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67年劉少奇中南海內被批鬥:飽受謾罵和毆打


劉少奇與妻子王光美、女兒劉瀟在中南海拍的合影(資料圖)

劉少奇和王光美在恥辱的「刑場」上握手訣別

1967年8月5日,在我們幼小的心靈里刻下了深深的刀痕。

江青、康生、陳伯達、戚本禹一夥在中南海內策划了一場批鬥劉鄧陶的大會,分別在各家院內舉行,與天安門的百萬人大會遙相呼應。「中央文革特派員」曹軼歐等親臨現場指揮,安排了錄音、照相、拍電影,說要在全國放映。

那天,我們這三個一直在父母身邊的孩子,被特派員命令參加大會,每個人身後還故意安排幾個戰士看守。我們幾個孩子站在圍斗的人群後面,滿腔悲憤,眼看著爸爸、媽媽被幾個彪形大漢架進會場。大漢們狂暴地按頭扭手,強迫他們做出卑躬屈膝的樣子,坐「噴氣式」,拳打腳踢,揪著爸爸稀疏的白髮,強迫他抬頭拍照。

突然,哇的一聲嚎哭打斷了會場上的口號和謾罵。「誰敢在這時候哭呢?」人們的目光都轉向了大門口,原來是6歲的小小,被如此殘暴的景象嚇得嚎啕大哭,拚命往大門後面爬去。頓時,幾乎所有的人都木呆了,全場鴉雀無聲。源源轉身就向外跑。幾個戰士抓住他,厲聲喝道:「你要幹什麼?」源源使勁掙脫開身:「你們沒聽見小小在哭嗎?」源源一把抱起小小,親吻著她,吮吸著她的淚水……

會場的指揮者還覺得「火藥味不濃」,命令他們的走卒們「要殺氣騰騰」。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鬥爭會上,爸爸不斷遭到野蠻的謾罵和扭打。爸爸的每次答辯,都被口號聲打斷,隨之被人用小紅書劈頭打來,無法講下去。我們看見爸爸在儘力反抗,不肯低下那倔強的頭。他堅持黨的原則,嚴守黨的機密,並為許多好乾部承擔責任。會場上,突然喊起打倒十幾個老幹部的口號聲,爸爸卻紋絲不動。那些人揪著他質問為什麼不喊口號?爸爸回答:「我負主要責任,要打倒,就打倒我一個人。」

接著,那些人把爸爸、媽媽押到會場一角,離開我們只有幾步遠,硬把他倆按下去向兩幅巨型漫畫上的紅衛兵鞠躬。爸爸被打得鼻青臉腫,鞋被踩掉,光穿著襪子。就在這時,媽媽突然掙脫,一把緊緊抓住爸爸的手,爸爸不顧拳打腳踢,也緊緊拉著媽媽的手不放。他倆掙扎著挺著身子,手拉手互相對視。這是爸爸跟媽媽最後握手告別!

從他們顫抖的雙手,從他們深情的目光中,我們看到這兩個堅強的共產黨員在互相鼓勵,我們看到了無限深厚的情誼。

在短短的一瞬間,他們傳遞了自己內心的信念。在近20年的革命鬥爭中,他們忙於工作,無暇敘說。但他們彼此理解,心心相印,一往情深。有什麼語言能表達他們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又有什麼力量能使他們分開?他們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就在這短短的幾個月中,我們多少次看見他們一起去看大字報,但從來沒有聽到他們彼此間有一句怨言。

而今,在這恥辱的「刑場」上,他們要訣別了,永遠訣別了。有哪個兒女眼見父母在這樣狂暴的蹂躪下握手告別,能不肝腸寸斷呢?!幾個壞人狠狠地掰開了他們的手,媽媽又奮力掙脫,撲過去抓住爸爸的衣角,死死不放……然而,暴力終於把他們分開了。那些人把一幅畫著絞索、紅衛兵的筆尖和拳頭的漫畫套在爸爸的頭上。在這一片謾罵和圍攻之中,誰能想到漫畫的絞索套中竟是我們八億人民合法選出的國家主席!

鬥爭會結束後,爸爸被押回辦公室。他疲憊已極,余怒未息,立即按鈴把機要秘書叫來。爸爸拿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義正詞嚴地抗議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你們怎樣對待我個人,這無關緊要,但我要捍衛國家主席的尊嚴。誰罷免了我國家主席?要審判,也要通過人民代表大會。你們這樣做,是在侮辱我們的國家。我個人也是一個公民,為什麼不讓我講話?憲法保障每一個公民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破壞憲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的。」爸爸要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來維護國家的尊嚴,維護人民的神聖權利,為捍衛神聖的憲法作最後的鬥爭。儘管秘書當夜就寫了彙報,但爸爸的抗議沒有得到任何回答。8月7日,爸爸給毛主席寫信。他嚴正抗議給他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帽子。書面向毛主席提出辭呈,並向毛主席寫明:「我已失去自由。」

本文摘自《劉少奇的最後歲月》,黃崢編著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