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細數毛澤東的10個兒女們(組圖)

毛岸青的去世,讓人再度關注起作為父親的毛澤東與其下一代的感慨命運。作為領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創立,為社會主義建設奮鬥了一生,貢獻了畢生精力。作為父親,他具有豐富、真摯的情感,他曾動情地說:「我們幹革命是造福下一代,而為了革命,又不得不丟下自己的下一代。」


毛岸英、毛岸青兒時合影

吃百家飯長大的毛岸英


楊開慧與兒子岸英、岸青


1922年10月24日出生於長沙清水塘。在那動蕩的日子裡,岸英從小就隨父母四處奔波。毛澤東感慨地說:「為了革命事業,這些孩子從小就吃百家飯,行萬里路!」1930年10月,揚開慧被敵人關進協操坪監獄,小岸英也同媽媽一同關在監獄內。揚開慧就義後,毛岸英被釋放,後由黨組織將他們兄弟三人送到上海。1931年4月,地下黨機關遭破壞,岸英兄弟流浪街頭。1936年,上海地下黨只找到岸英和岸青,並將他們送到蘇聯。毛岸英先後在莫斯科列寧軍政學校和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於1943年1月加入蘇共(布)黨。大學畢業後,毛岸英獲中尉軍銜,參加了蘇軍的大反攻。

1946年,毛岸英秘密回到延安。不久,他遵照父親的囑咐,去鄉村勞動。因胡宗南進犯延安,毛岸英才回到毛澤東身邊。

建國後,毛岸英在北京機器總廠任黨支部副書記。韓戰爆發後,毛岸英參加志願軍赴朝,1950年11月25日不幸犧牲。同成千上萬勞動人民的兒子一樣永遠的留在了那裏。

毛澤東寄予厚望的毛岸青


毛澤東與兒子岸青、兒媳邵華

毛澤東的最後一位子嗣毛岸青已於北京時間3月23日凌晨四時十八分逝世,亨年84歲。毛岸青是毛澤東惟一留下的兒子,在傳統的中國人眼中,他的存在無疑是毛澤東生命和象徵的某種延續。生於1923年毛岸青跟哥哥毛岸英一起到蘇聯學習,考取了東方大學。毛澤東喜歡毛岸英,也疼愛毛岸青,寄厚望於他。每每見到他的進步都加以熱情鼓勵。

毛岸青是毛澤東和揚開慧的次子,生於1923年岸青是哥哥岸英一起到蘇聯學習,考取了東方大學。毛澤東喜歡毛岸英,也疼愛毛岸青,寄厚望於他。每每見到他的進步,都加以熱情鼓勵。

新中國成立後,毛岸青曾在中宣部馬列著作編譯所從事翻譯工作。上世紀五十年代後期至六十年代處,毛岸青因兒時大腦被打傷,和哥哥岸英犧牲的刺激等緣故,在大連療養。在毛澤東的支持下,岸青和邵華一同回到北京,又一同去湖南老家。1970年,兩人喜得兒子,叫毛新宇,全家生活幸福美滿。


毛澤東與楊開慧

不久楊開慧又生下第三個兒子毛岸龍。1930年,揚開慧英勇就義後,毛岸龍和兩個哥哥在組織的安排下,跟著外婆,舅媽到了上海,來到叔父、毛澤民、叔母、錢希鈞的身邊住進上海地下黨領導的大同幼稚園。1931年春上海地下黨遭嚴重破壞,三兄弟流落上海街頭,小岸龍不幸失蹤,誰也沒有再見到過他。

生下來便分離的第一個女兒


賀子珍

1929年3月在紅軍第二打下龍岩時,賀子珍生下一個女孩,第一喜得千金,毛澤東很喜歡這個女孩。孩子剛生下,毛澤東就託人為孩子找到一個可以寄託的人家,他對賀子珍說:「把孩子寄養出去,今天我們只能這樣做。等革命勝利了,我們再把她找到身邊。」

失蹤的毛毛是第五個孩子


毛澤東與賀子珍

1932年11月賀子珍在福建長汀生下第二個孩子。因為是個男孩,毛澤東把他與揚開慧的孩子並列,取名毛岸紅。當時賀子珍正患痢疾,毛澤東託人給孩子找個奶媽。奶媽便把孩子叫毛毛。長征開始後,毛澤東夫婦商量,把孩子交給留下來堅持游擊活動的毛澤覃和賀怡。很快,瑞金和蘇區敵人之手,毛澤覃怕走漏消息,小毛毛會遭毒手,就把他秘密轉移到瑞金一個警衛員的家裏,以後毛澤覃不幸犧牲,小毛毛從此下落不明。

早產兒


毛澤東與賀子珍

1933年賀子珍又懷孕了。當年,紅軍正在進行反圍剿的艱苦鬥爭賀子珍懷著孕隨紅軍從瑞金出發進行轉移,當時生活條件非常艱難,賀子珍的身體又十分虛弱,結果早產,這個先天不足的男孩連名字也沒留下,便夭折了。

無法尋找的第七個孩子


毛澤東與賀子珍在陝北

1935年2月下旬,紅軍長征來到貴州白苗族的一個村莊,賀子珍生下一個女孩,前面的路程遙遠而艱苦,對這個嬰兒的處置方法只有一個,就是送給當地的老鄉。後來,賀子珍曾設法查訪,但沒有下落,她後悔當時沒有留下個什麼東西,以便日後尋訪。毛澤東得知賀子珍把孩子送掉了,贊同地說「我們只能這樣。我們幹革命是為了造福下一代,而當時為了革命,又不得不丟下下一代。」

姣姣便是李敏



毛澤東和女兒李敏


李敏與女兒孔冬梅

1936年冬,紅軍到達陝北後,賀子珍生下一個女孩,鄧穎超抱起嬰兒說:「真是一個小姣姣。」站在一旁的毛澤東聽鄧穎超這麼一說想起了《西京雜記》中: “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如芙蓉。”就取其意,起名叫毛姣姣。

1937年10月,賀子珍去蘇聯治病和學習。1940年,四歲的姣姣從延安來到莫斯科。1947年,姣姣從蘇聯回到毛澤東身邊上學,毛澤東給她取名為:李敏。姓李,是因為毛澤東當時用李得勝的化名;單名敏,是取自《論語》中的一句話: 「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客死異國的第九個孩子


晚年賀子珍

賀子珍到達莫斯科不久,又生下第一個男孩,這是毛澤東的第九個孩子。孩子在10個月的時候,得了感冒,沒有護理好,轉為肺炎,還沒來的及搶救,就夭折了。

最小的女兒李訥


1949年4月,毛澤東和毛岸英、劉松林、李訥


1994年12月26日毛澤東101歲誕辰日,毛澤東的兒子毛岸青(左二)、女兒李訥(右二)

1940年8月江青所生。1953年,李訥進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讀書。1959年進北京大學歷史系。1965年大學畢業。這一時期毛澤東對她的成長非常關心,多次給她去信,耐心開導循循善誘,父親的來信,字字句句充滿著對她這個小女兒特殊的憐愛。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