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僱主請到放心家政要靠運氣 保姆如受欺負公司不願撐腰


目前家政行業存在諸多問題,僱主、家政人員、家政公司三方都嘖有煩言

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及社會的加速老齡化,嬰幼兒照料、老年人陪護等家政服務需求不斷增長。需求的增長,自然會帶動行業的快速發展。據統計,廣州市的家政服務從業人員現已超35萬,上規模的家政公司也逐漸湧現。

但家政從業人員流動性大、人員技能水平參差不齊,服務機構「小弱散」和缺少監管等痛點難點問題依然突出。

廣州市政協委員對此十分重視,近日到相關家政企業、家政培訓機構進行實地調研。

現狀1

請到放心家政人員要靠運氣

不少市民都有過請家政人員後遭遇的「糟心事」。前陣子,廣州朱小姐找服務人員上門打掃衛生,原定是1500元,對方突然坐地起價要2800元。

市民霍先生也吐槽說:「之前,我們也請過一個保姆,她對吃的要求比我們還高,我們有點受不了。」

據統計,目前廣州市有35萬名家政從業人員,但他們是否接受過專業培訓,是否具有從業資格,有沒有犯罪記錄?這些問題,不一定都能搞得太清晰。另外,家政從業人員還存在說走就走,想漲價就漲,服務和信用參差不齊等問題。

家政服務機構也存在不願擔責,甚至對家政人員員的虛假信息聽之任之的情況。媒體人朵康表示,親戚家有個失能的老人,常年要請保姆,多年來換了很多保姆,其中有些保姆工作不認真,還虐待老人。親戚投訴到家政公司,但家政公司回應:這個管不了,頂多給你換一個人,也不擔保換了的人一定會更好。

對此,廣州市政協委員魏躍容表示,目前來說,家政行業缺乏統一的行業規範和行業標準是最大的問題。廣州市商務局副局長魏敏則表示,傳統的管理方式和行政執法手段,並不能很好地解決家政服務業的行業監管問題。目前家政服務多為中介制,企業對從業人員實施鬆散管理或乾脆沒有管理,導致該行業需要被監管的對象除了企業,還包括大量的從業人員。但從業人員進入這個行業不需要任何許可和資質,政府部門對其管理缺乏相應的抓手。

家政行業市場缺乏有效的行業規範,家政公司缺乏擔當,家政從業人員服務和信用水平參差不齊。這些問題環環相扣,導致出現「市民要請到放心的家政人員,更多靠運氣」的尷尬局面。

現狀2

他們什麼都做什麼都做不精

請到放心的家政人員不易,請到滿意的家政人員更難。記者走訪發現,現如今,家政從業人員職業化程度普遍較低。

首先,進入家政行業門檻較低。家政考評員楊志英告訴記者,現在有很多家政人員是老鄉之間互相推薦,向僱主介紹自己的同鄉當家政人員,而不是根據家政人員的專業水平和僱主的需求來聘請,不是所有的家政人員都經過了專業培訓。

其次,目前市場上的家政人員培訓機構水平不一,技能培訓內容參差不齊,證書名目眾多,發證機關五花八門。即使消費者用高價請來「星級」家政,卻未必能換來同等價值的專業服務。

楊志英表示,就算是經過專業培訓的家政人員,也難保證其對業務非常熟悉,正式上崗時也可能會出現不夠專業、不夠規範、為了考證而考證的情況。

但行業的發展和消費需求的提升,對家政從業人員素質和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廣州市家庭服務聯合會會長李麗蓉表示,現在,行業專業分工不斷細化,原來的傳統家政服務業已分化成母嬰、月嫂、產後修復、小兒推拿、居家養老、病患陪護、康復、育嬰、早教、保潔等業態,各有各的專業要求。但目前仍存在較多傳統的家政服務人員,他們什麼都做,但什麼都做不精,該類人員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逐漸被淘汰。

廣州市婦聯表示,行業細分之下,符合市民需求的家政服務員除了要普及崗位道德、法律知識,還需分別具備烹飪、保潔、照護、康復、營養等專項技能,所以崗前培訓和回爐培訓尤為重要。但在對目前家政服務市場調研後發現,整個行業的專業師資以及管理人員都非常短缺。

現狀3

公司不願為家政人員撐腰

所有家政從業員都期望能找到好僱主,能受到尊重。但不可否認的是,現今家政從業人員的權益保障其實並不完善。家政從業人員寧姐遇到過做一周只給兩三天工資的僱主,她找回家政公司,但家政公司稱不管這些事,讓寧姐自己與僱主交涉。

由於家政服務企業多為中介角色,其與家政人員往往只簽訂服務協議,不簽訂勞動合同,雙方不存在直接僱傭關係,因此部分家政從業人員得不到《勞動法》的保護。當與僱主產生糾紛,家政人員難以維權的情況時有發生。

家政人員鄭雪梅最開始入行時是在小型家政公司工作,曾經也遇到過僱主拖欠工資、公司不管的情況,「最後沒辦法,錢沒要回來」,她表示。現在她選擇了一家員工制的家政服務企業工作,公司會跟員工簽訂合同,會給員工買社保,並且由公司發放工資,各方面都更有保障。

員工制經營模式要求家政企業為勞動者購買社會保險,確實有利於對家政人員的管理和家政行業的健康發展。不少家政人員和僱主都希望家政公司能採取員工制的經營模式。

但為員工交納社會保險,必然會增加用人單位的用工成本。一位家政公司的負責人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假設一名家政從業人員的月薪為5500元,用人單位所承擔的社會保險(不算住房公積金)就已達到1260元,也就是說,用人成本為6760元。基於家政公司大多是中小微民營企業、個體經濟組織,社會保險費用的交納成了員工制家政公司發展的障礙。而不交納,則涉嫌違法。

一旦要給員工買保險,企業就要承擔一定的成本;不買保險,從業人員的權益就得不到保障,這一矛盾是目前需要解決的問題。

現狀4

線上平台功能覆蓋面太窄

目前,廣州有兩個線上家政服務公共平台:「家政天下」和“廣州市家庭服務公共平台”。兩個平台均有信息管理、發佈功能,並進行家政服務領域信用體系建設。

廣州市家庭服務公共平台負責人李嘉慶表示,市民可以通過這個平台找有信譽的家政公司,家政服務員都會在該平台里生成一人一碼一卡的綠色標籤,通過綠色標籤,市民可以查到家政服務員的基本信息、培訓記錄、健康信息、工作狀態評價。

但目前而言,兩個平台功能都相對較少,影響力還不大,信息不夠完善,供求匹配並不十分通暢。市政協委員陳志宏認為目前的平台覆蓋面窄了一點。對此,市政協委員方頌建議,需要政府部門牽頭,去推動建設整個廣州市的網路,所有家政從業人員都納入到系統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