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鏹水射中的警察發聲,字中有血! 警員的困難處境,誰去關注?

10月1日中午,逾百名暴徒在屯門政府合署與警方對峙,期間有暴徒舉起水槍向防暴員警「射水」,多名防暴員警猝不及防被射中,衣服隨即被腐蝕性液體穿透、冒煙,皮膚灼痛,才意識到暴徒把鏹水注入水槍施襲。

警員的背和手臂被腐蝕性液體灼傷,需要大面積植皮。

警員的背和手臂被腐蝕性液體灼傷,需要大面積植皮。

其中一名警員背部及右手整條手臂內側位置被灼傷,屬三級燒傷。因傷及皮下組織,皮肉壞死變焦黑。即使康復,其手部活動能力也無法恢復到受傷前,屬於永久性傷殘。施襲的暴徒,就是想做成這種後果嗎?

近日,一段被鏹水射中的警員向同袍發出的語音訊息在網上曝光,警員說:「大佬我真的很痛、很痛、很痛……痛得快瘋了,我人生從來未試過如此的痛。這種煎皮拆骨的痛令我頭皮也麻痹了。在手術室,醫生把釘在我身體上兩星期的人造植皮活生生的撕開,身上數百粒的金屬釘一粒一粒的拔出來,活生生的看見就是我自己的鮮血、淋巴水液和正在發炎的血肉組織,這個血肉模糊的場面再加上皮肉再被撕開的痛楚,令我幾乎忍受不了。我在呐喊極度痛楚,這種的痛楚我還要經歷最少四次。大佬你知道我有多痛嗎?」

警員手臂植皮的照片,轉發到社交媒體之上。

警員手臂植皮的照片,轉發到社交媒體之上。

警員手臂植皮的照片,轉發到社交媒體之上。

警員手臂植皮的照片,轉發到社交媒體之上。

收到這段語音的警察話,聽到該警員聲音顫抖且沙啞,自己更是「一路聽一路在哭」,因為幫不了忙,又安慰不了。

香港光頭警長劉澤基,在微博轉發這消息時,表示「看完後,我也忍不住哭出來了!」

光頭警長在微博轉發相關消息。

光頭警長在微博轉發相關消息。

劉澤基同時也轉發了兩名受傷警員寫給同事的一封信。

兩個受傷警員在信中表示,雖然現在仍在接受治療,但每時每刻都在留意著新聞資訊,了解同袍的最新動向。兩人亦叮囑同袍「引以我倆為鑒」,呼籲管理層加強前線裝備,希望不再有同類事件發生,「同事受傷,一個都嫌多,絕不可以超越我們。」

又有警員中汽油彈腳部燒傷。

又有警員中汽油彈腳部燒傷。

可惜隨著示威的暴力不斷升級,上周日暴徒掟了100個汽油彈,更在天橋高處向防暴警員迎頭掟下,意圖殺警,最後有警員腳部燒傷,送院留醫,最後恐怕也要經過上述兩個警員的痛苦治療。

高人話,警員的困難處境,誰會去關注?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