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5G耽誤了的任正非

以任正非的口才,你甚至可以說,他可以當綜藝主持。(AP圖片)

以任正非的口才,你甚至可以說,他可以當綜藝主持。(AP圖片)

看任正非訪問,最精彩還是看他與西方記者交鋒,不是說內地的記者不好,只因為任總地位太高,大家同聲同氣,少不免「就住就住」,好難有火花出現,限制了任總的智慧發揮。

西方記者的優點在於他們先入為主的缺點,往往不留情面直問最敏感,甚至不惜冒犯的問題。問技術,離不開質疑華為產品有「秘密」後門,用作間諜監視用戶資料,說得繪聲繪影,任正非直懟︰「這是一個天方夜譚的科幻故事,如果華為有這麼高水準,還用得著賣5G嗎?」聽落幾好笑,我想起007電影那位專為占士邦造秘密武器那位老人家Q先生。

談營商總要問華為是否與解放軍有關聯,可憐的是任正非自揭當年是位中年失業解放軍,差點流落深圳做體力勞動工人,故事有笑有淚,化解這類重複又重複的老問題於無形。

近日,任正非對政治問題不避諱,西方記者就預設中國專制落後的前提問題,考驗他的政治EQ、IQ,結果被任總利用機會來宣揚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成功,間接數落資本主義的老朽失效。

任正非也不是沒有遇見對手,好像最近那位《世界是平的》作者弗里德曼就是非常老辣,不經意的問任正非︰你的偶像是誰?微軟的蓋茲、蘋果的喬布斯、亞馬遜的貝佐斯,還是英特爾兩位創辦人摩爾和諾伊斯?你將誰視為榜樣?

問題看似平淡,你拿提出「摩爾定律」的摩爾,以及發明集成電路(IC)的諾伊斯當為任總偶像,OK啦,但其他三位矽谷大亨身份應該跟任總「同呢」罷,如果稍不留神,任正非變了他們的「小粉絲」,那便矮化了他在中國、在世界的地位。然而,弗里德曼的問題是一個Tie in Sale(搭售),把你置於這個包圍圈內,看你如何得體地全身而退。

任正非的回應堪稱模範,他沒有選擇對方給他的預設名單,只是說:「我從年輕時期起對他們都是膜拜的,包括愛因斯坦、圖靈這些偉大的科學家。我年輕時中國的學習環境還比較封閉,我看不到整個世界,但我一貫對這些人非常膜拜,因為他們為人類社會創造了巨大的發展機會。」

圖靈是人工智慧之父,愛因斯坦對量子物理的開拓有重大的參與。未來科技是什麼?離不開AI和量子計算,任總提出他們為偶像,反映他對科學和科技都十分在行,與此同時,在這兩位祖師爺面前,無論任正非、蓋茲、喬布斯、貝佐斯,摩爾,抑或諾伊斯都變成一眾弟子,莫要問誰高誰低了。你看,任正非是不是一個被5G耽誤的外交家呢?

黃秉華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