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傳銷幣」穿上「區塊鏈」馬甲大肆斂財

ICC、BZC、BTA……這些英文縮寫您認識嗎?投資100元能賺100萬,這種盈利回報您見過嗎?大企業家甚至中央領導都參與了項目,這種背書您相信嗎?上述如同天方夜談的東西,卻因為加上「區塊鏈」這個高大上概念之後被包裝成了“下金蛋的母雞”,在現實生活中被不法分子利用且屢屢得手。

近日,記者從陝西西安了解到,當地流傳著一種叫作「ICC網紅鏈」的加密貨幣,號稱“智能經濟網紅時代之王”,吸引了全國各地的人參與投資,而且損失慘重。

詐騙傳銷老套路穿上區塊鏈新馬甲

不法分子利用「ICC網紅鏈」屢屢得手

「幣圈一天,人間十年」,“明天永遠買不到今天的價格,今天永遠買不到昨天的價格”,類似的聊天話術充斥著西安周大姐的手機屏幕,她在上海工作幾年後回到西安開了一家小飯館,一個常來的食客總是給她推薦一個名為「ICC網紅鏈」的區塊鏈項目,號稱能賺大錢,一次兩次三次……周大姐動心了。

周大姐:「剛開始給我說呀這個項目特別掙錢,而且是那種網紅鏈,我說有多掙錢,她然後就每天當我的面她說你看我今天賺了,今天我投資一萬塊錢,我今天一天就能賺200多,我說那這個比開店還賺,她在我那連續又吃了一個禮拜,每天就當我的面就可以變現錢,我就覺得挺不錯的。」

周大姐告訴記者,剛開始她投了兩萬塊錢,確實每天都能產生不少賬面收益,她開始把這個項目介紹給她的親戚和朋友。

周大姐:「就跟那個母雞下蛋一樣,你有一萬個幣,第二天早上就會一萬零八十個幣。我們最大的股東是曹代俠,我們叫她曹姐,她當時就給我們拍著胸脯說,只賺不賠,賺了算我們的,賠了她一一給我全部賠款。她跟我們說你們進來以後現在一個幣是6塊多,都是白菜價,等漲到十塊,二十,百倍,漲到比特幣六萬多一個的時候,你們就躺著,你們都不知道錢是什麼概念。」


       受害者提供的項目方蠱惑他們繼續投資的聊天記錄

聽了這些話之後,周大姐更加心動了,從開始「鎖粉」階段一百一百的投入,到後來幾萬幾萬的買,就是為了在“白菜價”的時候入手,到高點賣出,然而買著買著,事情不對勁了,介紹人開始讓她去發展下線,讓下線也去買幣,說規模到了才能搭建起所謂的交易平台,從而把幣賣出去。

周大姐:「‘鎖粉’就是你一個人建立一個礦區,礦區一個人必須要發展二十個人,二十個人至少每人必須買1000塊錢的幣。」


受害人提供的轉賬記錄

拍胸脯的曹姐最後還是騙了她,拍屁股一走了之,斷斷續續投入36萬的周大姐血本無歸,當時花真金白銀買的幣,成了一堆賬面上的數字。像周大姐這樣的受害者在西安不在少數,自由職業者周先生也陸續投入了36萬,他幾乎經歷了「ICC網紅鏈」詐騙變異的全部階段。

周先生:「它開始叫ICC,後來搞交易所的時候就變成BZC,後來做區塊鏈應用就變成BTA了,中間就轉換了幾次名詞。」

記者:「像這些名詞您懂嗎?」

周先生:「不懂。」

記者:「那您當時就怎麼去相信這個東西能賺錢呢?你完全不懂的情況下還願意去投入,還願意拉朋友去投入?」

周先生:「因為當時它通過智能合約,就是你投了以後每天它會給你返一些虛擬幣,會給你贈送一些幣,贈送這些幣當時在內盤裏面可以交易,可以變現,所以獲利還是挺快的。」


項目方組織的隆重年會邀請了許多投資者參與

「區塊鏈」和著「區塊鏈」外衣的傳銷有何區別?

