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攬炒正步向敗亡

這場抗議運動正步向人流愈來愈少,但行動急劇激化的階段。星期日的示威出現割警員頸和放炸彈兩個極激進行為,朝向暴恐方向變化。

第一,    致命的割頸襲擊。本周日下午5時半左右,有警員奉命到港鐵觀塘站,處理一宗「刑事毀壞」案件,當時警員步入港鐵站,並不是一個衝突中的場面。但暴徒仍然從後趨前,以鎅刀割向一名警長的頸部。涉嫌者並無蒙面,事後馬上被警方拘捕,是一名19歲的上水中六學生(如今因嚴重襲擊的被捕學生多是超齡學生)。

2005年7月19日,警員朱振國在深水埗追捕懷刀男子時,被對方以生果刀割頸,大動脈被割斷,導致腦缺氧成為植物人。今次這個中學生以鎅刀割警員頸,據說在疑人家中找到遺書,而涉嫌中學生行事時亦不蒙面。種種跡象顯示,這並不是簡單地表達不滿,而是意圖殺警的極端激進行為。有心人到處散布「黑警死全家」的口號,已令年青人極度激化。

第二,    遙控炸彈意圖殺警。另外也是在上周日,有暴徒在旺角以手機引爆一個「遙控爆炸裝置」(RCIED),這個土製炸彈最後在距離警車不足兩米引爆,尚幸沒有造成傷亡。有消息指土製炸彈放在一個路障附近,估計放彈者意圖炸死炸傷拆路障的警察。在這場示威浪潮中,首次有炸彈爆炸,雖然威力不大,但令人擔心這只是一次演練,有更大的攻擊還在後頭。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