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權:呂秀蓮參選能否牽制蔡英文?

   前晚十一時許,台北上空接連爆響了兩聲「炸雷」,其一是郭台銘宣佈放棄連署參選「總統」,其二是呂秀蓮宣佈將通過連署參選「總統」。昨日,呂秀蓮與其「副總統」參選人搭檔,前民進黨「立委」及南投縣長彭百顯舉行參選記者會後,提著一百萬元的保證金現金,前往「中選會」登記申請為被連署人。據說,這一百萬元現金,是由也曾以登記申請為被連署人的方式參選「總統」卻因沒有提交連署書而失去參選資格,曾經參與創建民進黨,後來退黨另行成立人民最大黨並自任主席,前些年經常往對岸跑並出席各種兩岸論壇的許榮淑捐贈的。 

澳門新華澳報今天發表富權的文章說,到昨日「中選會」接受被連署人申請登記的截止時間止,共有五十人前往「中選會」領表,但真正申請登記為被連署人的只有八組。除了由「喜樂島聯盟」推薦的呂秀蓮和彭百顯這一組之外,還有法號為「釋悟善禪師」的黃多玉及張幼薇,黃多玉自稱是史上第一個出家人登記參與大選;前十大槍擊要犯,因犯下「虎山雙屍命案」遭判刑十九年,並曾在二零一二年、二零一六年以「世界台灣皇帝」身分兩度宣佈參選藍信祺及其副手胡宗偉;民進黨前議員,並擔任民進黨台中市黨部主委的曾坤炳及其副手黃源誠;中國紅色統一黨主席黃榮章及其副手柯振榮;由新黨推薦的新黨青年團團長楊世光和律師陳麗玲;王堯立和江丁威;梅峯和張建富。 

在上述八組參選人中,只有呂秀蓮和楊世光兩組稍有看頭,亦即只有這兩組有機會達標,因為都有政黨作支撐。至於沒有政黨組織作背景的,即使是有親戚朋友幫忙,也很難徵集到二十八萬多份連署書。實際上,過去歷次「總統」大選中,雖然共有二十五組人馬尋求連署參選,但僅林洋港、陳履安、宋楚瑜(二零零零年和二零一二年先後兩次)、許信良順利跨越連署「門檻」,獲得大選「門票」,但卻至今沒有任何人以連署參選的候選人勝選。其餘者不是湊不足法定的連署書也勉強提交,就是因為只得幾百張「羞以見人」而沒有提交,甚至是連署書「零紀錄」。而且,雖然法定「門檻」是二十八萬多份連署書,還必須是合格的,包括必須具有選舉人(即選民)的資格,也包括不得重覆連署等。此前在「中選會」核查連署書時,還曾發現有已經死亡者也「參與」了連署。因此,為了增強保險係數,一般上需要徵集到四十萬份或以上的連署書。否則,屆時辛苦一場,在經核查後湊不足二十八萬多份連署書,那才是欲哭無淚。而要在四十五天內徵集到四十萬張連署書,工程量極大,沒有綿密組織根本上做不到。實際上,柯文哲在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慫恿郭台銘以連署方式參選「總統」時,就曾誇下海口,宣稱要在全台灣地區設立二千多個站點,徵集連署書。而二千多個站點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可想而知,根本就不是「政治素人」可以玩得起的。這也是過去只有幾個「有噸位」的「政治熟人」可以透過連署參選的主要原因。 

郭台銘宣佈棄選後,急壞了「柯粉」們,他們強烈要求柯文哲透過連署方式參選,其「乾妹」黃文玲還跑到市長室糾纏了兩個小時。可能柯文哲也曾「動心」,因而昨早曾詢問其夫人陳佩琪,「登記參選要一千五百萬,妳有沒有?」而她也秒回「沒有!」但黃文玲仍然「自把自為」地跑到「中選會」,要代柯文哲登記申請為被連署人,卻因已經過了五時半的截止時間,而遭拒絕。柯文哲的父母也與一些「柯粉」一起,在「中選會」露面,甚至連柯文哲本人也曾到過「中選會」所在的「中央聯合辦公大樓」北棟的門前,但卻沒有上樓,並說是接自己的父母。 

