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橋面側翻的312國道:大貨車像趕集一樣 一輛接一輛

橋體像塊巨大的黑幕落了下來,一對年輕的母女、一個帶著女兒在異鄉打拚的單身父親,被壓在了下面。

10月10日晚6時許,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經過連夜搜救,確認致3人死亡,2人受傷。據無錫市政府通報,經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目前,交通運輸部專家組已趕赴現場指導事故調查。

在接受北青深一度記者採訪時,當地居民稱,事發路段常有大貨車經過,且裝載量不小。「像趕集一樣,一輛接著一輛。」而早在近十年前,在無錫市發佈的關於整治車輛超限超載的方案中,就曾出現過312國道的名字。

側翻的高架橋

傍晚時分,無錫天色漸暗,錫港路上正是車水馬龍的時候。側翻來得毫無徵兆,人們頭頂的那段高架橋,像塊巨大的黑色幕布,沉沉地壓了下來。

幾輛正在左轉的轎車被壓在了下面,一輛三輪車再往前一步,幾乎就會遭遇相同的命運。車主跳下車,驚恐地回頭觀望。

一位現場目擊者回憶,當時還有很多人正在路口等紅綠燈,「有個時間差,不然後果更可怕」。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那位因一步之遙倖免的三輪車主回憶,自己三輪車的擋風玻璃全碎了9吧9,「腿都軟了,癱掉了。」

據無錫市政府通報,10月10日18時10分許,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經現場搜救確認,橋下共有3輛小車被壓,除一輛沒有人的停放車輛,另外2輛上共有三人死亡。側翻橋面上共有5輛車,其中3輛小車、2輛卡車。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

交通運輸部專家組已趕赴現場指導事故調查,無錫市也已成立事故調查組。經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

「貨車像趕集一樣」

312國道是無錫市北部地區一條主要的過境貨運通道,承擔著往來於上海、蘇州、無錫、常州、南京之間大量的過境貨運交通。

無錫市審計局網站2007年發佈的公告介紹,312國道無錫段擴建工程於2003年9月開工建設,2005年6月建成通車,2005年11月工程交工驗收。

住在事發地附近的居民王先生稱,晚上8點到10點是312國道上大貨車經過的高峰期,「跟趕集似的,一輛接著一輛。」另一名上下班會從該處經過的市民也證實了這一情況,並稱,據她目測車上裝載的貨物,通常數量不少。

深一度記者通過網路檢索發現,在無錫市發佈於2010年的一份整治車輛超限超載的方案中,就曾提到,要針對312國道的實際情況,探索聯合執法的的新路徑。

根據一張現場圖片,側翻橋面上的貨車至少裝載了四卷「熱軋卷板」,每卷標識重量為28.535噸,合計110餘噸。據我國城市橋樑建設的行業標準《城市橋樑設計規範》,一級公路設計荷載允許最大車重為55噸。

10月11日下午,日照鋼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證實,現場圖片中的貨物為該公司產品,此前經航運運輸至江蘇江陰港口,但之後如何運抵無錫市,則由購貨方負責。

根據地圖顯示,事發路段兩側分佈多個鋼材批發市場和物流公司。據了解,無錫目前有三個大型不鏽鋼市場,其中一家就在距事發地幾百米遠的位置。

記者檢索相關法律文書還發現,此次涉事車輛所屬的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三次違反交通法規被合計處以6萬多元的罰款,並被強制執行,還曾因超載導致交通事故,致電動自行車車主傷殘。

事發後,兩年半前的一篇舊文《無錫的快速內環高架還能用多久》在朋友圈刷屏,該文作者袁雪成是無錫一所中學的語文老師。

「一旦載重卡車壓壞高架道路,造成橋樑斷裂倒塌等,正在行駛中的小汽車,是無法預知和預防的,必定是滅頂之災!」袁雪成在文章中呼籲大家關注交通安全。

袁雪成告訴北青深一度記者,此前在寫文章時,他也曾多次打110、市民熱線反映市內環高架上有載重卡車行駛問題,「報警有人接警,市民熱線有記錄和錄音,後來我看到了改善,但是高速路出入口畢竟太多了,總有漏洞,總有人報僥倖心理」。

袁雪成稱,城市內部的快速路和事發的312國道不一樣,內部的快速路肯定不允許貨車上路。「312國道倒是允許這種車上路,但肯定不能超載」。

無錫高架橋側翻發生後,因推測原因與大貨車超載有關,這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再次被人們提起。

一位從事長途貨運近十年的職業司機告訴深一度記者,因為不想超載,他經常拒絕百八十公里的短途訂單,「長途超載的很少,想超載老闆也不給你超,跑短途的不行,不想超載也得超。」

這名司機運送的貨物主要為水果和日用百貨,他有一輛限載33噸、總重不超過49噸的六軸半掛貨車,「偶爾超個幾十公斤很正常,多了不敢了」。

如果在高架橋附近,遇到可能超載的貨車時,這名司機會刻意保持距離,「大概三四十米,一般在上高架前或者下高架後再超過去。」


 

救援人員正在清理現場 | 網路圖片

姍姍來遲的提醒

一位橋樑建築方面專業人士告訴北青深一度記者,在相同載荷下,與雙柱和Y型橋墩相比,事發高架橋獨柱墩橋體在支座處產生的彎矩很大,單柱抗彎能力較小,但是考慮城市空間有限和造價問題,很多地方都採用這種設計。「一旦車輛出現超載,將會使橋墩的偏心彎矩過大,從而導致傾覆。」

「從目前獲取的資料來看,設計和施工出現問題的可能性較小。很可能是當時的設計比較保守,未必能保證現在的需要」,該人士表示。

在中國公路學報10月11日發表的《無錫312國道錫港路高架橋傾覆事故分析》一文中,多位相關專家指出,「無錫312國道錫港路高架橋可以初步認定事故原因為嚴重超載和偏載作用下引起梁橋發生傾覆破壞。」

該文稱,在多起梁橋傾覆事故中,如2009年津晉高速公路匝道橋坍塌,2012年的陽明灘大橋倒塌和2015年粵贛高速匝道斷裂事件,多數為車輛嚴重超載和偏載作用下的橋樑傾覆破壞。

在此次事故的遇難者中,有一對年輕的母女,女兒正在上幼兒園,母親在幼兒園上班,事發路段是她們每天回家的必經之路。另一位遇難者是一位老家在四川的單身父親,當人們將出事的車牌號,告訴他正在上初三的女兒時,小女孩幾乎無法站立。

一些提醒姍姍來遲,11日下午,一家鋼材類資訊網站發佈消息稱,事故周邊路段多家鋼材企業現已發佈「關於提貨車輛裝載要求」的通知,要求車輛嚴格按照國家標準作業,“嚴禁超載”。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