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內地精英連續三日評特首有關警隊言論

林特首上周六及周日分別在電台和電視節目回應有警隊重組、是否設立獨調查警隊濫權、是否特赦反修例示威者的問題,不單在本地政壇引起關注,內地網紅兔主席更係一連三日評論。

在第三篇文章,他雖不同意特區政府的一些表現和政策,但就認為對中央來說,現在需要的是對香港有一個長期的戰略規劃。這個規劃不是一兩年的短期解決,而是一個以2047年為終點,涉及幾十年倒排時間表的長遠規劃。對於國家來說,時間充裕,並不那麼著急。但對於在香港居民,尤其係在香港生活工作的內地人來說,一輩子很短,只能自己去做選擇,自己對自己的命運負責。

兔主席全文如下:

香港的情勢

兔主席

兔主席三評特區政府對暴亂的態度。

兔主席三評特區政府對暴亂的態度。

昨晚,黑小將在香港進行了瘋狂的暴力行為,應該說又再突破底限新低:

1) 縱火焚燒商店(小米、中國銀行網點);

2) 攻擊了一家名創優品,把店鋪裡面的商品拿出來,在地上逐個踩碎;

3) 還有在警署前撒尿,媒體直播的眾目睽睽之下;

其中,他們把名創優品的商品拉出來之後,在現場維持秩序,不許人們搶東西。耐心地把所有商品都在地上踩碎。一位黑小將在店鋪前噴上:“咪撚執嘢,執嘢死全家”(別他媽的撿他們東西;撿東西的全家死)。

沒有內心強烈的仇恨,很難有那個心勁兒把地上的商品全都蹋碎。他們不許別人去拿這些商品,與1930年代納粹砸猶太人商店一個邏輯:在傷害、破壞的同時還要遵守自己的某種原則:“不去搶他們的東西。”一說明他們不是物質驅動的,好像這就帶來了某種道德合法性。二他們可能認為這些商品是骯髒的,自己不願被“污染”。即便是本群體內違反這個規則,也要詛咒他們死全家。驅動這些年輕人的,是赤裸裸的仇恨。

並且,一大堆媒體在旁一聲不吭的拍攝。港臺還在進行直播。從頭到尾沒有一個港警(HKP)出現。這些商鋪今天想指望HKP來保護自己最基本的權益都是不可能的了。

然後在另一個場景,速龍小隊執法(不是名創優品現場),其中按住一個黑小將。媒體立即圍上去對HKP質問:你的姓名是什麼?你們為什麼用膝蓋頂住他?馬上條件反射般開始挑戰HKP。

黑小將打砸商鋪,做各種違法暴行,記者一聲不會吭,HKP一出動,記者立即圍上去譴責。

港臺左手邊例行一欄字幕:“直播如有粗言穢語會轉為靜音”。如此多令人目瞪口呆的暴力在城市上演,電視臺忠實轉播,不加評論和譴責,然後說要遮罩粗言爛語的聲音……這就是今日香港,價值觀完全扭曲,是非不分,全球現代文明社會裡的奇觀。

現在進入正題。

這兩天,林鄭(LZ)發表了一系列的講話,包括:

1)不會查媒體牌照問題,要捍衛媒體的第四權(等於支持媒體);

2)對HKP只是“制度性”支持,不是“盲撐”每一個警員(對違規的警員要拿出來問責;HKP視此為背叛);

3)說《基本法》授予特首豁免/特赦的權力(暗示以後可以把被判罪的暴徒酌情特赦,這是合乎法律的操作。然後還有一個disclaimer:不要誤解我哦。儘管有特赦,我可沒讓你去違法哦);

4)說如果監警會報告的結果還有爭議,會考慮採用其他方式,例如獨立調查委員會,獲得市民滿意的結果(相當於給監警會出命題作文;如果答得不好,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LZ先前已撤回修例;現在這些做法,相當於把除了雙普選外的其他幾個訴求都滿足了。雖然她一定會堅決否認。但明眼人都知道她的用意:通過不斷的退讓、妥協來緩和矛盾。這種做法就是“綏靖”。結果:

