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回收業界恐反修例風波影響拾荒者生計

有承辦商收到環保署指示,須暫停回收玻璃樽。

政府過去數年致力推動回收業,去年全年玻璃樽回收量增加至一萬三千多公噸,惟有關情況或因應近期衝突事件受影響,有玻璃回收承辦商收到環保署指示,須暫停回收玻璃樽,業內人士擔心,整個回收產業過往有很多拾荒者等基層人士參與,若暫停回收將影響生計,未知何時重拾正軌。

資料圖片

據環境局數據顯示,本港去年全年玻璃樽回收量增加至一萬三千多公噸,按年大增六成,計畫數年後將逐步邁向五萬噸的目標,即約等於一億個玻璃樽,達致五成的回收率,惟近日有傳當局要求暫停玻璃樽回收,令回收率有機會下跌。

業內人士擔心暫停回收將影響基層人士生計。資料圖片

環保生態保育協會主席郭平表示,玻璃樽回收後用途相當廣泛,可循環再做作為工業用料或玻璃等,讓其他產業應用,同時部分公司更會將玻璃運往柬埔寨等東亞城市出售,涉及的行業相當廣泛,因此擔心政府若落實有關決定,會阻礙行業發展,亦打擊行業生計。

資料圖片

資料顯示,政府截至今年一月,已將六千三百噸經處理的玻璃砂,分別送至環保水泥及地磚製造商,以及環保署指定貯存設施,有助玻璃「重生」。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表示,現時整個回收系統之中,有很多拾荒者等基層人士參與,惟現時停止回收玻璃樽後,業界不知何時才能回復正常,部分或會離開行業,「屆時業界不是如電飯煲,按一個鍵就能重新煮飯。」他舉例指,部分司機若無法接獲有關生意,或會轉行等,令整個玻璃樽回收系統停頓,日後不能一時三刻覓適合的人士重投行業。

資料圖片

朱漢強稱,本港每日平均棄置二百九十一噸玻璃樽,以一噸二千個玻璃樽計算,若全面停收,一日有五十八萬個玻璃樽變成垃圾,所以不支持政府採取一刀切做法。他說,聽聞街邊的玻璃回收桶最近被當局抽走得八八九九,假如回收量真箇下跌,無處回收才是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