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德國學者批評示威者惹投訴 被理大解僱

當示威者聲稱自己在追尋民主與自由的時候,一些在港的西方人士卻開始擔憂,香港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一場真正追尋民主的運動,有原本在理大任教的德國學者,因為批評示威者惹來投訴,最後被理大解僱。可看看內地環球時報的報導:

環時報道標題:一些香港青年高喊「反中」,這些外國人卻更加認同中國了

當香港街頭的激進抗議分子不斷尋求美英等西方國家支持時,一些在香港生活多年、親眼目睹這裡真相的外國人卻對他們的行徑提出許多批判和質疑。而不同於那些支持「黑衣人」的西方記者在街頭得到的「優待」,這些外國人一旦表達出自己的真實想法,總會立即遭遇暴力、辱罵甚至開除的壓力。

 

德國學者藍宵漢,CGTN報道截圖

德國學者藍宵漢,CGTN報道截圖

曾在香港理工大學任職的德國學者藍宵漢(Sky Damos)是其中之一。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自己因發表支持修例的言論和批評參加暴力遊行的激進分子而遭到惡意投訴,進而被校方解僱。最近這幾個月,藍宵漢密切關注著香港的社會動蕩,並走上街頭試圖理解這些所謂「追求民主」的年輕人,但他最終得出結論:香港當下的遊行示威並不存在正義的理由。

德國學者藍宵漢,CGTN報道截圖

德國學者藍宵漢,CGTN報道截圖


「我反對保護殺人犯」,他這樣向記者解釋「反修例」沒有正義基礎的原因,而當後來親眼看到暴力在香港街頭愈演愈烈,他愈發憤怒,認為一些暴力分子的行為已經接近恐怖主義。「我曾拍過一段視頻,一位反對派的發言人正在教年輕人怎樣放火,他不停地說,‘火是最有效的工具’‘火是我們的屏障’等等。這就是恐怖分子!」

於是,再也無法忍耐的藍宵漢拿著一塊寫有「反對保護殺人犯」的牌子來到了一個反政府遊行現場。香港的示威者一向以對西方面孔友善而著稱,然而,他們一看到藍宵漢和他的牌子,立即憤怒地把他團團圍住,對他不停地推搡、攻擊。後來,激進分子又前往香港理工大學投訴,最終導致藍宵漢被解雇。當《環球時報》記者聯繫香港理工大學詢問藍宵漢被解雇的原因時,校方並未正面作答,只解釋稱其並非正式聘用人員,而只是該大學的一名「外部合作人員」。

同樣因支持香港和中國中央政府而被暴徒攻擊的還有英國人哈里森(化名)。他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因為最近他已遭到太多暴力分子的騷擾。哈里森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由於參加過一次捍衛香港和平的遊行,他後來接連不斷地被激進分子辱罵為「五毛」。對於他的觀點和解釋,對方更是完全拒絕傾聽。「有一次,我和他們爭論起來,他們一起攻擊了我,可以說差點殺死了我,我真的很憤怒!」

在哈里森看來,絕大多數香港居民都渴望有一個安定、繁榮的城市,而在街頭製造亂局的人背後很可能有「幕後黑手」。他的判斷來自於自己家中幫傭的真實經歷,「幫我們做家務的阿姨告訴我,有人付她5000塊港幣,讓她一起參與反政府遊行。她還只是走在隊伍後面的人,在最前線的示威者會被付給更多的錢。」他告訴《環球時報》,「我十分懷疑這些資金來自美國或台灣。」
有趣的是,當一部分街頭暴徒刻意割裂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打起「反中」旗號,甚至高呼香港「淪陷」時,這些在香港生活多年的外國人卻越來越認為腳下的土地就是自己的家鄉, 日益有了「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對於示威者抹黑、攻擊自己祖國的行為,他們無法理解,並感到非常憤怒。

哈里森1981年就來到香港,1986年起開始因工作頻繁前往中國內地,親眼見證了近四十年來內地與香港的變化。多年的旅華歲月讓他在採訪中無意識地多次把中國稱為「我們的國家」。他告訴記者,由於被部分輿論洗腦,香港一些抗議者的潛在心理是「中國的一切都是壞的」、「中國政府是罪惡的」,但這與真相大相徑庭。

「在中國的近四十年,我親眼看到的是它奇跡般的發展和變化,我看到的是一個了不起的中國政府,完成了世界上其他任何國家難以做到的事。儘管它並不完美,但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是完美的。可惜的是,一些香港人拒絕像我一樣去客觀地瞭解我們的國家。」他表示,自己已經要求孩子在家裡都說普通話,而有些香港人居然拒絕學習自己國家的語言,這簡直不可理喻。
而藍宵漢有一次被暴徒圍攻時,暴徒叫囂著讓他「滾回中國」。「我當時就告訴他們,我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國。」 藍宵漢對《環球時報》記者回憶說。

另一個鮮明的對比是,當香港的抗議者聲稱自己在追尋民主與自由的時候,一些真正瞭解香港的西方人士卻開始擔憂,香港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一場真正追尋民主的運動,而已淪為一些西方勢力推動當地權力更迭的「民意工具」。

「也許香港的街頭運動短時間內能讓他們(街頭示威者)享受到所謂‘自由的新鮮味道’,但很快就會為此付出代價。」一位常年來往於香港和新加坡的法籍高管對《環球時報》評論稱,香港發生的一切已有很多類似格魯吉亞、黎巴嫩和「阿拉伯之春」等「顏色革命」的特徵,即西方勢力利用受過高等教育的學生以及這些地區的內部矛盾,種下亂局的苦果,並使得這裡的人民付出長遠的代價。

「眼下的這場運動,有一天或許會因為外部勢力中斷資金支持而停止,街頭的年輕人可能會在不知為何而戰的困惑中迷失自己。而隨著修例的停止,這場運動也在逐漸失去民意基礎。」他反問道,「只是那一天到來時,對於香港和香港人民來說,他們又還剩下什麼呢?」

「我們應該放棄沈默,越來越多地站出來,勇敢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以反擊國際上對香港的虛假宣傳。」哈里森告訴《環球時報》,他很高興地看到,最近越來越多反對暴力的香港民眾已經這樣做了。「我相信正義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終將會取得勝利」。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