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調查|無錫獨柱墩橋側翻的背後,有哪些不能承受之重

本月10日,江蘇無錫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經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目前事故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兩輛涉事大貨車均超載400%左右

目前,312國道上跨橋前往上海方向的跨線橋成為「斷頭路」,另一側去往南京方向的橋面還需要檢測,橋上兩個方向的交通都尚未恢復。


△事發路段恢復平靜(現場圖)

根據事故調查組向記者提供的獨家數據,兩輛超載大貨車核定載重都只有30噸左右,然而,第一輛車實際裝載7扎鋼卷,總重量約158噸,超載394%;第二輛車實際裝載有6扎鋼卷,總重量約160噸,超載455%。兩輛車的實際載重都遠遠超過了橋樑設計時每輛車最高55噸的限載重量。


△事故發生後,浙江工業大學教授彭衛兵團隊的成員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他們在現場拍攝到的這種圓柱形熱軋鋼卷是一種基礎鋼材,一個鋼卷有28噸重。

據彭衛兵初步分析,事故橋樑為獨柱墩橋,端部橋墩橫向有兩個支撐,但中部橋墩僅有一個支撐,這種橋型最怕遇上「超載加偏載」的情況。就像一個很重的人坐一隻小船,如果坐在最外側,船就很容易向這一側傾覆。


△事故現場的獨柱橋墩只有一個支撐


△事故橋樑的端部橋墩有兩個支撐,但箱梁和橋墩沒有固接。

10月11日5時37分,無錫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無錫發佈 發佈事故調查初步結論:經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


事故的準確成因還有待專家調查組最終技術分析報告的公佈,但初步調查和專家的分析都指向運輸車輛超載。

不超載就虧錢  「百噸王」司機鋌而走險

數據表示,2007年至2015年,國內橋樑垮塌事故中,因卡車超載導致的佔26.7%。根據官方通報,事故初步原因為車輛超載。不超載就虧錢,實際上已經是一個貨運行業公開的秘密。對於靠貨運吃飯的人來說,他們也不願意承擔這些風險。但在行業「規則」面前,司機只能鋌而走險。

卡車司機的親屬們:

「他們也知道超載危險,沒辦法,要養家餬口。」

「家裏條件也不算好,不到萬不得已,誰去賺這份錢啊?」

「他們睡在車上,吃泡麵,吃餅乾,吃麵包,條件好一點的,自己買個盒飯。」

而在江蘇無錫高架橋側翻的一瞬間,三輪車司機劉建軍因為等紅燈,與死神擦肩而過,他日常工作是給不同的鋼材廠送貨。


△事故中,劉建軍「死裏逃生」,他的三輪車被壓壞。

劉建軍日常送貨的區域是無錫最大的不鏽鋼流通基地東方鋼材城,周圍密集分佈著各類鋼材市場和物流公司。每天,來自上海、蘇州、南京等地的貨車彙集於此。這次發生坍塌的橋樑,屬於312國道無錫段,連接著這些鋼材和物流市場。事發後,這裏的鋼材市場,貨運依然繁忙。


△無錫東方鋼材城

目前以嚴查「超限超載」為主要內容的“百日整治”行動在江蘇全省展開,而在事故現場附近的鋼材城,限高、限重裝置也在安裝中。

專家建議按新橋樑設計規範排查加固

因其開闊的橋下空間和簡潔的造型,獨柱墩橋在城市裏受到青睞,廣泛應用於城市高架、匝道、交叉路口等。但在近年發生的塌橋事故中,超載致塌的事故橋段橋體多為獨柱墩橋。


△城市中常見的獨柱墩橋(資料圖)

2012年,因為四輛超載貨車同時從右側經過,通車不到1年的哈爾濱陽明灘大橋引橋發生傾覆,事故造成3死5傷,而事後認定的事故原因為超載。同樣因為嚴重超載,同樣屬於獨柱墩橋型。

事故發生後,南京市交通運輸局宣佈將對市轄21座獨柱墩橋樑進行抗傾覆驗算及加固,並納入該市2020年的城建計劃。專家建議,各地可借鑒南京經驗,依照2018年公佈的新橋樑設計規範,儘快對相關橋樑進行排查和抗傾覆加固設計。

南京市交通運輸局總工程師羅睿:舊規範對橋樑的抗傾覆性沒有強制性要求進行複核驗算,新規範對橋樑的抗傾覆進行複核驗算有了明確要求。

此外,南京還計劃通過減小基礎負荷、增設鋼牛腿、增大橋墩截面等加固手段提高橋樑抗傾覆性能。與此同時,不停車查超載系統年底前將在南京全市佈控,對全市所有普通國省幹線、主要縣道和部分城市道路進行24小時監控,保護重點路段和重點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