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周杰倫空降廣州粉絲瘋狂:戲精粉絲提大桶奶茶見他

「杰倫,我愛你!」“你愛的珍奶給你送來啦!”人還未現身,現場層層疊疊的粉絲已經開始瘋狂地尖叫喊話。就在今天下午,周杰倫空降天河城了!各位CBDer有去圍觀嗎?

大約3點10分,周杰倫出現在天河城一樓中庭,「很開心又回到了廣州,各位廣州的朋友你們好嗎?」一句簡單的問候,再次掀起一番吶喊聲。

據了解,此次周杰倫受邀來到天河城,出席某品牌手錶的代言活動。從他出現到離開,短短的十多分鐘內,粉絲相繼上演了送奶茶、大合唱、追車等一系列「愛的戲碼」。

然而,現場不少粉絲連周杰倫的面都沒見到,有粉絲表示十分遺憾,「今天周杰倫站過的每一個地方,我都要站一遍!」

戲精粉絲:提大桶奶茶見周董

今天中午11點49分,@周杰倫粉絲團官方微博發佈了一條言簡意賅的消息:「周杰倫 今日下午三點 在廣州天河城出席代言活動」,並附上了一張商場裏張貼的周杰倫代言海報的圖片。

消息一出,不少粉絲接收到這「愛的信號」,立馬跟帖留言表示“知道,快刪了!”生怕這風聲被“走漏”。

可想而知,這樣的擔心明顯是多餘的。下午2點50分左右,CBD君趕到天河城一樓中庭,只見現場粉絲早已把舞台圍得嚴嚴實實。即便今天是工作日,依然有不少粉絲表示自己「翹班也要來見周董一面」。

電扶梯旁,值守的保安無奈地勸阻大家,「別堵在通道上,這裏是(舞台)背面,也看不到的」。然而,粉絲們大多無動於衷。



CBD君繞到舞台的前方,這裏也相應聚集著更多的粉絲,都不約而同地高舉手機準備拍照。由於人群密集,身處其中十分悶熱,就連手機信號也若有若無。



粉絲們熱情高漲。

這時不禁聽到有粉絲埋怨,「早知道就去樓上看了」。據事後粉絲提供的照片及視頻可見,從一樓中庭仰望,每一層樓的圍欄邊都伏滿了圍觀群眾。

「杰倫,你愛的珍奶給你送來啦!」在等待的人群中,CBD君聽到有粉絲髮出吶喊。循聲望去,一位粉絲的應援舉動十分惹眼——將一隻裝滿珍珠奶茶的大桶礦泉水瓶高舉頭頂,盼著偶像親臨。

據了解,周杰倫從當年代言奶茶開始,他愛喝奶茶的事早已眾所周知。


CBD君艱難拍到應援奶茶。


事後,有粉絲在國外社交軟體上po了一張該粉絲提大桶奶茶應援的照片,並@周杰倫表示「你感受到大家的熱情了嗎?」更是得到了周杰倫的點贊。

熱情歌迷:約周董來廣州開演唱會

「啊啊啊~周杰倫!」下午3點10分,隨著主持人的介紹,一聲聲尖叫傳來,圍觀人群開始涌動。

在一眾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身穿紫色西裝外套的周杰倫登台亮相。聽到周圍有粉絲喊著自己的名字,他不時向周圍揮手,十分親切。



「現場的朋友們很熱情,很開心又回到了廣州」,在主持人的引導下,周杰倫獻上問候,“廣州的朋友你們好嗎?”隨即得到粉絲們的熱烈回應。

CBD君注意到,相比此次的品牌代言活動,歌迷粉絲們更關心的,是周杰倫什麼時候來廣州開演唱會。

舞台上有關品牌代言的話音剛結束,現場粉絲立馬大喊,「唱一首,唱一首」。還沒等周杰倫開口,粉絲們已經開始唱起來,“親愛的/愛上你/從那天起/甜蜜的很輕易”。



周杰倫也在社交網路回應粉絲。

據事後粉絲們反饋,各角落人群中響起的歌聲還不一樣,例如《告白氣球》、《聽媽媽的話》、《七里香》、《說好不哭》、《雙節棍》等耳熟能詳的歌。

這之後,周杰倫還在社交平台上和廣州的朋友打招呼,並表示「是不是可以來廣州開演唱會了」。

沒見周董:他站過的地方我都要站一遍

由於現場粉絲擠得是里三層外三層,外圍根本沒機會看到中庭的舞台,更不必說親眼周董。於是,現場出現了無數個分屏畫面——由前排粉絲用手機相機拍攝,後排粉絲透過屏幕感受,「大叔,你手穩一點,鏡頭高一點」,有粉絲說。

甚至,更外層的觀眾所幸再掏出自己的手機拍攝前排的手機,再放大,好認真看看周董到底在哪。



從周杰倫出現至坐車離開,只有短短十多分鐘。

在他通過後門離開現場時,粉絲們更是自發地涌到了天河城一樓外,圍在地下停車場入口,等待周杰倫的座駕駛出。



CBD君捕捉到周董揮手再見的一幕。

難得的是,CBD君佔據了一處好位置,拍下了周杰倫搖下車窗向粉絲揮手再見的鏡頭!

而在CBD君一旁,兩位沒拍到照片的女粉絲,激動地用哭腔央求身邊的陌生「隊友」,“能不能把你拍到的照片發我?!面對面建群吧!”

同樣,在廣州就讀大一的蔡同學也沒能看到周董的真面目,「太多人了,根本擠不進去」。她告訴CBD君,下午3點左右,自己和堂姐來到天河城逛街。“剛一來到就發現,怎麼那麼多人,聽說是杰倫來立刻就尖叫,‘唉呀媽呀,杰倫,那等一下吧’”。只不過,直到周董的車開走那一刻,她倆也沒能擠到人群的前排。

小蔡悻悻地說,「今天周杰倫站過的每一個地方,我都要去站一遍」。轉而一想,她又加了一句,“但我也不知道他站過哪裏”。

當得知CBD君拍下了偶像在車中的照片,小蔡看了之後十分激動,聲音有點顫抖地問,「我可以擁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