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獨立運動 毁滅性的對決

博客文章

獨立運動 毁滅性的對決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獨立運動 毁滅性的對決

2019年10月29日 19:35 最後更新:19:46

政府選舉主任DQ參加區議會選舉的黃之鋒,這個結果並不出乎意外。政界本來估計要DQ更多本土派候選人,如今只DQ黃之鋒一個,比想像中為少。

選舉主任在解釋黃之鋒被DQ的理據時指出,在黃之鋒的回覆中,黃沒有直接回答是否仍然提倡和支持「民主自決」作為前途的選項,顯然不會有意圖擁護《基本法》。而黃之鋒就指政府作政治篩選,剝奪他的參選權利。兩者涉及不少法律爭拗,相信最後要由法庭解決。

這裏先不談法律,主要談政治。特區政府講法律之餘,當然也講政治,其實黃之鋒何嘗不講政治呢?他跑到美國國會,要求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制裁香港,這不是政治是什麼? 在一場膠著的示威浪潮中,黃之鋒要求一個外國介入香港的事務,並要美國為他參選掃清障礙,聲言他已把18個選舉主任的名單提交美國,若選舉主任DQ他們,就叫美國制裁選舉主任,這不是借外國去恐嚇選舉主任嗎?

香港的政治紛爭,過去10年經過多重質變。以前是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之爭,由於當時的泛民是真正的「和理非」,所以是君子之爭。但自從激進民主派冒起後,政治開始變質。到2012年本土派冒起,說穿了就是獨派,他們行動激進,快速搶奪了民主派對香港群眾運動的領導權。香港的社會運動,就以自決之名,蛻變成一場獨立運動。

由於打正旗號搞獨立運動,可能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的「煽動叛離」罪行。本土派就把港獨訴求包裝成自決,話《基本法》只規定香港制度至2047年,之後可以民主自決,當中包括獨立的選項,借此規避刑責。所謂自決的主張,就是港獨的一個變奏。他們在宣傳上鼓吹香港人可以自由決定,也符合年青人熱愛自由的特性,很易大行其道。港獨思想,在網上匯集成洶湧暗流。

所以黃之鋒DQ事件,表面看是一場選舉的糾紛,但這只是冰山的一角,背後是名為自決、實為港獨的巨大議題。而本土派尋求美國支持攻擊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就把事情進一步複雜化。特區政府面對這種局面,其實選擇不多。要麼全線退讓,要麼硬打一仗。

美國支持所有敵對國家的少數族群獨立建國,為的是打散對手的實力,一個國家大片土地和人民分裂出去後,實力自然大減。美國最經典的「成就」,就是由1989年開始,支持大量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獨立,令整個東歐鐵幕土崩瓦解,徹底壓制俄羅斯。

美國反對所有同盟國家的少數族裔獨立建國,為的是保存自己友的實力,例如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其領袖最近遭西班牙判刑判9至13年,加泰羅尼亞因而出現暴力示威,西班牙政府強力鎮壓,美國不吭一聲。當然也不會通過一條《西班牙人權民主法》,去制裁西班牙了。

這就是雙重標準。中國崛起挑戰美國,美國自然支持中國境內各種獨立運動,無論港獨、台獨、彊獨、藏獨全部都支持,最好搞到中國四分五裂,饑民遍野。

搞獨立運動,不是請客吃飯,是毁滅性的對決。香港只有1106平方公里的小地方,要從960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大陸獨立出去,可能嗎? 政客販賣理想,要上位奪權,自然要落一定的注碼,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領袖的下場,已經有辦你睇。我們一介蟻民,就不要跟住人家去癲了。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蘿蔔快跑」無人的士的啟示

2024年07月12日 18:32

前兩日說到香港的士業必須自強,否則必會被時代淘汰。就在這兩天,武漢發生的一宗小交通意外,惹起很大注意。

百度旗下的第六代無人駕駛的士蘿蔔快跑,已在武漢大面積開始試營運,當日一架蘿蔔快跑的士在武漢街頭撞到一名大媽,導致了交通擁擠,相關影片登上熱搜,被撞的大媽原來是衝紅燈,事後送院亦無大礙。事件不但沒有造成蘿蔔快跑的災難,更加大大吸引了眼球,令到母公司百度的股價急速飆升,世人開始注意到無人駕駛的士。

