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北青報:茅台「酒喝不炒」 即將改變的不只是價格?


你知道么,其實酒也是有官職的。好酒官拜「青州從事」,劣酒要低一等,官居「平原督郵」。青州、平原都是山東的古州郡名,大山東雖然沒有多少傳世名酒,但至少在給酒封官許願方面搶了頭籌。從事不過是州刺史的屬官,換算成級別怎麼也不會超過正廳,督郵就更不用說了。但現在的酒企,動不動就想搞個「國字頭」。

此事時,特別愛強調茅台申請「國宴」商標碰壁,好像有人專門給茅台難堪似的。其實所有申請「國酒」、「國宴」商標的酒類,都沒有被批准過。茅台鍥而不捨申請了十七年,此次被拒應該能嗅出一些風向了吧。你猜,下一次他們還會再申請么?

也不怪大家都盯著茅台,樹大本就招風,何況又值多事之秋。隨著原任董事長袁仁國的去職、落馬,茅台的「動蕩」已經持續兩個年頭。茅台電商原董事長聶永、茅台集團原副總經理高守洪、原財務總監譚定華等一批舊時高管紛紛落馬。如今落馬名單里再添一名大員:9月17日,據貴州省紀委監委宣佈,茅台集團公司原總經理劉自力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機關。

劉自力的問題包括:在組織對其問題調查核實時,與相關人員串供,對抗組織審查;利用職務上的影響違規在幹部的職務晉陞工作中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職權違規為他人獲得茅台酒經營權,大搞權色交易等。劉自力與袁仁國是老搭檔,2011年10月兩人一同晉陞茅台的最高管理層,一個任董事長,一個任總經理。劉自力經理茅台那幾年,是茅台價格突飛猛進的時代,多次打破茅台最大調價幅度紀錄。他的名言是質問記者,三公消費不喝茅台喝什麼,難道喝拉菲?

劉自力不是茅台第一個落馬的總經理。早在2007年,原任總經理喬洪被雙規,法院最終認定其受賄1400多萬,被判死緩。手握經銷大權的喬洪,受賄的主要來源就是全國各地眼巴巴想多要點供貨的經銷商。十二年之後,當袁仁國、劉自力等人落馬時,最主要的劣跡之一仍然是「利用職權違規為他人獲得茅台酒經營權」。也就是說雖然親眼看著原總經理被判死緩,但十二年來茅台在營銷體制上的漏洞仍然沒有得到解決,仍然在老路子的慣性中狂奔至今。打破這種周期律,對未來的茅台和茅台人都是拯救。

同樣是名酒,為什麼茅台總是和腐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為什麼茅台能成為那個特定的圈子裡的硬通貨,為什麼同樣是酵母菌的傑作,臭豆腐就沒有這份榮耀?這真是一個牽涉了文化、政治、商業各種複雜因素的嚴肅課題,值得從營銷學、傳播學等各個角度分析。可以說袁仁國時代不斷給茅台補敘的諸多真假難辨的故事,以及「飢餓營銷」故意製造出的稀缺性,尤其是以往那種不健康的風氣,共同造成了這種狀況。

總之,在當地這個關口,茅台應該認真反思一下經營理念,思考一下自己的服務對象究竟應該是哪些人,以及如何服務他們的問題。事實上,這段時間以來茅台也不是沒有做這方面的努力。最近白酒圈有個大消息,就是市場上一些被炒作的茅台酒降價了。同時茅台公司兩天內向Costco上海店精準投放5噸酒,會員可以以1499元/瓶的平價價格買到飛天茅台。

而那邊廂,茅台股價也應聲下跌。茅台價格神話會破滅么?那些成噸收藏茅台的人,對此自有解釋。而按滴品鑒茅台的我們可以看到,新的茅台集團管理層並沒有著急救市,反而似乎樂見其成。

9月13日,茅台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暗訪六盤水市一家茅台專賣店時喊話:「茅台酒是拿來喝的,不是拿來炒的,請不要做‘黃牛’,不要非法倒賣茅台酒。」其實從2018年起,茅台集團就在整治那些靠特權違規拿到經銷權的經銷商。在今年8月份的茅台酒市場工作會上,李保芳就強調要通過加大市場投放、嚴管銷售價格等方式,抑制當前價格的過快上漲。貴州省市場監督管理局也發佈公告,公開徵集茅台酒市場領域違法違規線索,打擊囤積居奇、哄抬價格、加價銷售、惡意炒買炒賣茅台酒謀取不當利益等行為。

看起來政府和茅台集團這次鐵了心,要把酒價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