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內地精英:一圖看懂對「止暴制亂」不同理解 非常擔心特區政府軟弱

經常評論港事的內地精英兔主席又再發文,今次評論中央領導見特首林鄭之後,對香港止暴制亂的形勢分析。

兔主席認為,對於特區政府來說,其自認為是夾在北京及市民之間,自己無力解決,就落入了快不能、急不得的思維。對他們來說,止暴制亂的時間和方法論是權衡取捨的關係(trade-off)。要快很容易,她可以讓步/綏靖;如果不能讓步/綏靖,那她也快不得。

兔主席對特區政府非常悲觀,認為如果不是北京和社會有識之士時刻提醒特區政府,短視的特區政府會不斷落入上述陷阱,顯現出軟弱。

兔主席全文如下:

近日,中央領導會見了香港特區政府(GOSAR)特首(CE)林鄭(LZ),聽取了報告,並對香港問題作出表態及指示。這是香港風波五個月以來,國家級領導人首次亮相,事關重大。香港問題未來會如何發展?本博做一短小分析。
 
一、 北京的表態
 
先看看國家領導人的表態、指示。筆者就內容稍歸納總結如下:
 
1、 繼續維護和肯定既定框架(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希望在不突破既定框架的基礎上完成香港的止暴制亂;

2、 對GOSAR/CE予以進一步的政治支持與授權(mandate);由於是國家領導人親自出面,親自給予支持,親自提出指示與要求,政治分量也非常重,並且這在政治規格上已到極致,不能再往上、沒有進一步了;

3、 首次具體提出要香港三權協力(止暴制亂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這是看到GOSAR只是香港政治力量的一支(其中律政司在GOSAR中也具有一定的獨立性),沒有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形成共識,三權協力,GOSAR靠單獨的力量不足以扭轉局勢。中央政府這次是對整個香港特區地方政權提出的要求;

4、 再次呼籲香港社會力量能夠集結(「希望香港各界進一步凝聚起反暴力、護法治、保穩定的正能量」)。這也是過往基調的延續;

5、 再次強調中央是GOSAR背後堅強的經濟後盾(「堅定支持特區政府採取更積極、更有效的舉措,解決好香港的民生問題」)。
 
這個表態里,看到的是泱泱大國政府展現出的政治胸懷、耐心和定力,對血濃於水華夏同胞表現出的情懷和期許,希望向香港社會傳遞的最大政治誠意與善意。
 
但本博認為,由於對中國政治秩序、制度、文化及習慣的極度不瞭解,香港政界精英和香港社會和過去一樣,是無法體會北京這種含蓄有深意的政治表達。而更廣大的香港社會對此甚至基本不會關注,而香港的年輕人,他們現在生活在另一個宇宙。
 
另外,就如何止暴制亂、解決香港問題,北京/內地也有自己的理解。
 
二、 北京表態之外,對一些關鍵問題的看法與GOSAR及香港黃營的區別
 
先放一個圖:三方不同角度

ARIEL
 
以下再點評一下上表。
 
1、如何進行止暴制亂?
 
中央政府要求香港以法律為基礎,三權協力,執法機關與司法機關通力合作,依法制止和懲治暴力活動,恢復社會法治及正常運行秩序,對警察要給予最大程度的支持。
 
止暴制亂是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而不可能是通過放棄法治、放棄對一國兩制原則的堅守、無原則的對暴力退讓和屈服完成的。綏靖政策實際就是投降,是讓反對派通過暴力在關鍵政治議題上奪權。這將為香港社會未來埋下更嚴重的後果,為更大的動亂埋下伏筆。
 
GOSAR則完全是按照自己的邏輯尋求止暴制亂的方法。理解GOSAR態度和邏輯的核心就是,GOSAR政府是「不問政治」的,只要一個問題與本地民意不符(即涉及到政治站隊、政治衝突,它就無力解決)。

據此,本博曾提出過香港正字精英的「兩個凡是」:

1)凡是被認為是「香港政治問題」(即維護香港黃營訴求)的,就不能按照既定的法律/法治解決;

2)凡是不被認為屬於政治問題(即不涉及或指向維護藍營及內地利益),就按常規法律解決。
 
在這個思維下,GOSAR是天然地服從本地大多數(即黃營市民)的,只要北京/內地不去時刻提醒,任由其自然發展,就會發現他們在重大原則問題上會不由自主的偏離軌道。

2、時間問題——什麼時候完成止暴制亂?
 
