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在「後真相時代」 假新聞工廠生意滔滔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周三(11月6日)早上遇刺後被送入醫院後,新聞在早上9時許出街, 3小時後,網站上已舖天蓋地流傳「何君堯自導自演露出了馬腳」的消息,話《大公報》在Facebook發表一則何君堯報平安的帖子,是前一晚7時54分發布的,還「有圖有真相」,「揭穿」大公報早一日預先寫好那個帖子。

質疑「何君堯自導自演露出了馬腳」的帖子在網上瘋傳。

質疑「何君堯自導自演露出了馬腳」的帖子在網上瘋傳。

按我們的經驗,網上消息傳播高峰只有3小時,3小時之後,要看的東西看完,新聞的熱度下降,公眾的觀念形成,要改也很難改過來。

何君堯遇剌受傷,公眾關心他的傷勢,當知道他並不嚴重報了平安後,就在新聞熱度急速退卻之時,就來這段「何君堯自導自演」的消息,剛好趕及為事件來一個完美結論:何君堯遇刺是自導自演的假新聞。

這是一個「後真相時代」,社會上黃絲和藍絲壁壘分明,各自選擇自己願意相信的東西。藍絲見到何君堯遇襲新聞,就會到處轉發。黃絲對這條新聞本來就不想接受,會靜默一段時間,最後見到「何君堯自導自演露出了馬腳」的帖子,就興高采烈地轉發,他們心中想著,早就說「人一藍腦就殘」,做假也不識得做,早一晚寫好何君堯報平安的帖子,哈哈,竟然時間也不懂得改喎。
後來大公網出聲明,說他們的Facebook賬號可能是遭到了入侵,所以才導致在昨天早上 11 時 54分發表的帖子,發布時間被篡改到了何君堯遇刺前一天的晚上7時54分。

點擊大公報帖子上的「時鐘」標簽,就會顯示帖子的原始發布時間。

點擊大公報帖子上的「時鐘」標簽,就會顯示帖子的原始發布時間。

再去看看大公報Facebook專頁上的那個帖子,會發現了一個「時鐘」一樣的小標簽,任何被改過發布時間的帖子上,都會出現這麽一個「時鐘」標簽,而只要你把鼠標移動到這個標簽上,就會顯示帖子的原始發布時間。點擊大公報那個小標簽上時,一段這樣的文字就出現了:「(帖子)添加於2019年11月6日周三上午11:54」。

真相已然大白,大公報的帖子被人入侵修改了時間,然後截圖,成為指控「何君堯自導自演」的證據,再在網上廣為傳播。之後發掘出來的真相已不重要,因為觀念已經形成,公眾興趣亦已傳移。到昨天下午,注意力已轉到科大本地生和內地生打大交的消息去。

在過去5個月的風波中,搞假新聞的工廠最好生意,一有大事發生,就開足馬力做假,左右民意。研究假消息如何傳播,本來是新聞系學者的上佳研究題材,如果他們仍然足夠客觀的話。

以8.31太子站「死人事件」為例,網上傳言站內不止死了6人,而且這6人的百多個家屬也被滅口。據民調顯示,有48%香港人相信太子站當日死了人,只有29%人不相信,其餘的人是不肯定。

直相只有一個,要麼是48%人對,要麼是29%人對,這關乎事實,並不是講意見。一個社會有48%或29%的思想有問題,連很簡單的事實也認識不到,這個社會的病其實挺嚴重的。

說到這裏我想到1989年64前夕的事情,當時傳出「鄧小平死亡」的消息,後來證實是學生放出來的,想逼鄧小平現身。我當時已覺得這種做法很有問題,透過做假想爭取民主,即使成功爭取,也變成一個謊言的世界,這是我們想要的美麗新世界嗎?奉勸謊言工廠的造假者,如果你們不是收錢行事,就馬上停手吧,香港社會已經搞得夠爛了,不能再爛下去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