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特朗普不理國防部反對 特赦戰犯美軍 殺無辜鞭屍拍照乜都得

美國總統特朗普不理國防部反對,赦免兩名被控在阿富汗犯有戰爭罪行的美國軍人,並恢復一名被降級的海軍海豹突擊隊隊員的軍階。有報導說,美國國防官員曾力勸他不要這樣做。

特朗普總統15日赦免了美國陸軍中尉洛倫斯(Clint Lorance)和陸軍少校戈爾斯坦(Mathew Golsteyn)。洛倫斯曾下令士兵向三名平民開槍,被判二級謀殺罪成立;戈爾斯坦被控殺害了一名阿富汗製造炸彈的嫌疑人,目前正等待審判。

特朗普並恢復了特種作戰軍士加拉格(Edward Gallager)的軍階。加拉格在伊拉克與一名敵方作戰人員的屍體合影,被控蓄意殺人,結果被判無罪,但被降了一級。

媒體報導說,國防部官員曾經勸告特朗普不要赦免這兩名軍人,因為可能會讓軍事司法系統的公正受到影響。白宮方面則對總統的行動進行了辯護。白宮新聞秘書格裡沙姆(Stephanie Grisham)在一份聲明中說,「過去二百年來,美國總統都利用授權向值得赦免的人提供第二次機會,這些行動符合這個歷史習慣。」

但查看這三個美軍犯下的戰爭罪行,可謂劣跡斑斑,完全不明白特朗普用什麼標準赦免他們。

洛倫斯

洛倫斯

洛倫斯下令槍殺三個阿富汗男子案

克林特·艾倫·洛倫斯(Clint Allen Lorance)(出生於1984年12月13日)是美國陸軍的一名中尉,他在2013年8月被判犯有兩項二級謀殺罪,罪名是命令他領導的那個排的士兵,在2012年7月,在阿富汗南部向三個騎電單車的男子開槍,令他們死亡。

在2013年8月的法庭審判中,洛倫斯的排中有9名士兵作證指證他。洛倫斯自己從未在法庭聽證會上作證。他的士兵作證說,事發時他們的排在阿富汗南部,正在巡邏時穿過一片葡萄田,見到大約600英呎外一輛電單車時,三名騎電單車的男子正朝著他們排前進,無視停車命令。洛倫斯下令開槍射殺那三名阿富汗男子,但其實電單車是無法到達他們那個排在葡萄田中的位置。洛倫斯被判二級謀殺罪成。

戈爾斯坦

戈爾斯坦

戈爾斯坦 (Mathew Golsteyn)少校是在阿富汗戰爭中服役的美國陸軍軍官。他在阿富汗馬爾賈鎮(Marjah)殺害了一名叫拉蘇爾(Rasoul)的阿富汗戰俘後,被指控犯有謀殺罪。

2010年,戈爾斯坦參加了代號Moshtarak行動,該行動是想將赫爾曼德省馬爾賈鎮從從塔利班解放出來。 當年2月,有人放炸彈炸死了兩名在戈爾斯坦指揮下的海軍陸戰隊隊員。 戈爾斯坦和他的隊員在附近的村莊中搜尋炸彈製造者,他們認定是當地人拉蘇爾,因為一位部落首領聲稱拉蘇爾是塔利班成員。根據戈爾斯坦旗下士兵的說法,首領戈爾斯坦不希望拉蘇爾獲釋,並擔心如果釋放他,他會殺死告密的部落首領。

戈爾斯坦 在2011年接受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問話時,戈爾斯坦聲稱另一名士兵後來將炸彈製造者拉蘇爾從基地撤下,然後開槍殺死他。戈爾斯坦說,他後來幫助燒了屍體。事件揭露之後,陸軍對此案進行了調查,但在2013年以無罪結案。

但到2016年11月,戈爾斯坦上了霍士F新聞節目做嘉賓。主持人拜爾問戈爾斯坦是否殺害了懷疑炸彈製造者,戈爾斯坦回答「是」。戈爾斯泰因而被陸軍法庭重新開案審判並判刑。

加拉格爾

加拉格爾

加拉格爾刺傷戰俘拍照留念

愛德華·R·加拉格爾(Edward R. Gallagher)(出生於1979年)是美國海軍海豹突擊隊的特種作戰隊員。 從2018年9月到2019年7月,他被控預謀殺人、謀殺未遂、妨礙司法公正、為人員造成傷亡並與屍體合影,以及其他罪行。 他於2019年7月2日幾乎被無罪釋放,但被裁定與屍體合影罪成,與屍體合映被認為是最不嚴重的罪行。 在審判包括另一名醫生認罪,聲稱加拉格爾是實際殺死受害者的人。

對加拉格爾最突出的指控也是最有力的證明是殺害戰俘。當時一名被加拉格爾俘獲的伊斯蘭國年輕戰士,正在接受醫務人員的治療。據兩名海豹突擊隊的目擊者說,加拉格爾在廣播中說「他是我的」,走到軍醫和囚犯面前,一言不發地用獵刀反復刺殺了那個伊斯蘭國戰士。

加拉格爾和他的指揮官傑克·波特爾中尉隨後和屍體合影留念,並與附近的其他海豹突擊隊隊員站在一起。加拉格爾隨後以短信向海豹突擊隊成員發送了死屍的照片,並解釋說:「這背後的好故事是,用我的獵刀把他殺了。」

特朗普可以赦免上述三個犯下戰爭罪行的美軍,美國憑什麼對香港的自由民主指指點點,要立什麼「香港人權民主法」呢?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