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又一次不太華麗的轉身

昨天收到朋友的短訊,說見到我的文章標題《運動的轉折點快到了》,以為我忽然樂觀,但看到最後才發現,我是說「香港底子厚,可以挨多一年半載」。這正正是我想講的重點,轉折點出現後,不等如運動馬上停止。

這場「反逃犯條例」運動,很早已經出現極其暴力化的傾向,7月1日攻破立法會大樓,便是一個典型例子。當日,泛民主派議員經過幾小時的沉默之後,聯合發表聲明,說不會和暴力割蓆。其實,勇武派早已經設計好暴力的路線圖,也很早擺下鴻門宴,要求泛民「不割席、不篤灰」(即不舉報)。

泛民陷入一個兩難,運動有很多年青人支持,他們在2014年佔中時已經歷了與本土派割席的歷史,最後被本土派在選舉中不斷狙擊,所以泛民今次很早便聲言不割蓆。但既然不割蓆,便押下注碼,要為其後的所有暴力衝擊,共同承擔責任。然而,這場運動越演越激,暴徒到處掟汽油彈,瘋狂破壞港鐵,甚至暴打不同政見的市民。泛民一直不肯和這些暴力行為割蓆,客觀上有推波助瀾的作用,對年青人的影響特別壞。

到最近終於出現了幾個微妙的變化,第一是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叫示威者見好即收。卜睿哲於10月1日表示,香港的激進示威者缺乏策略,對於他們所對抗的中國政府的勢力也意識不足。他說:「示威者不了解的是,有時候最好的做法就是宣佈勝利,然後回家去。我認為他們早就應該這樣做了。」他認為特首林鄭已經作出回應,示威者應該考慮香港整體利益而見好就收,勿將美國議會制定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視為對香港示威者的支持。卜睿哲曾參與起草《美國香港政策法》,雖然是一名退休美國官員,但由於之前的官職很高,相信他的講話,可以從側面反映美國的看法。

第二是黎智英的「收兵論」。卜睿哲開腔5天後,黎智英在10月6日發表題為《這不是硬拼的時候》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託詞警方早已掌握了勇武者的資料,一直未採取行動,只是設下陷阱,想激發這些人把行動升級。黎智英說:「現在是我們冷靜思考的時候。」黎智英的講法等於叫暴力示威者收兵。

第三是教協呼籲學生遠離衝突地區。教協支持示威者的態度一直惹人關注。但緊隨黎智英發言之後,在10月7日,亦即政府實施《禁蒙面法》之後,教協發表聲明,呼籲未成年學生應該遠離衝突現場,留在安全地方。教協雖然未至於與暴力示威割蓆,但亦開始呼籲學生不要參與。

要科學地分析某些事件,最好是找出對照事例,觀察事件發展的規律。2014年的佔中事件,可作如今局勢的參考。佔中在當年9月28日開始,之後急速升溫,由佔據金鐘,擴散到銅鑼灣和旺角。當時金鐘相對平靜,而旺角衝突不斷,不同的黑社會勢力盤踞在旺角示威區。據悉到10月中,美國政府駐港官員和泛民頭頭密會,勸喻泛民叫停佔領,最少要叫停旺角的佔領,因為這樣搞下落去,會令到市民對泛民的感覺很差,最後泛民會得不償失。

美國政府發聲之後,黎智英和學聯的核心先後去到旺角呼籲人們撤離,但佔路者當然不理睬他們。其後泛民慢慢地由支持佔領變成比較疏離,整場運動的轉折點出現,開始出現失焦的狀況,學生雖然繼續留守,但已變作無頭蛇,佔領運動再拖兩個多月,終於在12月中落幕。

現時又再出現類似的轉折,在美國人發聲之後,部分泛民頭頭做出一個不太華麗的轉身,開始勸暴徒收手,客觀上與暴徒割蓆。整場運動正在重複2014年佔中游由高峰向下滑落的軌跡,如果趨勢持續,轉折點出現之後,運動將出現疲態,然後步向消亡。但在這個過程中,香港社會仍要承受持續不斷的衝擊,要完全停止,還有漫漫長路。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