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在大學搞革命是有代價的

在大專院校內的示威並未止息,老師叫苦連天。

我和一所頂尖大學的教授談過,他年近60歲,說如果年青10年的話,一定會離開香港的大學,去外地的大學教書,因為香港現在的氣氛,已令到學生根本不可教。他說,作為educator(教育工作者),使命就是要教好學生,當學生不由你去教的時候,便無法達成這種使命。現在年齡較大,唯有等退休了。

香港的大學和專上院校的學生,要求校長以至校方認同他們的價值,撐示威的同學,向政府施壓。另一方面,大專院校的內地生,卻成為逼迫的對象,造成很多衝突。

面對混亂的時局,很多內地生都非常驚恐,覺得香港已完全不是他們過去所認識的世界,大學亦變得不是他們的環境,很想逃出這裡。一名正在港大讀博士生的內地生,講起他的經歷,在幾名原來是中立的本地同學,最近亦出現一些狀況,變得激進。教授無法忍受學生不尊重老師,一些教授打算離開。

她說,一些內地生唸一年級的M Phil(即研究式研究生,有別於MA,授課式研究生),甚至一些PhD(博士課程)學生也想退學。大學的主管教授與內地研究生開了一次會,穩定軍心,希望學生不要退學。這名博士生的教授慨嘆,現在香港各大學研究院的生態都是內地生比例佔多,本地生的比例很少,本地生不是不想讀MPhil,就是沒有能力讀。如果未來一兩年內地生全都走掉,大學的研究,誰人來做呢?大學沒有研究成績,那裡有資助呢?香港的大學的學術水平和國際化水平都會大跌,還有一連串的嚴重後續問題。教授認為學生不尊重老師、欺凌老師是有後果的。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