1)港府(GOSAR)進一步喪失威信和尊嚴,看來只要用暴力,他們就會屈服。國家機器形同虛設。這樣政府實質上已經癱瘓,反對派和黑小將實際上已經奪權(在特定領域),只要訴求是在GOSAR的許可權範疇內,似乎都可以通過暴力取得成果;

2)對暴力手段是一個正面認可和鼓勵。(“2019年10月份的時候,如果我們不把暴力升級,不破壞更多的東西,運動就失敗了,沒有暴力就沒有今天)。止暴制亂的手段不是嚴正執法,而是縱容暴力、對暴力投降。法律淪為一紙空文,政府權威被踐踏;

3)如果將來GOSAR再推出個什麼東西,反對派不同意怎麼辦?當然是吸取這次經驗,走上街頭,繼續訴諸暴力。

這樣止暴制亂,不是將香港推向深淵麼。當然,GOSAR有自己的認知和邏輯,可能他們認為這是自己目前唯一可行的選擇。以下是推演。

香港對中國大陸的主要作用是離岸金融中心。股票、債券、外匯、期貨。各種涉及中國大陸底層資產的金融及衍生產品。從事這些產品的投資/交易的機構大多來自境外,利用外匯結算。

其中又以股票和債券市場為最;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內地公司在香港掛牌上市,依託香港發行離岸債券。他們通過香港這個離岸金融中心獲取境外資金。每一天,香港與內地的金融綁定都在從絕對意義上加強,而不是減弱(更不是脫鉤)。這是個存量不斷擴大的概念。換句話,每一天,中國內地對香港依賴都要大於之前;鬧事四個月以來,中國內地對香港的金融依賴是要大於四個月之前的。

香港鬧事,如果GOSAR解決不了怎麼辦?根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北京可以選擇干預。但干預的結果是什麼?

1)極大影響中美談判大局;

2)可能引發美國進一步制裁;

3)導致香港即中國的離岸金融市場崩盤;

4)離岸金融市場與內地會有傳導作用、連鎖反應,甚至導致引發金融風險及更廣泛的經濟風險

眾所周知,國際形勢非常複雜,國內經濟面臨各種要解決的問題,防控金融及更廣泛領域的經濟風險是目前的頭等大事。中國現在不會容忍風險的大規模出現。

所以,干預會有代價,代價即美國的制裁。如果美國不制裁,請問會有其他國家制裁麼?答案是沒有。只有美國會就香港問題制裁中國(其他都是跟著美國走的),並能產生實質影響。

因此,香港問題就是中美關係的一個子問題。香港本身並不是問題,關鍵在於美國。中國的離岸金融,好比落到美國手中的人質。干預香港,美國就對人質“喀嚓”。這是中國短期難以承受的後果,因此北京的選擇必然受限;美國就以香港問題鉗制中國,試圖籍此在貿易及雙邊經濟問題上取得有利地位。美國樂於看到香港大亂,對他們來說是天賜良機。

香港的激進反對派看到了這個形勢,所以才在中美摩擦這個時點出手鬧事。他們現在大肆打砸中資商鋪,就是挑釁,希望觸動內地的神經,倒逼北京出手行使主權,然後希望美國出手制裁,產生負面連鎖反應。如果形勢惡化,北京可能需要出讓步,這就是他們的算盤。

回到GOSAR。GOSAR應當也經歷過一段時間的摸索和理解,到現在,應該也看得非常清楚了。我的估計GOSAR的邏輯如下(這是一個整體的、制度的邏輯,不一定具體到個人):

1、內地在7月份後開始關注香港事件,群情激昂,北京表達立場,同時希望特區政府儘快解決問題;

2、但香港形勢異常複雜,伴隨演變,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各種反對力量一點點暴露,民情充分顯示。現在人們都清楚:並無簡單解決方案;

3、8至9月,中美貿易在惡化,更限制了北京的選擇。且10月以來,美國社會性的反中情緒高漲,連白宮都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

