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梁振英給段崇智公開信全文

梁振英透過fb向段崇智發出公開信。

資料圖片

段崇智。資料圖片

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今日透過其社交網站facebook專頁,向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發出公開信,全文如下——

段崇智校長

為了下一代,我們不能這樣繼續下去,我不是中大校友,但教育興亡,匹夫有責。

你昨日給中大同學、同事、校友的公開信(全文見附件一),只是為了你個人的解脫,用香港的俗話,是「縮骨」、「甩身」之舉。

過去四個月的違法和暴力運動,是政治問題和國際關係問題,不是教育問題,更不是任何大學的校政校務問題,學生也不是因為在校園犯罪被捕。被捕的學生是成年人,有家長,還有《612人道支援基金》的龐大金錢和律師團隊支援,但是各大學的部分學生、校友和教職員以及運動的主事者一直咬著各校校長不放,逼迫校長出席公開質詢大會,然後逼迫校方表態支持「五大訴求」,並譴責警方,為什麼?這些人要的不是學校的所謂支援,而是通過壓迫校長表態,將違法行為反黑為白,在校園內外確立運動的正當性,鼓動更多學生以違法甚至暴力行為和香港攬炒。

你的公開信太多言不由衷,太多委屈。你說:「對於部份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請問段校長,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後續的檢控和審判都有獨立的機制和程序,你的意思不是用大學的「公信力、影響力」干預獨立的檢控和審判吧?

你的公開信又說:「我們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聯絡被捕的逾30位同學,詳細了解他們在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大部分同學表示.......。以上都是同學親自提出的指控......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在查明細節後,警方必須有清晰的交待和恰當的處理。」同學們既然信任大學,向大學親自提出指控,未知你和大學管理層有沒有在「了解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的同時,順便了解一下這些同學在被捕前的行為:他們有沒有掟磚?有沒有放火?有沒有掟汽油彈?有沒有破壞地鐵站?有沒有襲擊警察?有沒有毀壞大中小型企業的商店財物?有沒有煽惑他人?如果你不知道,你有沒有責任同樣了解一下?如果你知道,你會報警嗎?

你的公開信又要求「行政長官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20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讓法治精神得以彰顯,讓信心得以重建。」請問什麼是「機制以外」的「嚴正跟進」?請問為什麼要在「機制以外」?是因為被捕人士是中大學生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大學生比其他人更為平等嗎?

你的公開信中最後一段我是同意的:「不管前路多艱難,大學會堅守傳播知識、服務社會、培育品德的使命,讓校園成為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會放棄教導同學博文約禮的精神。」但我認為應該加上以下幾點:1. 知法守法2. 獨立思考3.從理不從眾4. 然後加上你本人在10月10日晚上和學生公開會面時說的(香港電台當晚21:30的報道):「段崇智斥有人破壞和塗鴉校園 盼年輕人多尊重國家」。

提起你在10月10日和學生的公開會面和當晚後續的閉門會面,我附上《香港01》在下半夜的03:37的報道全文(附件二),當日從媒體報道已經可以預料你會轉軚,大家始料不及的是,你「打倒昨日的我」會打得如此徹底。你昨天的公開信更沒有半句批評學生(包括和你公開會面時的囂張粗鄙、跳上枱面向你撒溪錢)的惡劣行徑。

這封信是公開信,因為中大學生會回應你的公開信的時候,要求你
「採取更多措施保護所有中大學子,並繼續以謙卑及真誠的態度與同學交流」,我也願意「以謙卑及真誠的態度與同學交流」,我認為最能夠保護中大學子的是他們本人,一如黎智英等政治運動領袖的子女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不受人唆擺,不被捕、不受傷、不入獄一樣,這些有為的青年人因此都不需要任何校長保護。

段校長,中大學生會的回應公開地「提醒段校長,公開信只是一切支援工作的第一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請你揣摩一下。近年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都是玩政治的,當中還有無恥無敵的高手,但不是每個大學校長都是懂政治的,段校長,你有沒有入錯行?

梁振英
2019年10月19日

梁振英透過fb向段崇智發出公開信。資料圖片(小圖為網上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