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為夾心照顧者設驛站 「大人站」助紓困解憂

提供歇息與支援!

提起照顧者,許多人腦中便會浮現以老護老、親力親為等形象。但現實生活中,照顧者的種類遠遠不限於此。在社區之中,便有一群徘徊在工作與照顧之間的夾心照顧者,隱性壓力日積月累,社會卻鮮有渠道支援他們。一向關注高齡化議題的慈善機構「大銀力量」,則在上月開設「大人站」,除了整合多方書籍資料,供照顧者交流參考外,也讓他們有一個歇息支援的去處。

大銀力量上月開設「大人站」。

夾心照顧者,顧名思義,便是在工作及照顧崗位中掙扎平衡,好比三文治內的一片夾心肉。在這群照顧者中,更有相當部分是中年、中產及高學歷人士。雖然他們未必有即時的經濟及照顧壓力,但往往需為被照顧者,例如父母等支付開支、作出各種抉擇,小至挑選尿片,大至手術決定,可謂肩負重擔。

資料圖片

●為「盲頭烏蠅」引路●

這群照顧者,可能是他也是你和我,卻在社區中被視為次要支援的一員。「有外傭幫忙,照顧怎算辛苦?」這是坊間對夾心照顧者為數不少的誤解。但去年「大銀」為照顧者進行的壓力評估發現,九成的夾心照顧者壓力接近「爆煲」,比起基層年長護老者更甚。

這也觸動了「大銀」總監及總編輯陳曉蕾,除了報道相關議題、舉辦講座外,也決定整合機構現有資源,在九月設立一個小型的資源中心「大人站」,為現時對這群照顧者的社福支援「補位」。她在過去採訪中發現,縱然社會有不同的優良服務及有用資料,供照顧者選擇參考,但夾心照顧者礙於工作時間所限,往往難以積極尋求社區中心意見支援,導致他們藥石亂投。「當家人中風後,照顧者難以貼身照顧,當刻便會想到送入護老院、或聘請外傭幫忙。但這未必對家人的復康進程最為有利。」陳曉蕾強調,為老人家選擇照顧方案,並非愈貴愈好。

她指出,現時不少非牟利機構,雖然有提供高質素的自負盈虧照顧服務,卻礙於甚少宣傳及推廣,照顧者無從得知服務,令它們淪為滄海遺珠。所以她指設立「大人站」,除了希望為照顧者與服務之間,搭起一道資訊流通的橋梁外,也為照顧者提供個案管理及諮詢服務,令他們不至於成為「盲頭烏蠅」。

大銀總監及總編輯陳曉蕾

●孝順束縛恐惹反效果●

陳曉蕾指出,相比起經濟津貼及照顧技巧,夾心照顧者對情緒、資訊支援的需求更為顯著,所以在「大人站」內,不同的資料及書籍按主題,從安老到臨終照顧、再到心態調節,分門別類上架,麻雀雖小,卻是五臟俱全。

書海中,居然有一本《好想殺死父母......》,乍看令人咋舌,但陳曉蕾則稱,如何平衡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關係,是現時的夾心照顧者必須思考的問題,「台灣在九六年時,還是在討論『敬老』,○六年已是探討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關係;現在已進化到要追求『雙好』。」

在台灣的《家庭照顧者權利宣言》中,更提及照顧者「有權保有自己生活、拒絕無謂的罪惡感」。相比之下,香港對照顧者角色的討論,可謂慢了一截。

陳曉蕾則強調,以孝順之名所束縛的照顧,只會引來反效果,「他們會對自己的照顧有期望,當照顧質素不似預期,便會產生愧疚感。更甚者,會考慮辭工照顧父母,但如此一來,也將陷入另一個惡性循環。」

設計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