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復旦專家為香港解局 張維為用3點總結香港亂局

香港亂局不止,內地東方衛視《這就是中國》節目,近日對香港問題有較深入分析,主講嘉賓提到香港亂局,可總結為3點,「一齣鬧劇,物極必反。」「一堂大課,愛國主義。」「一盤大棋,化危為機。」

解決方法有3點,「謀定而後動。」「香港自己怎麼辦?」「制度自信,化危為機。」

《這就是中國》節目剖析香港局勢,中為張維為,右為馬丁雅克。

《這就是中國》節目剖析香港局勢,中為張維為,右為馬丁雅克。

主持人何婕認為,從一開始只是反修例風波,一個普通的遊行,後來開始有暴力的示威,到現在十來歲未成年的青少年竟然身上可以搜出幾個汽油彈,事情已經發展到一個相當危險的程度。

看看法國黃背心示威行動,主體運動也是維持了十多周的時間,但完全沒有發展成這樣大規模的暴力行為,香港警察絕對是今次最辛苦的一個群體,面對這些搗亂分子無差別攻擊,對警察及其家人所造成的威脅和傷害,讓他們都傷心疲累。

看看香港媒體的報導,只是表達憤怒,但是根本沒有去做調研,究竟問題在哪裏?香港的問題有很久遠的歷史因素在裏面。

一部份香港的年輕人,他們認知認同都有問題。很多中國人都非常愛香港,香港在中國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是一顆明珠,內心裏有一種感情,對香港情況格外關注,對香港今日的情況,感覺是非常痛心。

節目中兩位嘉賓是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以及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資深研究員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

張維為首先發言,指1984年12月,中英兩國政府在北京簽署了聯合聲明,當時他作為英文翻譯,參加了晚宴,出席的除了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及香港著名企業家霍英東、行政立法兩局非官守議員鍾士元, 還有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符浩,英國首相的科技顧問克里斯。那天晚上對話頗為火爆,克里斯對符浩說:「英國人在香港不獲利益的,更像是保母,把孩子帶大後,送回給親生父母。」符浩很不高興的回答說:「香港被外國人統治,是我們的國恥,難道你們英國人在鴉片戰爭獲得的利益,還不夠多嗎?販賣鴉片,給中國人的身體帶來多大傷害?」克里斯非常尷尬,最後鍾士元先生出來講兩句話打圓場。

中英談判有些香港人提出「三腳櫈」的概念,亦即想中英港三方都有談判代表。1984年6月,鄧小平接見鍾士元及鄧蓮如時,作出嚴厲批評,指出沒有三腳櫈,只有中英兩腳。鄧小平首次提到港人治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題,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穩定。

張維為指出,英國離開一個殖民地的前後,會精心培養親英的勢力,為以後繼續干預這個地區,留下伏筆。今天世界上動亂的地方,無論是印巴的喀什米爾、塞浦路斯土族和希族的衝突、中東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問題,背後都有英國的影子。美國人最後加入,所以為何今天的香港局勢如此複雜。

張維為話,有三點可討論,第一、「一齣鬧劇,物極必反。」2014年香港爆發「佔中」, BBC記者採訪他,口氣裏有一種叫hysteria歇斯底里興奮,以為偉大的顏色革命爆發了,即將傳遍整個中國。他給那個記者當頭棒喝,指出時間地點都錯誤的運動,將會100%失敗。因為如果不影響香港的經濟和民生,你佔中100年都沒有用,若是影響香港的民生,香港人會起來解決,如果香港解決不了,中央政府會解決,沒什麼了不起的。

他指出,今次香港的暴亂,暴民封鎖街道、毆打大陸居民、圍攻執法警察,造成機場癱瘓,令香港在國際及內地的形象一落千丈。香港是典型資本主義社會,很多老百姓是計時工資的,是按日發薪的,這樣影響交通及秩序,大大影響多少人的生計,現在香港經濟受到重創,這違反大部份香港人的利益,令全中國人民憤怒,這就是物極必反。如果香港無法控制今次動亂,根據基本法,中央必然可以有很多方法出來平息。中國民航局第一時間整治有港獨傾向的國泰航空公司,發佈了重大安全警告,對港獨及西方勢力狠狠打擊。示威者又提出的所謂「816全民提款日」,想打擊金融,叫市民去擠提,兌港元換美元,結果只有281萬元港幣給提走,反應欠奉,可見香港人會着重其自身利益,物極必反。

