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解放軍炊事員跳傘訓練 在高空大頭朝下栽了出去

「跳!跳!跳!」教官大聲地叫喊著

前面的學員一個個跳出艙外

輪到炊事員何朋偉了

誰也沒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他沒有跳,而是大頭朝下栽了出去……

炊事員的跳傘夢

何朋偉,2014年入伍後就一直在基地做炊事員。

他最羨慕的事情就是飛行學員有機會飛上藍天,離機開傘。漫天的傘花在他看來就是基地最靚麗的風景。

這次基地選拔小教員,負責輔助教員帶領飛行學員和空勤學員完成實踐課目,正好給了他實現願望的可能。

但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就要結束了。

何朋偉在跳傘項目最關鍵的離艙躍出動作中,雙腳突然不聽使喚,一頭「栽」了出去。

這是一個失敗的跳傘動作,如果連人帶傘拖掛在飛機上,會有生命危險。

「當時我的腦袋想出去,但是我的腳沒有邁出去,就是有什麼東西扯住了腳的感覺。」

這一次失誤,對於何朋偉的考核來說是致命的。

教員們認為何朋偉還無法克服心理障礙,出於安全考慮,暫停他的跳傘。

這是基地成立以來第一個被停跳的考生,這意味著他將要被淘汰。

「他像許三多」

備受打擊的何朋偉卻並不想這樣放棄,他一個人拚命練習。

從起跳點到艙門口,只有1.45米的距離,他像訓練踢正步一樣,把這1.45米分成三步,每一步的距離都量了出來,強迫自己記住這個步幅和節奏,同時還要與離機指令形成配合。

這樣的不停重複是為了能夠形成肌肉記憶,使得離艙時的動作成為本能。

基地流傳著一個順口溜:三腫三消才能衝上雲霄。也就是說,雙腿只有經歷從腫到消再從消到腫的過程,重複三次,才能達到跳傘的技術標準。

但是對於何朋偉來說,似乎遠遠不夠。

「大綱里規定的訓練數量,我感覺他一上午就能達到了。」教官劉志遠告訴記者,“他像許三多,是那種悶頭練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