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我們還能負擔得起去瑞士旅行的生活嗎?

我有親戚屬基層家庭,一家四口居住在公屋,生活尚算穩定,暑假時去了瑞士旅行,一共花費了十多萬大元,真正豪得起。夫婦倆都是從事服務行業,可能經常要接待內地客,對此有很多抱怨,他們也是示威常客。

最近和他們聊天,發覺一個有趣問題,就是我們會對生活中已有的東西視作必然,總是嚮往得不到的東西。我這兩位親戚對他們的收入視為必然,但又嚮往不用接觸內地人、最好是能夠過著完全不受內地人「干擾」的生活。我覺得這種想法,有點超現實。

猶記得約30年前,我去法國旅行,早聞法國人十分高傲,你用英文和他們溝通,他們不太會理睬你。去到法國,果真如是,但發現他們對日本遊客卻另眼相看,好多商店都寫上日文,吸引日本遊客光顧。不少當地的售貨員都會學講幾句日文,討日本遊客的歡心。我與一名從事服務業的法國美女聊天,了解到法國人以其豐厚的文化為傲,在她們的眼中,日本人很奇怪,總像螞蟻一樣,隨著導遊的指揮,指東去東,指西去西。可能是文化差異所致,這位服務小姐其實不太喜歡日本人,但還是熱情地為他們提供服務,也不會有什麼抱怨,因為她認為這是工作,她的工作就要服務客人,賺取工資。法國當時的失業率很高,超過10%,找工作相當困難,有工作不是必然的,所以大家都很珍惜自己的工作。

香港人或許是受到台灣很多宣傳的影響,很喜愛「小確幸」(微小而確定的幸福)的生活方式。創造「小確幸」這種意識型態的人,如果不是避世者,就是很聰明的統治者,因為他知道不能為人民帶來大幸福,便鼓勵人民去追尋一些很微小的幸福,例如在一些街角開家小店、過一些隱世的生活等。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人各有志,如果真的要追求簡樸生活,可以搬到遠離市區的村屋居住,生活開支偏低,打打散工,也可以過活,生活壓力不會太大,也可能是一種幸福。

不過,如果你不喜歡簡樸生活,更不滿足於去大陸旅行的話,身為社會基層,還可以享受去瑞士旅遊的生活,只有在很富裕的地區才可以做到。香港這個面積只有約1100平方公里的小島,能夠有這樣高的人均產值,連基層家庭也有這樣好的待遇,全賴有龐大和急速的人流、物流和資金流經過這個地方。香港人過水濕腳,從中收取服務費,便賺個盤滿砵滿。但正因為流經的東西規模很大,香港少不免會出現繁忙、擠逼的情況,令人喘不過氣來。任何事情都有代價,當連基層家庭都可以去瑞士旅遊的話,便不能期望香港生活可以好寧靜、很輕鬆了。

這三個月的示威和暴動,已令到遊客大幅減少四成,香港人週末、假期亦減少了外出和消費,令到本地的消費旺區繁盛不再。經濟活動減少,整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我只怕縹緲的政治理想爭取不到,而殘酷的打鬥持續,只會不斷摧殘香港這個外強中乾的經濟,結局是香港經濟,再不能支撐香港過慣的那種昂貴的生活方式。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