你就帶不動了。如果沒有風險,你下去幹什麼,又不要你操作,正因為有風險,你一定要為這100多個人的生命安全考慮。

深潛實驗成功後她就哭了,為什麼哭了?那麼多天壓在她心裏面的這塊石頭,總算掉下來了。

三十年風雨路


上世紀30年代我就離開廣東(廣東汕尾人,祖籍廣東省揭陽)去了桂林,直到1948年才回來,1956年陽曆元旦我回去的時候,我母親就講,從前長時間戰爭影響到交通,導致你回不來家,現在父親母親年紀也老了,希望你常回家看看。我滿口答應,我尋思我一定回來看看您。

母子倆都沒想到,這一分別,就是30年。再回到家鄉的時候,母親已是95歲高齡,自己也已經是兩鬢斑白。這是功勛赫赫、竭盡忠誠的三十年,也是背井離鄉、情債累累的三十年。誓言無聲,奉獻了「大家」,虧欠了“小家”。


原子彈、氫彈還有核潛艇,世界上是列為最高最高的機密,我們中國也一樣,不能暴露工作單位、工作任務,要隱姓埋名,當一輩子無名英雄。

我理解上邊的要求,隱姓埋名在裏邊好好乾工作,這是國家的需要,作為一個黨員,我尋思一定不辜負國家的希望,我就沒回去。30年沒回家。

對遠在天邊的父母兄妹,黃旭華虧欠良多;對近在眼前的夫人孩子,他也無暇照料。對這個把自己獻給國家的人,他的親人選擇以愛包容。


我非常感謝我夫人,她一個人帶著小孩、全家的東西搬到北京,不容易。一調到北京,她看到我頭髮那麼長,問我為什麼不去理髮,我說我哪裏有時間啊!她聽後,就去買了理髮工具,從那一天開始一直到現在,我55年沒有進過理髮店。

我小女兒很小的時候,我好不容易回到家裏來,她就說,爸爸你回家來出差了。她說我回到家裏來出差了。

我欠我的父親母親,欠我的兄弟姐妹,欠我的夫人,欠我的小孩,我的情債欠得太多太多了,但沒有一個人埋怨我,我很感謝他們。

最大心愿:國家從「跟跑者」變成“領跑者”


雖然已是耄耋之年,黃旭華院士的日程依舊排得很滿,他經常到校園、到科研院所做講座,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們的國家能早日建成科技強國,從「跟跑者」變成“領跑者”。


國家最近幾年發展特別快,我現在很關心新參加工作的技術人員,我希望他們能夠安下心來,要把自己的理想跟國家命運結合在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