新黨推薦的楊世光明知當選不了也要參選,是為了在參選的過程中宣揚其政治理念。實際上,新黨在參選「立委」時,連政黨票都跨不過百分之五得票率的「門檻」,其支持者多是集中在北台灣的都市區,因而逃不過敗選的命運。但卻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當選並非是其目標,目的是為了宣揚其反「獨」促統和贊同「一國兩制」的政治理念。楊世光昨日前往「中選會」登記申請為被連署人時,就表示他這次參選的唯一主張,就是台灣要維持現狀,「一國兩制」將是台灣最好的選擇。 

也就是說,楊世光在徵集連署書的過程中,可以光明正大地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並使得他的政治理念可以登上報章的版面及電視的屏幕。倘連署過關,在競選過程中,就更是可以透過競選宣傳活動,大方地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不用擔心蔡政府扣上「中共代理人」的嚇人大帽子。但在連署成功後,還需正式登記成為候選人,必須繳交一千五百萬元的保證金,如果得票率未達選民總數的百分之五,亦即未獲九十三萬票,這一千五百萬元保證金將會被沒收。 

呂秀蓮不同,她顯然是對自己當不上「女總統」不服氣。實際上,她早就發誓要當台灣地區第一位「女總統」,因而在卸任「副總統」後,創辦《玉山周刊》,成立智庫,就是為了參選「總統」。但詎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被蔡英文「截胡」,這讓她頗為氣結。現在,雖然當不上第一位「女總統」,也希望能當上第二位「女總統」。畢竟,她已經七十五歲,過了這一村沒有下一店。因而也成為在八組登記者中,年齡最大的參選者。 

其實,呂秀蓮已經當選並出任過兩任「副總統」,應該知足。但她卻是忘記了,在「憲政」體制中,「副總統」只是備位「元首」,除了是在「總統」缺位後立即遞補為「總統」之外,並無其他的功能和權力。她卻不甘寂寞,說自己是「深宮怨婦」,看不慣「總統府」內的「童子軍」,有人說是「老姑婆」心態在作怪。因而陳水扁在爭取連任時,頗為討厭呂秀蓮,打算另找他人作其副手。而「永遠的秘書長」邱義仁,則先後推薦了蘇貞昌、蔡英文。但最後為了維持派系平衡,還是找回呂秀蓮。呂秀蓮受此驚嚇,在第二任「副總統」時稍為安靜了一些。 

呂秀蓮投入「總統」選戰後,會否對蔡英文的選情產生影響?從各種因素看,影響會有一些,但不會太大。一方面,呂秀蓮本來就是“獨派”,而且也是有“獨派”政黨支撐,而“獨派”本來就不滿蔡英文,因而將會分流蔡英文的部分“獨派”選票,包括支持賴清德的選民,及不滿蔡英文拒絕特赦陳水扁的“扁迷”。另一方面,由於呂秀蓮已經離開政壇十年,沒有什麼影響力,在民進黨內也沒有任何派系支持,因而“撬”不走蔡英文的基本盤,只能讓對蔡英文“含淚不投票”的“獨派”找到“出氣口”。在此情況下,呂秀蓮對蔡英文選情的影響,將會有限。 

但呂秀蓮的參選,卻可能會對「喜樂島聯盟」的「立委」選情,尤其是在政黨票方面,會產生一些催票效應,主要是佔百分之五的“老獨派”選民,這與“時代力量”主要是吸引“天然獨派”年輕選民,是有區隔的。倘“老獨派”都出來投票,「喜樂島聯盟」的政黨票可能會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就不但可以獲得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作為黨務運作經費,而且更重要的是,可能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甚至成立黨團,躋身“大黨”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