幾個月以來,北京都在要求香港盡快止暴制亂,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北京當然不願意看到暴力狀況維持幾個季度、一年甚至更長時間。
 
在這一條上,香港泛黃市民與北京的看法是一致的,都希望「止暴制亂」;希望「不攬炒」,看到香港爛掉的只是極少數激進派青年,並非香港的一般反對派。香港泛黃與北京看法的差別在於對事件的源起、認定及解決方法的理解不同。
 
對於GOSAR來說,其自認為是夾在北京及市民之間,自己無力解決,就落入了快不能、急不得的思維。對他們來說,止暴制亂的時間和方法論是權衡取捨的關係(trade-off)。要快很容易,我可以讓步/綏靖;如果不能讓步/綏靖,那我也快不得。
 
3、對止暴制亂的定位:
 
這個問題上,北京和香港泛黃市民又有相似之處。暴亂背後有深層次原因的,這次是一個總爆發,所以止暴制亂就是治標。
 
本,則是關於對未來香港政治的表述及對香港社會經濟等深層次問題的解決。
 
只有GOSAR,自認為夾在中間,才把止暴制亂作為他們的本。這個思維就是公務員思維、一線城市管理者的思維。警察的本,就是維持治安;而不是解決犯罪背後的社會問題;消防員的本,是滅火,不是制定防火及其他的安全政策。GOSAR的任務是恢復秩序,不是思考香港的未來。也是市民的事,是立法會的事,是政界的事,但肯定不是GOSAR的事。
 
三、 對未來演進的看法
 
過去五個月GOSAR都解決不了香港的問題,問題的癥結已經可以看得很清楚。因此,也沒有理由認為未來幾個月GOSAR就能解決問題。
 
特別是,如果不加提醒和約束,GOSAR極易受香港本地政治環境影響,妥協、讓步、綏靖,最終對暴力屈服。
 
正如2014年佔中事件最終只得到表面緩解解決,為後續更大的衝突埋下了伏筆一樣。GOSAR如果通過綏靖形式換來「止暴制亂」,將為香港社會未來陷入更大的政治衝突奠定基礎。而且下一次危機會來得更快,不再會是相隔五年——任何一個涉及內地及兩制的事件都可能隨時觸發衝突及大規模的暴力。
 
對暴力屈服,就是認可暴力。香港將再也不可能恢復法治。而如果要警察為這次衝突付出代價,則恐怕下次也不會有警隊再出來維護法治。
 
止暴的方法就是對暴力說不,依法嚴懲。維護法治的方法就是對違法行為說不。依法嚴懲。
 
在方法論上,本博對GOSAR非常悲觀。如果不是北京和社會有識之士時刻提醒GOSAR,短視的GOSAR會不斷落入上述陷阱,顯現出軟弱。
 
但如果給GOSAR施加道義壓力,要求其堅守「以法治暴」的話,在原則問題上不能讓步的話,那就會「犧牲時間」,GOSAR很難在短期內完成止暴制亂。它會一點一點來,慢慢積聚能量,積累有限增長的市民支持。
 
當前,香港基層經濟(零售餐飲貨運旅遊等)是艱難維持,這些行業雇傭了上百萬人,是香港40%左右「中間派」的基石。儘管北京和深藍營一再號召,但這些中間派群體並沒有系統性的組織起來發聲,還在煎熬忍受,等待時勢的變化。他們本來可能就屬於政治冷漠者,不希望介入政治,不希望冒著個人及家庭風險為公義出頭,他們在觀望。

