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成本幾百元賣到上萬!在杜拜買的名牌包有可能是假的

近日,中國警方和阿聯酋警方聯手,對一個跨境制假售假團伙,實施同步收網打擊行動,抓獲境內境外犯罪嫌疑人57名,查獲假冒路易威登、假冒愛馬仕、假冒香奈兒等奢侈品28000餘件,涉案金額近人民幣18億元。

名牌箱包被假冒 成本僅幾百元

上海、廣東兩地公安機關在一次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行動中,查獲了一家正在制假的私人作坊。作坊里的工人正在加班加點生產各類箱包,這些箱包上都印有醒目的國際知名品牌商標。 

被查獲的這家作坊雖小,工人也只有十幾個人,但是分工明確。當工廠負責人將真包買回來後,他們就會將真包分解開、打樣、用紙做版型、去市場採購皮料。隨後,工人分別負責皮料的開料、皮料的粘合成型、皮料的美化油邊、皮料的車縫。通過這種流水化作業,生產出一個個外形高度相似的假冒品牌箱包。

當這些高仿的箱包生產完成後,就會配上偽造的「原廠正貨」證書以及“海關進口貨物報關單”“海關進口增值稅專用繳款書”,一起打包裝進集裝箱。隨後,它們就通過海運或者航運,被運往阿聯酋的杜拜,在那裏按照真品打折促銷,以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的價格銷往多個國家。

被抓獲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加:

生產一個高仿包,人工費用加上皮料等所有成本,全部算下來就一兩百元。


一張「報關單」 牽出跨境制假售假大案

這次跨境打擊行動,是中國警方針對當前知識產權犯罪領域中,跨國犯罪比較突出這一特點,與阿聯酋警方展開的一次國際執法合作。而這次兩國跨境打擊行動的線索,源於境外倉庫中一張印有中國公司名稱和標誌字樣的報關單。 

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環境犯罪偵查總隊的戴莉,一直負責摸排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相關線索。今年上半年,一家國際品牌公司的權利人向上海警方舉報了一條重要線索,在阿聯酋杜拜,發現有來自中國的假冒品牌箱包。

據戴莉介紹,阿聯酋杜拜警方近些年多次對一個售假團伙進行打擊,但都沒有從根本上摧毀這個犯罪團伙。在打擊過程中發現部分假貨來自中國,但不知道從中國哪個城市發出來的,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在海關截獲過來自中國的假貨。


阿聯酋警方在最近一次查處假貨過程中,在存放假貨的倉庫中發現了印著「廣州小駱駝」公司名稱和標誌字樣的報關單。「廣州小駱駝」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公司與那些假冒品牌箱包有什麼樣的關係?上海警方就此線索展開了偵查。

上海市公安局在境內工商註冊檢索時,沒有發現這家公司的名字,隨後從信紙上留有的電話和地址嘗試入手。經過實地探訪,發現該地址確實有一家公司,但它不叫廣州小駱駝貿易有限公司,叫廣州思鈳路貿易有限公司。

通過對比,偵查人員發現了這兩家公司雖然名字不同,但是公司所用的駱駝標誌完全相同。

上海警方通過偵查還發現,廣州思鈳路公司實際由香港小駱駝公司100%持股,公司負責人都是相同的兩名境外人員,公司服務的對象也全部是境外固定的客戶,從不接收陌生客戶的業務。當境外客戶下達訂單後,這家公司就會在境內與制假窩點合作,招攬有制假經驗的小工,按需生產各類假冒品牌的箱包。

在查證了這些信息後,上海警方提請公安部,邀請阿聯酋杜拜警方在上海進行正式會晤。經過兩國警方針對此案進行案例交流,發現中國境內公司的兩名境外實際負責人,正是阿聯酋警方掌握的境外團伙兩名主犯。中國警方將獲取的證據及時通報給阿聯酋警方,阿聯酋警方在獲取這些關鍵證據後,對盤踞在杜拜的這個犯罪團伙的主要人員實施了抓捕。

目前,中阿雙方就跨境犯罪團伙成員的引渡問題也正在協商當中。

假冒奢侈品,為何屢打不絕?

多年來,阿聯酋警方一直對這個跨境造假售假團伙實施打擊,但是該團伙的發展卻越來越大,還在境外不同國家發展分銷商,境外分銷商最多時超過200餘名,輻射中東地區。制售假冒奢侈品的行為屢打不絕,除了高額利潤的驅動,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境外假冒奢侈品需求量遠大於境內。

該跨境造假團伙在中國境內的一個代理人林某華,負責接收境外發過來的訂單,聯繫中國境內人員,生產他們指定的假冒奢侈品箱包。據他坦白,在國外,很多人愛買假包,他們是心甘情願去買假包。假冒奢侈品不僅在境外有大量市場,還能給造假售假各個環節帶來巨額的利潤,一個成本兩三百元的假冒LV包,在自稱打折促銷或告知對方是假貨的情況下,能賣到幾千到幾萬元。

據犯罪嫌疑人林某華介紹,越貴的包利潤越高。以愛馬仕為例,利潤起碼會對半。真的限量版愛馬仕要幾十萬,高仿的訂購價也要四萬元。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利潤,讓這些制假團伙都覺得不可思議。

此外,假冒奢侈品屢打不絕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犯罪團伙境內外勾結。境內生產、境外銷售,在生產、運輸、銷售各個環節上越來越隱蔽。針對這一特點,公安部表示,下一步將與國際刑警組織、相關國家執法機構加強情報信息共享,推動全球範圍對知識產權犯罪的聯合打擊。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