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落馬省委書記的「圈中人」 違規坐222次飛機頭等艙

雲南方面的動向值得關注。

11月11日,雲南省紀委監委發佈了一則集團「自曝家醜」的消息,這個集團就是之前備受關注的雲南城投集團,這則消息還提到了前段時間主動投案的許雷。

種種跡象表明,許雷與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有關。徹底肅清秦光榮流毒影響,是最近一段時間雲南的重大政治任務。

集中曝光

在雲南省紀委監委對外公佈的消息中,集中披露了雲南城投集團部分領導幹部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動車一等座問題,被點名的有23人。

在集團領導層面,2015年至2019年,集團領導班子成員10人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76次,超標準金額共計307194元。

這10人中,除了原董事長許雷外,還有2位副董事長,6位副總裁,1位工會主席:

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

雲南城投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楊濤

雲南城投集團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馮學蘭

雲南城投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蔡嘉明

雲南城投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楊曉軒

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委員、副總裁梁興超

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委員、副董事長張萍

雲南城投集團原副總裁王東

雲南城投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馬慶亮

雲南城投集團副總裁呂韜

集團自曝家醜的決心有多大?不妨來看一下該集團的領導層名單:


其中,董事長衛飈是在今年10月剛剛履新的。

衛飈曾任中國保利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副總工程師,兼北京新保利大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在2013年12月至2016年1月,他曾擔任阜陽市委常委、副市長。

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由雲南省國資委監管的省屬大型企業。

目前擁有兩家主板上市公司(雲南城投置業股份有限公司和雲南水務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及控股40餘家二級子公司。

截至2018年12月31日,該集團總資產2924.73億元。

2018年頻繁出行

來看許雷的問題。

據云南省紀委監委披露,許雷在2015年至2019年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22次,超標金額286294元。

這裏需要一個參照。

2015年至2019年,該集團領導班子成員共10人一共超標的金額為超30萬,許雷一人,就佔了超28萬。

按照時間點來看,許雷在:

2015年乘坐飛機頭等艙54次,超標金額68785元

2016年乘坐飛機頭等艙37次,超標金額43226元

2017年乘坐飛機頭等艙49次,超標金額64136元

2018年乘坐飛機頭等艙82次,超標金額110147元

在2018年那年,許雷超標金額高達11萬。

2009年至2018年,雲南城投集團總資產由234.44億元增長至2956.50億元,10年間增長了11.6倍。但其規模的擴大也依靠負債驅動。對應期內,其負債總額也由160.1億元增長至2264.24億元,增長了13.14倍。

報道稱,2018年至今,雲南城投集團希望收縮和瘦身。

如今,曾在全國擴張佈局的雲南城投集團提出要進一步聚焦主業,堅持瘦身健體、堅定深化改革。

秦光榮「朋友圈」

此番許雷的問題,是首次披露。

許雷,男,漢族,1966年10月生,湖南嶽陽人,中共黨員,在職博士研究生學歷,1988年7月參加工作。


公開資料顯示,他在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工作多年,官至黨委書記、董事長。

一個細節。

許雷和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是老鄉。有多位知情者曾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許雷在雲南工作時間遠遠長於秦光榮,他是在秦光榮入滇後,慢慢攀附上秦,並成為秦朋友圈中重要一員。

秦光榮擔任雲南省委書記的時間是2011年8月至2014年10月,秦光榮卸任後不久(2014年11月),許雷因「幹部選拔任用方面,沒有嚴格履行破格提拔推薦考察程序」,被處以黨內警告處分。

2019年5月9日,秦光榮主動投案,5月24日,許雷主動投案。

10月21日, 中國共產黨雲南省第十屆委員會第八次全體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共雲南省委關於堅持全面從嚴治黨構建風清氣正政治生態的決定》。

那次會議提到,要肅清秦光榮流毒,其中一個便是「堅決肅清官商不清、甘於被‘圍獵’的流毒影響」。

 撰文:蔡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