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台媒:「國家機器」全面啟動拼選戰

/大華網路報今天專欄說,坊間各種民調顯示蔡英文的支持度,大幅領先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超過兩位數。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為何執政的民進黨在民調如此大幅度的領先之下,不僅還在推動觀光、農機補助,承諾高鐵南延屏東、東延宜蘭等重大交通建設的大撒幣政策,甚至啟動「國家機器」來助選?種種政策作為實在不像是支持度民調領先兩位數的執政黨應有的舉措!  

可能的原因有二:一是坊間的民調失准,大撒幣政策及啟動「國家機器」輔選,系根據其內部民調雙方差距有限而來;二是擔心支持蔡英文之選民的投票率不高,高支持率未必能反映出高得票率,反之支持韓國瑜的群眾非常熱情,參與投票的積極度高,屆時很可能導致高支持度卻不敵高投票率的狀況產生,因此日前有份高支持度的蔡英文卻落選的試算表流出,應非空穴來風!  

如此可理解為何蔡英文的支持度明明穩定領先,執政黨還必須不斷推出大撒幣政策,以及在選前兩個多月就開始啟動「國家機器」來為蔡英文助選,顯然是對自己勝選沒有把握,否則何需如此!執政黨原本就有權來進行價值分配,因此即使大撒幣政策雖有所不宜,尚無違法之嫌,不過啟動「國家機器」助選,則有違反行政中立法之嫌!  

以韓國瑜8年前購買南港預售屋為例,明明未經正式公開登錄於地政資料,且與公營台肥公司之間因合約糾紛所往來的存證信函屬私人文件,若非透由「財政部」或公營台肥公司泄露相關資料,爆料民進黨「立委」如何得知該項個資?面對質疑,蔡英文竟聲稱:“韓市長要先講清楚,哪個個資外泄?哪個機關或者是哪一個特定的單位有嫌疑?不能一個「國家機器」就打死所有的人”。  

蔡英文有此提問,明顯不瞭解買預售屋不會有登記資料,若非「國家機器」涉入,外界恐難從公開管道獲得該項資訊。更何況身為非庶民的她,有充裕的資金,又怎能瞭解庶民購買只需負擔簽約金與工程款的預售屋的過程?此外,韓國瑜當時非需要申報財產的公職人員,任何個人財產相關資料,若非「國家機器」涉入,外界從何得知?若這不是「國家機器」介入,什麼才是!  

尤其是蔡英文在2011年12月30日,曾在辯論場合指控馬英九以「國家機器」來對付她,在馬英九否認並表示不知情後,蔡英文仍強調,在野黨有「質疑」的權利,要求馬英九該去「了解、調查一下」。如今韓國瑜提出「國家機器」介入的質疑,蔡英文不是該以同樣的標準,看待他有質疑的權利,應該去「了解、調查一下」,怎會反過來要求韓國瑜先說清楚?  

專欄說,眾所周知的是,民進黨不惜啟動「國家機器」來助選,其目的就是想要透過揭露韓國瑜購買高價預售屋,並找政治人物施壓借款,來破壞韓國瑜的庶民形象,以化解他所帶起之“庶民選「總統」、「總統」選庶民”的風潮。爆料的民進黨「立委」眼見台肥公司公佈當時借款是通案而非個案,難以將韓國瑜與特權施壓相連結,又改口稱是關說!即使在台北市政府將該建案定位為商業糾紛,還要繼續抺黑在施壓!  

「國家機器」涉入還不只這一樁,「法務部次長」蔡碧仲日前在反賄選誓師會議上,公然指稱:「期勉大家要共同維護公平、公正、乾凈的選舉平台,要讓老百姓對公權力有信心,一定不能讓候選人靠狗屁倒灶的矇騙技巧,進入「國會」殿堂,來擔任「國家元首」。」蔡碧仲雖未點名,但肯定非指執政黨候選人想靠狗屁倒灶的矇騙技巧,這已是明指而非暗指在野黨了。不顧行政中立至此,夫復何言!  

台船工會流出一份參加11月16日蔡英文高雄競選總部成立大會活動通知單,不但要求理事會成員本人加眷屬3人、幹部本人加眷屬2人參加外,對無法參加者須填寫請假事由,還須另找代理人出席,被外界視為是動用「國家機器」又一明顯案例。另外,台灣石油工會亦被動員前往參加同一場活動,若蔡英文選情穩定,有必要如此動用「國家機器」嗎?  

由此可知,蔡英文政府執政將近四年,因無明顯政績,故不得不動用「國家機器」來助選。然而民智已開,愈動用「國家機器」將愈引起民眾的反感,去年「促轉會」被操作成「東廠」,使民進黨選舉大敗的殷鑒不遠,不該記取教訓、適可而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