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山東這地「搶人」放大招:一人回原籍 全家安排工作

(原標題:觀瀾|菏澤鄄城「一人回原籍,全家安排工作」: 一個縣城「搶人」背後的透視)

11月8日,菏澤人社公眾號發佈《鄄城籍在外地工作人員回鄄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提到,符合條件的鄄城籍在外地工作人員回鄄城工作,其配偶、子女或子女的配偶符合條件的,都可按照同層次對口安置、就近相近安置等原則,一同安排在鄄城工作。

《意見》實施範圍為:鄄城籍在外地工作的公務員(含參公人員);鄄城籍在外地工作的在編(備案)在冊教師和醫療護理人員;鄄城籍人員的配偶、子女或子女的配偶在外地工作的公務員(含參公人員);鄄城籍人員的配偶、子女或子女的配偶在外地工作的在編(備案)在冊教師和醫療護理人員。

最近幾年,全國各地「搶人大戰」一浪高過一浪,但像菏澤鄄城這樣開出如此優惠條件的,還未曾出現。

「一人回原籍,全家安排工作」,背後是我國縣域經濟對人才和人口流失的危機感。

1.城鎮化人口大勢:除一線城市外,都感覺自己「缺人」,縣城尤其「缺人」

最近幾年,「搶人大戰」如火如荼。有人說,除了北京和上海等幾個一線城市不用「搶人」,其他城市都在「搶人」,這個說法不無道理。

其實,北京和上海等一線城市也在「搶人」,只不過它們只需要瞄準高端人才就可以了。比如,2018年3月,北京發佈《北京市引進人才管理辦法(試行)》。根據自身“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定位,北京市重點招攬“千人計劃”和“海聚工程”的中國籍入選專家,文化創意人才、體育人才、國際交往的人才、科技創新人才等。

人口和人才是不同的概念,人口是從人的總量說的,人才是指具有一定的專業知識或專門技能,進行創造性勞動,並對社會或國家做出貢獻的人。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城市特別是大城市。意味著更多的就業機會,人力資源總是從農村流向城市,從小城市向大城市集中,因此一線城市不愁人口,但一線城市也想把高端人才留下。最近兩年,一線城市嚴控人口,北京和上海的總人口數持續下降,一些人才因為落戶難、房價高,也有離開一線城市的想法,這就給了強二線和二線城市「槍人」的機會。

強二線和二線城市主要是指省會城市和沿海開放城市。2017年,武漢推出「百萬大學生留漢創業就業」“百萬校友資智回漢”計劃,打響了“人才爭奪戰”的第一槍。實行30周歲以內在武漢就業創業,有穩定住所的本科生、專科生可直接落戶,提供人才公寓。2017年武漢市的人口凈遷移率也一舉“扭虧為盈”,達到了19.78‰。

此後,天津、石家莊、杭州、濟南等國內眾多城市推出了寬鬆的人口落戶政策。其中,石家莊的落戶政策名噪一時。2019年3月18日,石家莊市公安局研究出台了《關於全面放開我市城鎮落戶限制的實施意見》,取消在城區、城鎮落戶「穩定住所、穩定就業」遷入條件限制,在石家莊市全面放開城區、城鎮落戶,群眾僅憑居民身份證、戶口簿就可向落戶地派出所申請戶口遷入市區、縣(市)城區和建制鎮,配偶、子女、雙方父母戶口可一併隨遷。輿論稱之為“零門檻”落戶。

城鎮化的核心是人,活力也在人。這個簡單的道理,誰都懂得。在大中城市紛紛搶人的過程中,處於競爭劣勢的縣城顯得有些落寞,有些無奈。在認真思考後,一些意識比較超前的縣祭出了「親情牌」:回原籍。一些縣規定,只要在外地屬於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編製,都可以回原籍工作。菏澤鄄城鼓勵鄄城籍在外地工作人員回鄄工作的政策,正是類似政策的升級版。

2.大城市和城市群越來越對人口和人才產生「虹吸效應」,農業大縣成為人力資源輸出重鎮

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是決定區域競爭力的關鍵,也是我國當前城鎮化建設的重心。

2010年2月,住建部明確提出五大國家中心城市(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的規劃和定位 ;2016年5月至2018年2月,國家發改委及住建部先後發函支持成都、武漢、鄭州、西安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截至目前,已有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共九座城市被確立為國家中心城市。

國家中心城市是在直轄市和省會城市層級之上出現的新的「塔尖」,是指居於國家戰略要津、肩負國家使命、引領區域發展、參與國際競爭、代表國家形象的現代化大都市。

10月15日,長三角城市經濟協調會召開,會議通過了《關於吸納蚌埠等7個城市加入長三角城市經濟協調會的提案》,黃山、蚌埠、六安、淮北、宿州、亳州、阜陽7個城市加入協調會。這意味著,安徽全部地市正式「入長」,長三角再度擴容。自此,上海、浙江、江蘇、安徽三省一市41個城市,全部納入長三角一體化範疇,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群由此誕生。

我國重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建設,有兩個重要背景:一是2008年的南方冰凝事件。2008年初,我國南方大部分地區遭受五十年一遇的低溫、雨雪、冰凍災害,致使部分地區形成冰雪路面,交通受阻,很多在南方打工的農民工一時無法回家過年,一些敏銳的學者立即認識到在國內相對均衡地建設區域性中心城市的重要性。

二是外貿支撐增長出現拐點。從一些世界貿易大國的實踐來看,當貨物出口佔到世界總額的比重達到10%左右,就會出現拐點,增速要降下來。我國貨物出口佔世界總額的比重,2010年超過10%,出口增速拐點已過,意味著今後要再維持出口高速增長,出口佔國內生產總值的高比例已不大可能,這就要求必須把經濟增長的動力更多放在創新驅動和擴大內需特別是消費需求上。擴大內需,就需要建設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發揮對區域經濟的輻射帶動作用。

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就業機會多,對人口和人才產生巨大的「虹吸效應」,農業大縣成為人力資源輸出重鎮,像山東菏澤、臨沂等地市的一些農業大縣,都是人力資源輸出較多的區域。

3.搶人「沒有最開放,只有更開放」,更多縣城和地級城市將加入其中

「一人回原籍,全家安排工作」,菏澤鄄城在「搶人大戰」中搶出了國內新高度。大眾日報客戶端記者觀察認為,「搶人」,鄄城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未來大中小城市「搶人」將會是一個普遍現象,搶人政策「沒有最開放,只有更開放」。

這其中的原因在於,我國人口老齡化加劇,年輕人佔比開始減少,而大中城市搶人主要是瞄準年輕人口,就是本次鄄城縣的優惠政策,也明確「申請回鄄城工作的原籍人員,年齡應在40周歲以下,副高級及以上職稱的可放寬至45周歲」

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人口數據:截止到2018年末,我國最新的老年人口數據為: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949萬人,佔總人口的17.9%。預計2035年前後,中國老年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將超過1/4,2050年前後將超過1/3。而山東是我國老齡人口最多的省份,2017年,山東省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2137.3萬人,佔總人口的21.4%,高出全國平均水平4.0個百分點。

「搶人」將具有普遍性,但大眾日報客戶端記者觀察認為,能否“搶到人”,核心是提供好的就業。 “回原籍”就業,對一部分既想就業,又想照顧家庭老人的人才來說,有一定吸引力。但人們選擇一個地方就業,既看當下,又看長遠。我們注意到,一些產業發展較好的縣市,在人口和人才爭奪戰中,相對從容一些。對人才來說,高端人才仍大多會選擇到大城市就業,縣域如果沒有大的產業底蘊,吸引的主要還是中低端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