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大事件來龍去脈

修例風波進一步升級至大學校園,當中猶以中文大學情況最嚴重,校內多處火光紅紅,催淚彈、燃燒彈四散,吐露港公路被堵,至今無法完全重開,到底中大發生何事爆發警察與示威者衝突?

不少中大生或市民對事件在電台反映不滿和質疑,我們嘗試綜合不同的渠道,解答不同的質疑。

1.     「學生在學校搞自己的集會,為何警方要在人家的學校,說人家是非法集結。」「紀律暴隊走入大學,想攻佔大學,駕駛水泡車,我們當然前來保護同學。」

其實,警方11日欲駐守二號橋,源於首先有示威者向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路軌投擲雜物。

根據審理限制警方進入中大禁制令的法官陳嘉信指出,11月11日「三罷」行動不顧公眾安危癱瘓香港,證據顯示當天的確有很多示威者在中大二號橋及附近投擲磚頭、汽油彈及其他物品,堵塞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綫路軌,危害道路使用者的生命及安全。

陳官指,警方有合理理由相信或會構成破壞社會安寧的情況出現,便有權根據《公安條例》第17條驅散在任何地方舉辦及任何種類的公眾集會。

2.     要堅守二號橋,有學生明言「無妥協空間」,不接受警方僅退至橋尾,而非全面撤出校園,「條橋係我哋㗎,唔係警察㗎。」

其實,根據政府地契,警方昨日一度駐守、連接中大東邊校園及中央校園的二號橋屬於政府土地。

3.     「見中大有代表教師與警察有談判,但轉頭警察又推進,又放tear gas,這個舉動其實就是政府與我們示威者溝通的一個縮影,給香港人很大啟示,不要再信這個政府。」

其實,警方與學生堅守二號橋兩端,持續至11月12日,當日下午2時多,警方與校方達成協議,只要沒有人再投擲雜物到橋下,警方就會撤退到橋的後方,但其後學生卻違反承諾,有網上片段有示威者說:「我答應他們可以退後,無答應我們不可以向前。」於是警方才再發射催淚彈。

學生戴上頭盔、面罩,用垃圾車、水馬等物品築起防線,防止警方進入校園執法,有人投擲汽油彈及雜物還擊,警方也攻入校園拘捕學生。校長段崇智及前校長沈祖堯前後作出調停,欲勸學生和平散去。

段崇智傍晚時分稱,獲警方答應,中大保安駐守橋頭,警察退至橋尾。既可保證吐露港交通安全,學生也無需在校園內見到警察。不過,學生堅持,若不釋放被捕中大生,不同時意有關的協議。未幾再出現催淚彈和汽油彈。

4.     有市民認為,「我覺得無分是否CU(中大)學生,大家是香港人就應該互相幫忙,無理由見死不救」,「話晒裏面武器,那麼高火力,也要找一些對抗他們(警方)的武器」

而警方周二(11月12日)單日在全港各地方加埋,共使用1567枚催淚彈、1312發橡膠子彈、380發布袋彈及125發海綿彈,而單單中大示威者用了數百個汽油彈。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說:「為何我們為了維持秩序、為了不讓暴徒將雜物投擲到公路,竟然反過來被香港部分市民指責。」

小鯊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治港?亂港?

回歸前夕及初期,中央都希望香港做到「商人治港」,建立以愛國的商人為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