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香港隊首場東亞盃0:2負韓國 麥柏倫調整計劃準備鬥日本
upload_article_image

孫楊完成公開聽證會 質疑檢查員不出庭當面對質

孫楊現時正在等待最終結果。

AP圖片

孫楊,中國最大的奧運明星之一,為爭取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權利而進行戰鬥,參加在瑞士罕見的公開聽證會,為上年拒絕完成興奮劑檢查辯護。在為時10小時的會議中,有時會因翻譯問題而令過程變慢,但孫楊堅持認為抽取血液和尿液樣本的檢查員沒有適當的身份證明文件,所以他拒絕接受檢查。

因為中英文的翻譯問題中,體育仲裁法院多次停頓,使公開盤問中雙方的律師都感到沮喪。 孫楊的母親後來站了起來,曾一度告誡律師:「我還沒有講完。」一位律師說,他無法說出孫楊是在迴避問題,還是僅僅是誤解了翻譯。

AP圖片

該案源於這位三屆奧運會冠軍在一次隨機測試中,拒絕與三名反興奮劑官員合作,該測試於2018年9月凌晨在他在中國的家中發生。孫楊在周五作證時說:「在檢查過程中,我意識到他們沒有任何可證明其身份的授權文件。」

AP圖片

一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專家對孫楊的說法提出異議,稱檢查員的證書是適當的。一位律師說,他無法說出孫楊是在逃避規則,還是僅僅是誤解了翻譯。該案源於三屆奧運會冠軍在一次隨機測試中拒絕與三名反興奮劑官員合作,該測試於2018年9月凌晨在他在中國的家中發生對抗。

孫楊在周五作證時說:「在檢查過程中,我意識到他們沒有任何可證明其身份的授權文件。」一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專家對孫楊的說法提出異議,稱檢查員的證書是適當的。

國際泳聯任命的法庭最初只是給孫楊警告,但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訴。 預計法官要等到明年才能作出裁決。 如果裁決是對孫楊不利,他可能會被禁止參加2020東京奧運。

AP圖片

聽證會結束之後,孫楊接受中外傳媒訪問,他說仲裁非常公平地讓雙方講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看法。他說自己勇敢地面對事件,要證明給全世界知道自己是合理合法合規:「唯一遺憾是我想問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為何三名反興奮劑官員沒有出來當庭對質,這是解決事情的最好方法。」

AP圖片

孫楊現時仍然在等待結果,估計最快下年初會公報,現在他將放鬆心情,準備重投訓練、備戰來年東京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