普通人應該怎樣識別?

記者調查發現,受害者提到的內盤,就是詐騙組織自己開發的一個軟體,連應用商店的審核都無法通過,用戶只能通過掃碼下載,進行人際間的傳播。而所謂的內盤交易就是通過一個連結把幣交給項目方,項目方再通過微信紅包轉賬給賣出方。一切看起來都不是那麼正規,但因為開始嘗到了甜頭,大部分人都選擇「蒙眼狂奔」。

記者採訪了多位受害者,發現所謂的「ICC網紅鏈」只是穿著「區塊鏈」外衣的“傳銷幣”,起初通過線下的熟人傳播發展會員,並持續給出小額的回報來穩固關係,然後通過最初的老會員不斷發展下線,形成規模,同時在微信群里不斷給會員洗腦,發一些從一無所有到家纏萬貫、喜提豪車的逆襲信息,不斷描繪一個美好但實際並不可能的願景,直到最後跑路,完成收割。那麼,「區塊鏈」和穿著「區塊鏈」外衣的傳銷究竟有何區別,普通人應該怎樣識別呢?

西安交大管理學院教授、中國人工智慧技術與管理應用研究會秘書長趙璽告訴記者,「ICC網紅鏈」項目和以前幣圈做ICO發空氣幣的方式還不太一樣,只是披著區塊鏈的外衣,實際還是傳統的傳銷。

趙璽:「他們主要還是傾向於在線下,然後說一些這種區塊鏈的概念,例如智能合約,區塊鏈、發幣等概念,但主要看還是在各個城市裏面去辦大型的宣講會,然後讓人用線下的名義去投錢,如果你把那些名詞去掉以後,你再去看它整個形式,就是傳統的這種龐氏騙局和傳銷。」


區塊鏈項目負責人吹噓

趙璽教授稱,目前區塊鏈項目在國內發展十分迅速,阿里、騰訊、京東以及一些大公司都有在用,但主要運用的方向是聯盟鏈和私鏈,通過區塊鏈分散式賬本、共識機制、加密密碼學以及智能合約的特點來提高企業運行效率。

趙璽:「聯盟鏈,就是說我在一個行業的上下游企業,我們之間整個的供應鏈體系,之前運轉的效率會稍微低一些,由於這個數據不透明。那現在我通過這種區塊鏈的這種大家都有共識的這種可信的數據存儲,可以改變這個效率低下,把這個成本降下來。像天貓它就會做這個事兒,它就是自己的內部的一個私鏈,所以這些呢都是非常好的這種區塊鏈項目。」


區塊鏈項目聲稱紅塔山集團有合作

對於如何辨別市面上的「區塊鏈」項目,避免上當受騙。趙璽教授稱,目前我國倡導的是“無幣區塊鏈”,一般不對外發幣,如果聽說某些大公司以發幣的形式做區塊鏈項目,那就需要提高警惕,極有可能就是一個陷阱。

趙璽:「非常大概率的一個事情,因為國內現在倡導的是,包括從政府層面來講,倡導的是無幣區塊鏈,就是幣鏈分離,該發展技術發展技術,但是不做公鏈,剛剛提到了這種叫做聯盟鏈和私鏈,還有一種鏈叫公鏈。公鏈說得通俗一點就是在現在的商業裏面是To C端的,公鏈是To C的,是面向所有群眾的。私鏈、聯盟鏈是To B的,是面向企業和政府組織的。那現在國內,發展區塊鏈幣鏈分離,那就是說我們不做公鏈,不對群眾進行發幣的這種玩法,而更多的是對聯盟鏈和企業來做這種區塊鏈的技術發展。」

記者了解到,目前受害者已經集體向西安市未央分局報案,未央分局表示已經受理此案,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對於事情進展,中國之聲將保持關注。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火紅的李子柒現象

一位內地網紅創造了國際奇蹟,令人大開眼界的是中國的互聯網文化,原來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