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4年違規坐頭等艙222次 雲南城投原董事長被「雙開」

(原標題:4年違規坐頭等艙222次,旗下上市公司前三季巨虧10億 千億資產國企雲南城投集團原董事長被「雙開」)

每經記者 張鍾尹

「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2015年至2019年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22次,超標金額286294元。」11月11日,一則由雲南省紀委監委網站公佈的雲南城投集團“自我揭短、自曝家醜”通報引起了社會關注。

今年5月,許雷向雲南省紀委監委主動投案。11月12日,許雷被通報開除黨籍和公職。

而11月12日雲南省紀委監委網站公佈的另一則通報顯示,雲南城投集團本部及下屬企業存在違規購買酒、茶等問題,金額共計93.75萬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根據2019年半年報披露的數據,雲南城投集團持有上市公司雲南城投置業股份有限公司(雲南城投)64015萬股,占公司股權的39.87%,為第一大股東。三季報顯示,今年1~9月,雲南城投營業收入為48.52億元,同比下降30.6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0.63億元,同比下降567.15%。

班子成員4年乘機超標30萬

自2009年7月起,許雷開始擔任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期間交替擔任集團黨委書記和副書記職務。十年來,許雷一直牢牢佔據雲南城投集團「掌舵人」之位。

今年8月,雲南省委第七巡視組進駐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進駐時間為60天。

11月11日~12日,雲南省紀委監委連續兩天通報雲南城投集團違規違紀問題。

通報指出,2015年至2019年,雲南城投集團領導班子成員10人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76次,超標準金額共計307194元。其中,僅許雷一人2015年至2019年就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22次,超標金額286294元。

通報詳細列出了2015年至2019年間,雲南城投集團領導班子成員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的次數、經辦、報賬、審批報銷等人員。

比如,通報顯示,許雷2018年乘坐飛機頭等艙82次,超標金額110147元,由辦公室原員工梁詩敏經辦,許雷簽字報賬,經辦公室主任肖倫、會計人員鍾靜和財務管理中心原總經理莫曉丹審核,董事會秘書李波、總裁楊濤審批報銷。

集團本部違規購茶買酒93萬

此外,雲南城投集團還存在違規購買酒、茶等問題。根據通報,集團「自曝家醜」時詳細列出“牌子是什麼、數量是多少、均價是多少、共計多少錢”,“由誰申請、經誰同意、是誰批准”等細節也一一公佈。

通報顯示,集團本部2015年至2017年違規購買酒、茶等共計93.75萬元,其中購買酒81.44萬元,購買茶葉、三七粉等12.31萬元。

其中在2015年共涉及20批次,金額30.97萬元。先後購買習酒窖藏1988等白酒293瓶,金額14.27萬元,均價487元/瓶;購買奔富407等紅酒186瓶,金額5.18萬元,均價278元/瓶;購買帝泊普洱茶珍等茶葉7.12萬元,購買三七粉等4.4萬元。

2016年,共計55批次,金額50.36萬元。先後購買38度國窖1573等白酒624瓶,金額30.93萬元,均價496元/瓶;購買奔富407等紅酒550瓶,金額19.43萬元,均價353元/瓶。2017年,共計5批次,金額11.63萬元。

此外,2018年,集團下屬雲南水務投資股份有限公司12家下屬企業違規購買酒、茶共計26.19萬元。

一上市子公司前三季虧10億

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由雲南省國資委監管的省屬大型企業。集團組建14年,目前擁有兩家主板上市公司(雲南城投置業股份有限公司和雲南水務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團總資產2924.73億元,累計實現收入逾1400億元,實現利潤逾150億元。旗下主要上市公司雲南城投經營範圍包括房地產開發與經營;商品房銷售;房屋租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土地開發;項目投資與管理。

不過,上市公司雲南城投當前運營情況並不理想。公司發佈的《雲南城投置業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為48.52億元,與上年初至上年報告期末(1~9月)的69.93億元相比,下降了30.61%。

而公司盈利情況則顯得更為嚴峻。報告期內,雲南城投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0.63億元,與上年同期的2.28億元相比,下降了567.15%。

一位財政專家向記者分析,不同於一些融資平台公司,雲南城投較早以房地產為主營業務,市場化程度較強,盈利水平是不錯的,此外公司擁有的凈資產也能夠變現。現在出現較大虧損可能受到兩方面衝擊:一是經營範圍內的房價沒有如預想般上漲;另外可能也與領導幹部違規行為及其經營不善等因素相關。

有房地產行業專家向記者表示,前幾年雲南城投的戰略擴張非常厲害,是全國城投類企業中投資節奏比較「猛」的企業。但類似比較激進的投資往往也容易受到市場環境的影響。從實際情況來看,也說明公司經營不夠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