內地有19個城市正在試驗無人駕駛的士,很多都是局限在一個小區內試驗。但武漢試驗的範圍最廣泛,去年百度在武漢已經有全球最大的無人自動駕駛運營區,去年武漢市無人駕駛的出行訂單有73.2萬單,服務90萬人次,絕大多數由蘿蔔快跑無人的士提供。今年武漢的試驗全速推行,目前蘿蔔快跑在武漢街頭的的士已經有超過300部,營運時間由最初的朝9晚5延長至24小時,營運區服務面積覆蓋武漢12個行政區,覆蓋3000多平方公里,觸及770萬人,超過武漢一半人口。

估計今年內武漢的蘿蔔快跑的士會增至1000部。無人的士初期試運的時候,在車上會配備人類安全員,必要時取代機器介入駕駛,但現在武漢蘿蔔快跑的全無人駕駛訂單比例已超過70%,換言之,70%車上連安全員都沒有,是全無人運作。

中國和美國是全球無人駕駛最領先的兩個國家,正在你追我趕。如果對標美國最大的自動駕駛場服務商、谷歌的關連公司Waymo,上月在舊金山宣佈,為該巿80萬市民開放24小時服務,在舊金山有300部無人駕駛汽車,看來很快就會被百度的蘿蔔快跑超越。

蘿蔔快跑由營運之初一直蝕錢,到最新的第六代無人車,成本下降60%,每一架無人的士的採購價已經降至20.5萬元。由於汽車成本下降而且不需要再配置安全員,百度估計今年年底蘿蔔快跑將會在武漢實現收支平衡,明年全面盈利。

內地試行無人駕駛的最大吸引力是在其低價,以蘿蔔快跑於武漢為例,每10公里路程車費是4至16元人民幣,而普通網約車車費為18至30元,的士車費更高。蘿蔔快跑有極大的價格競爭優勢,但亦都有面臨兩種批評。

第一是開車太差。批評不是說它開得太過冒進,而是開得太慢,偶爾會在路口停車後會Hang機不懂再開車。而且晚上道路無人的時候仍然是相當安全地駕駛,被評為是「笨蘿蔔」。

第二個批評是搶了的士司機的飯碗。近日武漢建設汽車客運有限公司發表了公開信,批評無人駕駛設備搶掉了他們司機的飯碗。這個公司有159部的士,從4月開始已經有4部的士退出營運,未來有擴大的趨勢。因為在蘿蔔快跑的競爭下,的士司機的收入拾級而下。

科技進步得太快,人和機器爭飯食的情況已開始出現。蘿蔔快跑在武漢的大面積試驗,相信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在全中國的範圍,估計無人的士會大面積展開業務,無人駕駛將會是中美科技競爭的另一條新賽道,而無人的士就是無人駕駛的一個最佳切入點。蘿蔔快跑急促發展,引起兩個反思。

第一,的士服務差,終會被淘汰。蘿蔔快跑在武漢推出的時候,宣傳就是「不拒載、不抽煙、不繞路」、「整治暴燥老司機」, 恐怕這些的士司機陋習,香港的情況更嚴重。香港的士現在受到網約車的挑戰,但是未來到無人駕駛的士在全世界範圍成行成市的時候,香港即使行得多慢,最後總會出現無人的士。這需要5年? 抑或是10年?香港的士業即使自強,亦都未必能夠生存,不自強就更是死定了。

第二,無人駕駛,還可擴展。無人駕駛的士只是第一步,由L0至L5的自動化駕駛,將會逐步實現。既然蘿蔔快跑已經實現了最高級的L5全自動化駕駛,相信這種系統最後都會開放給私家車使用,這樣帶來全面性衝擊,固然會搶走司機行業的生意,甚至連車位的價值都會大幅下降。

試想到時私家車車主坐著無人駕駛汽車上班,落車之後車子會自動走回自家屋邨的停車場停泊,那麼旺區的停車位價值就會大跌。另外,如果屋邨之內的停車位太貴,回家之後亦都可以命令自動駕駛汽車,跑到比較遠而更加便宜的地方停車。現時香港很多地方車位動輒都要兩百萬元以上,當無人駕駛成行成市時,就看不到這些車位這麼高的價值了。

無論如何,新技術的出現,是會帶來「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大家要戴好安全帶,迎接新技術的來臨。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