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耐心等待, 讓其暴行大白於天下

 

美國特朗普集團感覺到中國發展越來越快,非常擔憂中國正在超越美國。因此,他認爲這是最後的機會以把中國壓下去,於是他對中國打貿易戰、科技戰,甚至攪動臺灣,香港的局勢... ,用盡一切辦法阻止中國的發展。

同樣的,香港的反中反共人士,與特朗普有相同的感覺,因去年3月11日,在西九龍有建制派對反對派,單人對單人,爭奪立法會一席位,結果建制派贏了。幾個月後,西九龍又有類似的對決,又是建制派贏了。這在以往香港的歷史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是,去年發生了。香港的反共反中人士,非常害怕,感到絕望,怕香港的民意徹底轉變。

剛好,特區政府因爲想解決某港人在臺灣犯謀殺罪而逃回了香港之事,想修改逃犯條例堵塞這種法律漏洞。反共反中人士,抓住了這次的機會,以及很多商界人(多年參與了內地的很多商業活動,有灰色地帶)的憂慮,加上學校近十年來,有通識科的反中洗腦教育,加上反中媒體,外國政要鼓動,發起反修例運動,其最終目的地是取得香港的管治權。

後來,特區政府撤銷了修例。但是反共反中人士仍然沒有罷休,他們跟特朗普一樣,認為這一次是他們最後的機會,正如同事所說,他們像賭徒輸紅了眼。於是,他們當中的激進勢力,黑衣暴徒,在外部力量以及內部力量的支持下,不斷發動暴力攻擊。

由六個月到現在,已經五個多月多月了,他們不斷的破壞港鐵的設施,街燈,中國銀行等等涉及中方的店鋪,破壞鐵路路軌,攻擊,甚至火燒,與他們意見不同的人。現在,他們霸佔中大校園,在關鍵橋上,投磚塊,汽油彈,令交通中斷。

當初,他們的暴行都被西方媒體美化、掩蓋。但是隨着他們奪取特區管治權的圖謀一直不能得逞,其前鋒~黑衣暴徒,的暴力攻擊行爲、破壞行爲逐步升級,範圍更加廣泛,害人更多。而在香港生活的外國人,包括歐洲來的、美國、日本等地來的,數以十萬計。他們也感受到了生活的不便利,甚至有危險,更逐步有恐怖的感覺。他們慢慢把這些暴行的視頻、照片,發向他們原來國家裏面的親戚朋友。然後,慢慢的,香港的真相,暴徒的暴行,慢慢的向全世界展示了出來。

這樣一來類似於CNN這樣的媒體,再也掩飾不住這些暴徒的暴行了,因爲香港被暴徒的破壞太廣泛了,攝影機想照不出來也不得啊!

另外,美國,歐洲等有很多企業在香港做生意。他們的業務也會慢慢受到影響,逐步受到損害。他們是所在國家政府首腦以及議會議員的金主,他們也會向這些接受他們捐款的人施加壓力。

我們認爲,中央是不會主動派武警進入香港的。修例是由特區政府主動提出的,中央未參与提出。黑衣暴徒的破壞行爲也是香港自身的行為。只要香港的政局政體不失控,中央不會主動派武警判止暴徒。

如果香港政府的力量,警察的力量不足夠,香港的民間團體都可以組織保安隊,即全港18區,每區、每條街道或屋苑都可以組織保安隊, 清理路障,對付黑衣暴徒。因此,香港的局面不可能失控,讓香港內部解決這個問題,中央堅守一國兩制。

香港局勢混亂,令人不安。在香港九居住的香港市民以及外國的在香港打工的人,感受最深, 受害最深。 整體在香港居住的人, 包括政府裏面的人,司法體系的人,立法議會系統的人,教育系統的人,教會體系的人,商界,普通老百姓,他們自己應有反省的能力,制止暴徒。暴徒的圖謀對香港有害,對國家有害。因此,香港暴徒的圖謀是不可能得逞的。香港廣大的市民會逐步認識到這一點,從而支持政府制止暴亂。止暴,從香港內部做起!

當全體香港市民,以及西方各國都呼籲中央出手時,中央可能會考慮出手。

現在,只適宜耐心等待,讓暴徒們的惡行與殘暴充分表現出來,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他們的本來面目。

彭安國 測量師 盧授  建築師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