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自由身記者抗議成頭條 應否把採訪變成抗議惹爭議

今日最少有五份報章以頭條方式,報導有「自由身」記者在警方每日的記者會上抗議。記者出席記者會進行採訪,本是正常不過的事,但為何卻成為多份報章的頭條?

20191029_blog_pc_2

警方昨日如常在下午四時舉行記者會。在警方代表發言時,一名持有香港記者協會記者證的「自由身記者」葉家文抗議,並用電筒照向警方高層,聲稱示範前線警員用強光照向記者的情況,並宣讀聲明解釋:「警方多次以強光電筒照射記者攝影器材的眼,今日記者成為警暴受害人,新聞自由危在旦夕,決定以行動作出抗議。」

當時她說是代表前綫的記者,要求在座記者離場抗議。但到底應否把採訪活動,變成一個抗議的行動呢?

20191029_blog_pc_4

20191029_blog_pc_3

根據香港記者協會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
(1) 新聞從業員應以求真、公平、客觀、不偏不倚和全面的態度處理新聞材料,確保報道正確無誤,沒有斷章取義或曲解新聞材料的原意,不致誤導大眾。

(5) 新聞從業員應致力避免利益衝突,在任何情況下,其工作均不受其個人、家庭成員、機構、經濟上、政治上或其他利益關係所影響。

以上兩條是該名自由記者所屬的記協向會員發出的守則,按照字面的解釋,採訪時是要公平、求真以處理新聞材料,而且要致力避免在任何情況下受到個人、家庭成員、政治上等影響。

20191029_blog_pc_5

如果記者以記者身分出席警方的記者會,其職責是否應該按照一位新聞工作者的操守進行採訪呢?當然有記者可能覺得在連續多個月採訪示威時,遭到部分警員無理及粗暴對待,她也可以如一般人一樣進行投訴、抗議或者示威,但又是否應該借用記者的身分進入警方記者會,利用一個記者會進行抗議,呼籲記者杯葛採訪呢?

記協前主席岑倚蘭在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曾向同業發表過公開信:「杯葛採訪是極其嚴重的事,新聞工作者的天職是按新聞性為社會各階層採訪報道,以達致人們『知悉、教育及娛樂』的目標,為此,『新聞工作者無論何時均應維護媒介自由採集消息』。」

記者是社會的「第四權」,肩負監督社會的職責,要不偏不倚,公平公正,不帶個人情緒、主觀的形容進行採訪,但有記者向行政長官提問:「林太,很多市民都在問你,你什麽時候會死?」這些提問方式又是否客觀合理呢?

有女記者在元朗白衣人事件後,連珠炮發問特首,「昨晚是不是一場官警黑合演的大龍鳳」,在林鄭未有正面回應之下,她十分不滿,於是重申要她回應,又在期間說:「昨晚你睡不睡得著?」「你不要這樣啦,講人話啦。」這些提問又是否不帶情緒?

記者走在最前綫,市民大眾都相信記者能公正客觀報導事實,要守住這份天職,記者言行必須謹慎,以免自毀長城。

小鯊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