本博有一個觀點是,只有切身利益受到極大的損害,基本的福祉和生存都遭到威脅時,一個人的政治意識和行為才可能發生轉變。
 
有一個群體確實發生了這個轉變,就是香港警察。他們要面對窮凶極惡的暴徒,冒著個人安危執法,但卻遭到全社會的指責、辱罵、家人被騷擾,子女在學校被虐待,日常生活遭到威脅。本來,香港警察的政治立場和社會其他群體並無差別,但在這個事件上,他們被逼到牆角。退無可退之下,他們發現,唯一的溫暖和支持來自北京、內地和港漂。這個時候,他們集體轉藍了。這可能是這次香港事件中不多的例子。
 
因此,要看到這是一個自私冷漠、逃避政治、重商/物質主義的南方市民城市。中間派(佔人口相當比例的沈默者)只有在個人利益受到極大損害時,才會發生政治態度的變化,站出來。現在顯然遠沒有到這個時點。同時,GOSAR還在不斷「派糖」,希望為市民緩解經濟壓力,讓他們能堅持往前走。這就等於在吃止疼片,打封閉,不去解決根本問題。
 
如此一來,只有香港基層經濟大面積衰退,大量的人生活受到威脅,到最後有近半數甚至超過半數的民意激烈反對暴力,要求止暴制亂,要求停止反華暴力運動時,GOSAR才能獲得政治動能和授權。
 
所以,情況只有變得更壞以後,才有可能變得更好。如果不好不壞,那就會一直壞下去。
 
最後,應當探討一下如何定義「止暴制亂」。一定不能僅從表象來做出評價,要看到背後的深入:風波已持續五個月,大規模抗議確實顯著減少,但暴和亂的問題仍極為嚴重,並且性質在升級。假如說,大規模集中暴亂確實停止了,但由於暴力已經被認為是解決政治意見分歧、實現政治目標的合理手段,那它只是埋藏、潛伏在青年人群體中。暴力的,就會看見暴力發生在街頭,例如「私了」某個人;出現在特定場景(例如針對愛國人士唱國歌、揮舞國旗、說國語);偶爾打砸一下某家中資或藍營店鋪;平日無事,只是在某些日子里井噴式再集中呈現一下;一旦出現政治爭端,暴力就會復歸。這樣一個暴力常態化,可以在暴力與「和平」之間隨時轉換的社會,能夠叫「止暴制亂」麼?
 
香港的道德基礎在破壞,法治基礎被踐踏;政府一旦觸及政治問題,即淪為癱瘓狀態;「一國」政治底線非但得不到保護,且已經可以隨意侵犯,不再受到尊重;社會族群矛盾進一步激化,「排華」運動、歧視行為越來越表面化;「反中政治」不斷在年輕人中擴散,並成為統領新一代人的政治意識形態,往後看「陸港」矛盾會越來越尖銳。這些問題如何解決?
 
本博以為,GOSAR對這些問題甚至連意識都沒有,就更談不上應對策略與能力了。他們只能按照自己的邏輯、理解、依託自己有限的政治能力,摸著石頭過河,嘗試去解決他們看得到的表象問題——即集中的暴亂活動。能做好這一點,已經是不可思議了。
 
香港的問題,「止暴制亂」是「標」,是當前要解決的最突出問題。解決引發這些暴力的深層次問題才是「本」。作為泱泱大國,對香港這個同胞生活的地方要有胸懷和情懷,但對香港社會和GOSAR,也需要實事求是,要看到情況的嚴重性,不能寄予太多幻想。要腳踏實地、基於最壞的可能性做好萬全準備。
 
(全文結束)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時空八字斷生意

文: 云輕自上一次斷了友人的融資後,不少創業的朋友都時不時問我一些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