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探訪鶴崗:兩萬能買套頂層房 隨處可見賣房廣告

齊魯晚報11月12日消息,前段時間,一篇名為《流浪到鶴崗,五萬買套房》的文章在網路上熱傳,鶴崗的低房價讓很多人羨慕。然而,隨著城市資源枯竭,煤礦關閉,小區租房買房的人少了,周邊小店的生意也比不上往日的紅火,當地人很難因房價低而高興起來,相反,大街上多了隨處可見的售房廣告。


 

在鶴崗,大街上隨處可見賣房租房的廣告。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劉雲鶴 攝

每平米2000多元,市中心均價不算太低

11月7日下午,小城鶴崗的溫度已達到-7℃,街上行人寥落。在城裏,隨處可見張貼著的賣房、租房的廣告,也許因為天冷的緣故,極少有人駐足留意。

在《流浪到鶴崗,五萬買套房》一文中,舟山33歲的普通青年李海,自述用多年攢下的錢,花了五萬八千元錢在鶴崗買了套房。7日,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來到李海購房的地方,鶴崗市東山區某小區。東山區距離市中心不過十分鐘的車程。

梯,一般沒人願意要,價格也是樓層中最低的。

小區居民介紹,以一套70平米的房子為例,六樓、七樓一套毛坯房,三萬元就能買到,簡裝的在四萬到五萬元之間。最貴的是三樓和四樓,能賣到10萬元左右,裝修很好的,最高能賣到12萬元。

「好房子都賣不出去,更甭提頂層。」小區居民錢先生說,該小區的房子屬於保障性住房,入住近十年的時間,頂層防水都不行了。

在鶴崗,有很多類似的保障性住房小區,多集中在南山區、興山區、東山區、興安區。像大陸南、濱河北、松鶴、九州等小區的情況都差不多。「去年是鶴崗房價最低的時候,我一個朋友五萬塊錢在大陸南買了兩套70多平米的房子。」市民王先生講述,兩套房子都在六樓。

不過,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探訪發現,鶴崗並非所有的房子都如此低廉,市中心的房子均價在每平米2000元左右。最貴的地段,均價能到每平米3000元左右,像永豐國際城和歐洲皇家花園小區,均價都在3000元以上,甚至達到4000元。

中國房地產業協會2019年數據,在納入統計的341個城市中,鶴崗以2177元/平方米的平均房價位列倒數第一。


 

市區一些小區的房價不算低。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劉雲鶴 攝

走到哪都在建房子,房價就下來了

據錢先生介紹,以前鶴崗分為兩大部分,礦區和城區。隨著煤礦的不斷開發,地表逐漸塌陷。當地政府在城郊多處建造棚改房,轉移塌陷區居民。錢先生一家就是從塌陷區興安轉移來的,一共分到了4套棚改房,當時每平米需要補差價,好的樓層每平米補550元,不好的樓層,每平米補350元。這個小區的業主最開始都是礦區搬遷來的和一些拆遷戶,房子多,居住不過來,就往外出租。

2014年,錢先生從小區租了一樓的商鋪經營飯館,那時小區人員密集,很多礦上上班的人都在此租房或者買房,人來人往,他要從一大早忙到半夜。

而現在,老錢家的生意卻大不如從前。「以前家裏雇了8個人當幫手,現在加上家人總共就四個人,煤礦關了很多,礦上幹活的人都走了,白天來吃飯的人少之又少。」錢先生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從8月份到現在,他已經賠了一萬多塊錢。

據了解,2011年,鶴崗被確定為資源枯竭型城市,2018年底,鶴崗關閉煤礦30餘處。很多工人去了外地,很多店鋪的生意大打折扣。「我朋友在市中心開店,店裏的人一半放假一半上班。」錢先生說。

近幾年,鶴崗市民有一個很直觀的感受:「走到哪都在建房子。房子太多了,租不出去也賣不出去,房價就下來了。」市民嚴女士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據了解,鶴崗市從2008年開始建設保障房,共建設了十萬五千套,拆遷九萬七千戶,目前的保障房,基本上能滿足拆遷戶的需求。

中國社科院金融市場研究室研究員尹中立曾表示,人口向大城市集中,而棚戶區改造的實施主要集中在中小城市,這些人口流出城市的決策機構沒有調整城市規劃,反而不斷增加城市開發的規模,那麼供求關係在某一個時間就會出現逆轉。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