4、特區政府日漸認識到北京不會干預,只會呼籲及指導,歸根到底還是依託港人治港;

5、如果只能依靠特區政府自己,那也就只能用回他們自己的辦法。本博分析過的“3.5%規則”、“deep state”、“權力分立”,以及今天補充的一個新觀點,香港公務員屬於“非政治或泛反政治動物”的問題。這些因素都使得特區政府不可能通過強力執法的方式止暴制亂;

6、所以他們的選擇變成了退讓、妥協、綏靖。先安撫情緒,把火熄滅再說,中長期的放在一邊,並不謀求政治解決方式。這符合本地公務員的本能與特性,這是他們熟悉的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們大概想:對於公務員來說,何苦承擔這麼多?在自己任內,在自己能力範疇內,把事情做得差不多就可以了。

GOSAR官員還可以說:我們也不想這樣啊。你們可以來管啊。Welcome。如果你們不能解決,那只能交由我們解決,這就是我們解決的辦法。你們如果覺得我做得不好,可以換人啊。可是我提醒你,可能換誰都一樣。情況就是這個情況。

所以我們看到了一個退讓的、綏靖的特區政府(儘管他們不會承認,會口頭宣稱自己非常強硬)。他們會認為這是自己的當然選擇。這就是我們這些天看到的香港局勢。

對於中國內地,要看到,中國大陸其實非常、非常幸運,可以非常近距離地觀察顏色革命,看到社會被癱瘓,但全然不受影響——尤其是,香港的離岸金融也不受影響。這就為內地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反面教育機會。並非每一個國家都有這樣的幸運。

再看到那些充滿仇恨的黑衣人及價值觀歪曲的同情者,很多內地民眾現在希望香港付出某種代價,最少體驗一下經濟衰退,這樣才能吸取教訓。分裂主義者的懲罰終有一日會到來,但如官媒所指,“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當前,最值得關注和同情的還是“港漂”群體。他們因為歷史和機遇選擇了香港,在那裡就學、工作、置業、生子,紮根。他們在離岸金融中心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這時,他們無比希望祖國出手援助。

祖國怎能忍心放棄自己的子弟?國民怎麼忍心拋棄自己的同胞?但中華民族之崛起需面臨極為複雜的博弈與挑戰,一些時候,可能不得不做暫時隱忍。在這個歷史當口,港漂好比排華期間的東南亞僑民,他們希冀母親國的幫助,但又不能期待更多,要靠自己獨立結社自助。

如果按目前這個狀況發展下去,內地避免積極干預,則往後內地赴港從事離岸金融及相關行業的人才會減少:留學人才減少、就業人士減少,一些現有的人可能還會選擇離開。在香港的大陸diaspora數目會下降。

而內地又非常需要擴大在香港的影響力,並且內地員工具有香港本地員工不具備的很多社會及專業技能。那怎麼辦?可能只能是重金之下出勇夫,通過職務或薪酬補償,鼓勵或要求員工赴港任職。但這些赴港員工未必願意把這個充滿不友好的社會當家了。比方說,他們可能選擇在內地置業,將孩子留在內地上學。

無論中資、外資、國企、民企,如果做與中國大陸有關的生意,失去了內地員工,一定會使競爭力下降。既然城市不友好,他們也只能通過額外的經濟補償努力吸引及挽留內地員工。

香港年輕一代心中的仇恨、偏見和無知讓人震驚。在現代文明社會都非常少見。教育不及時改變的話,往後看一兩代年輕人應該都是一樣的。他們在政治上是無望了。

中國現在需要的是對香港有一個長期的戰略規劃。這個規劃不是一兩年的短期解決,而是一個以2047年為終點,涉及幾十年倒排時間表的長遠規劃。對於國家來說,時間充裕,並不那麼著急(即便從基本實現現代化的2035年才開始,距離現在也還有16年)。但對於個人來說,一輩子很短,只能自己去做選擇,自己對自己的命運負責。

(全文結束)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