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權:郭台銘間接宣佈「郭宋配」破局

/澳門新華澳報今天發表富權的文章說,「郭宋配」只盛傳了一兩天,即「見光死」,終於被局。昨日,永齡基金會與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舉行「照亮幸福的微光」公益記者會,郭台銘妻子曾馨瑩出席,恰逢昨日也是曾馨瑩的生日,郭台銘特別以神秘嘉賓出席給予曾馨瑩驚喜。而在會前,當媒體詢問到他與宋楚瑜合作的問題時,郭台銘先笑稱「出門前答應太太說只能談公益」,但緊接著卻指出,宋楚瑜是他二十多年的好朋友,他希望能夠幫台灣做點一事情,宋楚瑜有自己的想法,希望他能夠替台灣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媒體追問是否支持宋楚瑜參加「二零二零大選,郭台銘連答數次「樂觀其成」後快步進入會場。這等於是間接宣佈,「郭宋配」破局。而且,郭台銘是專門挑選在最反對他參選「總統」的妻子曾馨瑩的生日及主持公益活動的場合作出此間接宣示,其“含金量」更高。 

但為何會「無風起浪」,突然冒出「郭宋配」的傳言?昨日台灣政壇上的輿論,充滿「陰謀論」。有說是訊息是由親民黨方面釋出,將郭台銘當成墊腳石,讓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再次參選有個漂亮的起身,不但可以使得「屢敗屢選」、「年年有瑜」的宋楚瑜,可以提高再次參選的正當性,而且也可籍著郭台銘的入局而爭取到選票和「票子」(經費)。即使「郭宋配」最後破局,宋楚瑜也可功地爭取到了鎂光燈的關注。也有說這是柯文哲陣營進行「火力偵察」的「傑作」,民眾黨雖然知道親民黨與郭台銘接觸,但卻不能掌握郭台銘對是否與宋楚瑜配對參選「總統」的態度,擔心郭台銘參選將會衝擊台灣民眾黨的政黨票選情,因而就放出「郭宋配」的風聲,以作試探,最好是讓其「見光死」而破局。 

而從種種跡象看,之所以會傳出「郭宋配」,可能是出於宋楚瑜方面,希望能造成「既成事實」,迫使郭台銘接受。實際上,兩人曾有會面,當時談的卻可能是「宋郭合」,在「立委」選舉方面合作,避免同選區提名衝擊選情,並互相支持參選人,為其站台造勢。但宋楚瑜卻有意促成「郭宋配」。 

不過,卻是「襄王有夢,神女無心」。郭台銘如要選「總統」,早就選了。現在,最佳時機已經過去,其參選「總統」的氣場已經「三衰而竭」。何況,當時棄選,是避免成為韓國瑜一旦落選的「替罪羊」。他自認是最純正的「中華民國派」,倘讓蔡英文「漁翁得利」,等於是摧毀了「中華民國」,並不符合他的原意。現在韓國瑜的選情有提升之際,他更不能瓜分韓國瑜的選票,何必「攞苦來辛」。 

而從作為一個在「立法院」仍保持有黨團的「大黨」地位的親民黨的黨主席宋楚瑜來說,他寧願屈居副手,也就可窺見他要把郭台銘「拉下水」的良苦用心,就是自知已經窮途末路,要靠郭台銘來「壯膽」。實際上,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選舉,宋楚瑜循連署方式參選,結果僅得三十六萬九千五百八十八票,得票率為百分之二點七七,得票數竟然還低於其呈交給「中選會」的四十六萬三千二百七十八份連署書件(「中選會」核定及格的連署書件為四十四萬五千八百六十四份)。如同他於二零零六年參加台北市長選舉時,僅得五萬三千二百八十一票,得票率為百分之四點一四一樣的「慘不忍睹」。 

至於宋楚瑜在二零一六年參選「總統」,之所以能獲得一百五十七萬多張選票,主要是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與民國黨主席徐欣瑩配對,她原本是國民黨提名的「立委」,獲得全台灣地區最高票而當選,背後又有妙天禪師支持,因而「宋徐會」算是一支「中棒;其二是當時國民黨受到「太陽花學運效應」的影響,加上「換柱」而大傷元氣,不少支持者不是「含淚不投票」,就是找宋楚瑜作「出口」。因而「宋徐配」斬獲了一百五十七萬票。這是宋楚瑜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中,挾著「宋省長」的光芒,獲得四百六十六萬四千多票,得票率為三十六點八四之後,最光彩的一次(二零零四年的“連宋配」,因並非主帥而未計算在內)。 

今次宋楚瑜希望能保持一百五十七萬票的記錄。否則,已經七十七歲的他這告別政壇的最後一戰,面子上不太光彩。因此,王金平想要親民黨的「門票」時,親民黨就開出必須保證獲得一百五十七萬票這個條件。顯然認為王金平已經“江郎才盡”,其引以為“籌碼”的地方派系勢力,大多已轉投韓國瑜。但宋楚瑜要王金平作副的,王金平卻又以其“要選就做正的”一貫訴求來拒絕。宋楚瑜自忖,即使是自己出馬,也不可能獲得一百五十七萬票。因為四年前助他一把力的徐欣瑩,已經與他拆夥,再次參選「立委」。而且對他有利的“太陽花學運效應”也已消退。 

宋楚瑜面臨一種矛盾心理。一方面,有意站出來參選「總統」,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應,帶動親民黨「立委」的選情;另一方面,又擔心不復當年勇,達不到一百五十七萬票,被人恥笑。因此,當郭台銘上門來尋求合作(或者是宋楚瑜主動與郭台銘談合作),就眼前一亮,“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要利用郭台銘的能量。因為直到目前為止,仍然有三成選民未表態。他們既不放心投給蔡英文,又不甘心投給韓國瑜,郭台銘就是最佳“出口”。只要其中有一半投「郭宋配」,折實就是一百八十多萬票,仍然可以維持一百五十七萬票的紀錄。 

而且,也可及時解決親民黨主席接班人的問題。本來,宋楚瑜是希望能讓柯文哲接棒的,但柯文哲卻在未知會宋楚瑜的情況下成立民眾黨,衝擊親民黨的「立委」選情,因而宋楚瑜已經打消此念頭。而已經退出國民黨,沒有其他黨籍的郭台銘,就正可填補空缺,並可以解決親民黨的黨務經費問題。--當初柯文哲成立民眾黨,其中一個設想就是要讓郭台銘支援黨務運作經費。 

但這只是宋楚瑜的單廂情願而已。郭台銘沒有「入局」。原因很多,除了前述的不願攪局,及參選最佳時機已過之外,更可能是其妻子曾馨瑩勸阻。實際上,當初郭台銘決定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時,曾馨瑩就曾大為反對,還“離家出走”示威抗議。當郭台銘在國民黨初選中落敗時,其核心幕僚劉宥彤竟然爆料說,曾馨瑩“笑得燦爛得像朵花”。可見曾馨瑩極不諒解他參選「總統」。如今郭台銘的氣勢已大不如初選時,就更反對他以「郭宋配」方式參選了。 

正因為如此,郭台銘昨日就是以出席曾馨瑩主辦的公益慈善活動的方式,間接宣佈「郭宋配」破局,就是向公眾表態,他是“愛妻牌”,“聽曬老婆話”,而且更是送給老婆的“生日禮物”。當然,在「立委」選舉方面,郭台銘在全力支持郭家軍的同時,可能也將會為宋家軍以至柯家軍的「立委」候選人站台輔選。但要郭台銘參選「總統」,卻是萬萬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