張維為點出香港的亂局,為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的愛國主義課。

張維為點出香港的亂局,為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的愛國主義課。

張維為提出的第二點是「一堂大課,愛國主義。」今日香港港獨分子人數雖然不多,但他們囂張的氣焰,給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的愛國主義時政課。港獨的行為,通過互聯網傳遍全世界,一夜之間,港獨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國年青一代,亦在一夜間成長起來,過去不懂什麼是顏色革命,現在多少也懂了。一個只有700萬人、經濟比較發達的香港,可以被西方勢力左右,瞬間走向大亂,突顯中國若不是有社會主義和黨的堅強領導,早已天下大亂。香港大部分人還是支持一國兩制,最激進亂港的暴徒不會超過3000人。

中國年青人現在更加認同中國的道路,有超級愛國情懷,一是國內教育,二是中國確實強大了。今次動亂,令中國人看到西方制度的問題,它的虛偽及所謂的新聞自由。谷歌及面書這些社交媒體,把很多帳戶關閉,他們阻止有良知網民向全世界展示香港亂局的真相,志在抹黑香港警察,歪曲事實。香港的通識教育,將年青人洗腦成為廢青,令人痛心。今次動亂事件,讓中國人看到美國的「深層國家」(deep state),是如何仇視中國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竟然說,香港的示威動亂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道,希望這些美麗的風景線在美國越多越好。

第三點是「一盤大棋,化危為機。」對於國內89年政治事件,鄧小平先生說,是外部大氣候,和內部小氣候決定的,今次香港的動亂,大氣候是美國,不甘心自己一路走衰,在中美貿易戰及科技戰出師不利勝利無望的情形下,想靠香港局勢製造更多談判籌碼,希望顏色革命會蔓延到中國。小氣候源於150年英國殖民統治下的烙印,一國兩制的不足,特區政府的弱勢,司法、教育、房屋、主流媒體的問題,使顏色革命有一定的基礎。香港的深層次矛盾,資本(特別是房地產)及金融資本太大,使經濟結構調整無法進行,造成住房就業難,年輕人看不到希望。

那麼,如何解決今次香港亂局,張維為認為第一點,「謀定而後動。」對於中國這個大國,香港亂局只是局部的問題,而且香港有一國兩制作防火牆,不會影響中國的蓬勃發展。需要對大氣候、小氣候及社會結構這三大問題,作出廣泛的調研,廣徵意見,找到治標治本的方案,實現對港獨穩準狠的打擊。

第二點,「香港自己怎麼辦?」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但敵對勢力現在要把香港變為政治城市,既然井水要來犯河水,香港唯有面對挑戰,大部份香港人支持一國兩制,反對港獨,但仍不夠合力。香港人需要「集體成熟」(collective maturity) ,要意識到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出了問題,特別是在司法、經濟、教育、媒體制度方面,需要實質改革,剷除受港獨的影響,「自助者天助之」,香港有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在背後,但香港經濟至今沒有找到新的增長點,肯定是制度出了問題。希望香港不要沉淪下去,不要步台灣的後塵。

第三點,「制度自信,化危為機。」香港應了解一下深圳模式、中國模式、第四次工業革命,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為何深圳一條街,可震撼整個美國。中國有很多方面仍需向香港學習,但中國在某些領域確實已經走在香港前面。香港最嚴重的房屋問題,如果用國內社會主義模式來處理,三年初見成效,五年大見成效,如果繼續用香港的資本主義去處理, 30年也解決不了。最後希望內地做港澳工作的同胞,能夠有發自內心的制度自信,才可以辦好港澳工作。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資深研究員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早前被廣傳的一個視頻中說道,香港在70年代末至1997年之間表現不錯,純因為好運,因為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 2001年中國進入世貿,香港變成中國的前方辦公室(front office),香港成為西方外商進入中國最便捷的落腳點,香港的成功不是因為英國,是因為中國。香港優勢消失,香港必須改變。

馬丁雅克在節目中指出,香港受英國統治了156年,令香港人對中國無知。香港政府這次做了兩個重要錯誤,2003年23條立法及2019年修訂逃犯條例,香港有一大群遊行人是反對修訂逃例,但之後卻鼓勵了一批爭取普選及獨立的激進及暴力人仕出來,暴力程度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接受的。香港以前佔中國GDP三分一,現時只佔3% 。中國經過40年改革開放,正不斷進步及前進中,深圳已成為世界最先進城市,香港停滯不前,年青人憤怒沮喪,買不起樓,看不到希望。今次香港動亂不一定是受西方干預,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是和歷史因素有關,他不認為香港應該跟隨中國的制度,但香港必須找到新的社會經濟制度,讓大家看到希望。對於香港的今次動亂,中國表現得相當克制,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的未來在中國。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